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B超 毛封面事件

B超 毛封面事件

Publish:

刚开始我用的标题是,“如何看待新西兰学生恶搞毛泽东肖像?”。忽然想到,这种句式是典型的日人民报洗脑体,好像全人类都没长大脑一样。对于新西兰学生报纸封面恶搞毛泽东肖像一事,每个人都可以说出自己的看法,我也不例外。

首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要叙述一下。

8月16日《联合早报》刊登了一条消息《女装毛主席惹火中国网民》。披露说,2006年5月中旬,新西兰梅西大学月前在校报CHAFF上,用电脑合成把毛泽东扮成女装(照片),作为封面以示幽默,事后华人学生聚集抗议,最近中国网民对此事一片声讨。

我检索相关网页,发现5月22日,CHAFF的编辑部发表了一个坚决不向华人道歉的声明。文中说(非直译,但意思真实)--

我们理解,毛在中国人心中不仅是个政治人物,还是个宗教和精神领袖,理应受到更高级的尊重。毛同时也是中国民族主义的中心人物。但是基于以下理由,我们不道歉: 1、毛是文化符号,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解读。 2、最中心的原因是,这个封面是一种政治表达,不是种族主张。反讽幽默的目的是让人换个角度看世界。

过程说完了,下面亮出我的舌苔或空空荡荡。

在 网上极端拥毛和骂毛的人是相对少数,大多数人对毛怀有相当复杂的情绪。尤其是近10多年来,以历史的名义,大量的关于毛的鲜为人知的故事,变成白纸黑字或 者比特在悄然流传。英雄还是奸雄的争论从未平息过。基本上,当奶水少的时候,大家就会抬高毛;当奶水足的时候,就会贬低毛。遇到软蛋煞星,想到两弹一星; 看到洋蛋牛奶,大骂缺蛋少奶。

现在已经几乎没有人把毛当成大救星看待了。在心平气和的大多数中国人看来,毛泽东跟常人一样,有优点,也有 缺点,有功劳,也有过失。毛的肖像,再也不是什么圣物,天安门上的大头贴都可以拍卖,中国的写字、玩艺术、拍电影的,都可以把毛像随意恶搞。阎连科的小说 《为人民服务》、XXX(懒得GOOGLE)的毛肖像后现代艺术,电影《芳香之旅》,都有毁坏毛肖像的情形,但是大家并没有火冒三丈,反而饶有兴味地欣 赏。

美国《时代》周刊,去年也曾刊登一副修改过的毛肖像,让毛泽东穿着LV出镜,并没有引起中国人的抗议和愤怒。

那么,新西兰梅西大学校报CHAFF的做法为什么会掀起这么大的波澜呢?我认为,这完全是CHAFF编辑部的傲慢无礼和自作聪明造成的!

首 先,CHAFF以无礼的态度对待一个国家的象征。现代政治学认为,象征在政治中的作用举足轻重。克罗地亚1991年宣布脱离南斯拉夫独立时,恢复了中世纪 时的克罗地亚货币、制服和军装,这让塞族人感到不安和愤怒,因为那也正是二战期间克罗地亚法西斯政权使用的名称和象征。最终导致了科索沃的短暂独立。(这 个例子不很贴切,但我找不到更恰当的例子。)在中国,毛肖像仍然是国家象征的一部分,给毛换上女体,如果不是侮辱的话,也是一种失礼。

其 次,CHAFF错误地解读了华人的愤慨。他们还以陈腐的观念看待毛在华人心中的地位。认为毛依然是神坛上的偶像。基于这种设定,新西兰年轻人的傻B劲就上 来了。你们不是洗过脑了吗?你们不是把毛看作不可亵渎的神明吗?那么自由世界的责任就教会你们“换个角度看世界”。而且,你们越抗议,证明你们越是病入膏 肓,自由世界就倍感解放你们思想的责任之重大。

最后,也是最中心的一点。CHAFF恶搞毛像,恰恰发生在欧洲漫画事件之后不久,CHAFF报的编辑部和部分西方人,很自然地把这两件完全不搭界的事联系在一起,把自己幻想成捍卫人类言论自由基本准则的保护神。前有贞妇,后有烈女,这块言论自由的牌坊,不立也得立了。连梅西大学的校长也要在这块牌坊前留个指印,他效法丹麦总理说,“尽管我认为CHAFF应该向中国学生道歉,但是媒体是独立的。”

尽管这部分新西兰人失明失聪失礼,但我认为,中国人也不必反应过度。西方人及其遗腹子在对待异国文化方面,已经自大傻B了这么多年,像易中天所说的,“出身高贵,自命不凡,愚蠢透顶。一个比一个牛,一个比一个蠢!”要让他马上改变,也是不现实的。

我们自己心里有个底线就够了。要求道歉是合理的,至于上街声讨、抵制新货就免了吧。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