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呸公拍案之苏堤惨剧

呸公拍案之苏堤惨剧

Publish:

事发年月不详。

一群老头、老太太在西湖苏堤边靠近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地方晨练,忽然听到不远处树林中一阵低哑的呜噜声,老人们大叫:不好,有野猪。四散逃去。恰好有两个老大爷胆子大,就决定到树林里去看看。

一看不要紧,才发现地上爬着一个女人,满脸血污,红衣白裙,再一看,红衣原来是被血染成。赶紧报案,女人送到医院,抢救无用,终。

官家开始调查。死者是外伤钝器所杀,身上发现一枚戒指和玉坠,衣服牌子是ESPRIT,有纹眉化妆的痕迹。请来服装、化妆专家鉴定,说法莫衷一是。但比较倾向于一种结论,女人身上服装是假牌子,纹眉是农村小店手法,怀疑死者是进城打工一族。

暂无线索,于是通过媒体披露征集。一天来了一个男人,过来认尸,说死者是自己的女朋友。所说诸项除了戒指以外,与专家说法不吻合,被官家劝走。官家安慰道:昨天也有一对老夫妇来认尸,哭着进来,笑着走了。

第二天,男人又来了。说,昨夜一夜没睡着,前思后想,死者肯定是自己的女朋友。他陈述了一个细节,女人以前曾试图割脉自杀,手臂上有刀痕。进了太平间,拉出女尸手臂一看,果然吻合。官家遂重视推翻专家结论(遗漏一处细节,感谢网友“有点不对哦”指正),内查外调,终于揭开了女子真实身份。

一场人间惨剧的影碟放入了光驱。

原来此女子,来自西北,在杭州做小生意。平常喜欢跟小姐妹们玩耍吃酒。一次酒席宴上,与报案男子同桌,两人目光一对。男子后来说:坏了!我知道我俩肯定要出事情!

果然,两人一见钟情,虽各有家庭,但还是无法逃脱阴阳引力的吸引。情定落日,日久生情,两人商议,各自离婚,从此比翼连理。女子决心大,先离,男子念及孩子,迟迟未有行动。

两人同居一起,然而时时吵架。隐藏在欲望下的青花蛇开始出动,邻居时常听见半夜摔打之声,忍无可忍,终于报警。

男子说,女子经常打他,失控时,甚至把他缚于床上,以刀威胁。警视床板,果刀痕历历。上得警车,女人依旧按住男子撕打,男子默然领受。警诧异,讥之曰:你还像个男人吗?男子仰天长叹:是我不好,我对不起她,她愿打就打吧。闻者无不唏嘘。

之后,男子终于不堪忍受,同城蒸发。女子郁郁寡欢,惟有小姐妹关切安抚。

案发前一晚,小姐妹请她到西湖边某小区家里做客,兴尽而散。约晚上10点许。女子心事沉沉,遂买得啤酒四听,来到苏堤旁小亭子里自斟自饮。月明星稀,莲动鱼跃,好一个沉寂安宁的晚上。

此时,来了一个19岁青年,见女子闲坐,于是过来搭讪。

--大姐,一个人喝酒呢?

女子望了他一眼,未理睬。青年搭话再三,遂点头。青年问之原委,女子只说:郁闷。男子太息一声,说:我也郁闷。

另一张悲惨世界BT完毕。

青年无名无姓,人称阿狗。阿狗之母,讨饭为生,不知其父是谁。身怀六甲,来到浙地一村,投靠一老汉家。老汉孤寡,指腹认子。母子二人,从此不再流离。几年后,阿狗添了一地,名曰阿猫。

老汉百年之后,母子三人又无依靠,一餐馆老板娘看阿狗可怜,就收留在店中,供养其上学。阿狗之母带其弟另投人家。

阿狗跟了老板娘后,才随了干妈姓氏,从此有名有姓。

后阿狗作奸犯科,获刑七年,赴新疆服刑。

大狱之中,阿狗改造积极,恰社会流行一帮一教,一乌鲁木齐老板娘看他年轻可怜,就认他做狱中干儿。六年过后,阿狗减刑释放,干娘给他100元,当作路费。

狱卒唤阿狗,曰:汝之脱樊笼,皆吾侪之功也,宁不谢乎?乃酒烟相酬,囊中如洗矣。

阿狗徒步数百里,见到干娘,又得资助,终返故里。

脱得桎梏,又入樊笼。阿狗还乡,才知难觅生计。视其弟,人半呆傻,睡于猪圈。遂万念灰,徒步趋杭,一路拾荒,夜行于西湖畔。

女子还在饮酒,月下腕上欧米咖手表闪闪发光,又拿出三星白壳手机,亦光彩耀目。

女子喝到一半,对阿狗说:我去上厕所,啤酒你别动。

就在她一转身的当口,阿狗用路上捡来的铁器,兜头向她砸去。仓皇间,掳走手机、腕表,遁逃。

女子重伤后,爬行近百米,入树林,然血涌在喉,难以发声。法医说,纯靠植物神经驱动耳。然呼吸时,血阻气管,尚有呜噜之声,这就是为什么西湖边晨练老人以为野猪发出的声音。

某夜,郊区联防队巡查,见一青年,破衣烂衫,弯腰水喉前,正在饮水。腰间有闪闪发亮之物,一抖丛生,带回讯问,视其腰间,果得死者遗物--欧米伽表一只。

此人便是阿狗。他对所犯逆行,供认不讳。言手机已卖给某乡某店,得款300元。查之,实也。问他得款去向,他说,已买点心果品等物,遍送幼年对其友好者。

一宗血案,两出悲剧,昭然于天下。

案犯阿狗,招认时有一细节,反复强调,杀人不是他的主意,是一个四十多岁老男人指使他干的。此老男,曾害他如娈童,并精神控制云云。官家细查之,实子虚乌有。

一警官,颇懂心理学,分析道:阿狗所称之凶煞老男,或实有其人。然不在浙江,盖在新疆耳。阿狗是把他狱中的遭际,移换了现场。

呸公闻之,半晌无语。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