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一个叫让的游击队员

一个叫让的游击队员

Publish:

让和他的妻子被纳粹抓住了,我和姑娘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被捆上了法场。

这是我见过的最悲惨的情景,两人身上血迹斑斑,缠满了粘着脓血的纱布,迎风呼呼地飘舞。

让的一个战友也一起被押上了刑场,他一看见让就破口大骂:“你这个叛徒!”

我看见让的表情非常痛苦,而他的妻子在他耳边说:“快向他解释,快向他解释,你不是叛徒。”

让揭开了手上的绷带,一滴滴黑血落到刑台上。他绝望地喊:“你看看我的伤口,我能是叛徒吗?”

“你那是装的!你是在表演!”让的战友大声地斥责。

台下很多人也跟着喊:“叛徒,叛徒!表演,表演!”

这个时候,惨烈的一幕发生了。让把左手从绷带里掰了下来,他举着自己残缺的左手,大声地说:“你们还要我怎么样啊?”

我再也忍不住了,掉头想跑。这时,看到我的姑娘已经哭成了泪人。

我想抱住她,安慰她。双手扑空,醒了。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