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从广告营销学看“办丧事跳脱衣舞”

从广告营销学看“办丧事跳脱衣舞”

Publish:

自打狼被人类驯化之后,就有了牧羊犬。牧羊犬性情温和,很少发怒,但是有一种情况除外,那就是别赶上它发情;焦点访谈脾气早也变得温良恭俭让,但是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最好不要让他们看到别人发情。

这不,焦点访谈又愤怒了!出事的不是贪官恶霸,而是野鸡剧团。央视记者拿起偷拍机,来到连云港市东海县的温泉镇,先从民工嘴里打探哪儿有办丧事跳脱衣舞的消息,然后乘坐小三轮猴急扎进农村,不过第一次让他们失望了,只拍到了一些语言挑逗的表演,第二次发现是更一般的表演。记者那个失望就甭说了,这一点,即使从层层把关审核后的画外音中都能听出来。

事不过三,终于在一个偏远的村落,拍到了脱衣舞的画面。从电视画面上看,两个女演员并没有全裸,只是脱了一小半,只是舞蹈动作太想模仿汤佳丽了。不过接下来,女演员拔男观众的裤子,央视记者用了“不堪入目”四个字来形容。

节目中还采访了一个民俗教授,对这种现象大加批判,认为伤风败俗,恩,下次百家讲坛可以请他去讲柳下惠了。

从节目中,还是可以得到不少信息。

首先,当地不是所有的丧事都有表演,只有老人七老八十,寿终正寝,才搞这样的热闹。这倒是中国的民俗,民间叫“喜丧”或者“白喜事”。

其次,不是所有的歌舞表演都脱衣服。这取决于干这事的安全程度,还有办丧事人家的综合实力。实力强的,会请两个班子,唱对台戏,招徕的观众越多,就越有面子。

再次,脱衣舞女当众全裸、洗澡、耍蛇,都是记者暗访一个草台班主的时候听说的。按照逻辑推理,记者很可能假扮雇主接近班主,所以不排除卖方夸大其词的可能。

最次,办丧事请歌舞这事,在当地早已司空见惯了。村民也习以为常,观众有老人,有小孩,都为了图一个热闹。

我觉得呢,跳脱衣舞,如果真是名副其实的脱衣舞,那么已经触犯法律,应该受到处罚。只是个普通的治安案件而已。

但是央视以及追随央视的媒体,把它当成一件惊世骇俗的奇闻,看成农村愚昧落后、精神空虚的表现,那就有点小题大做了。

对这件事,在进行道德审判之前,应该先做点民俗方面的调查,再作点市场营销学的分析。

从民俗上讲,改革开放后,农村恢复了传统的葬礼仪式。吹吹打打,鼓乐喧天,甚至请铜管乐队,都是很正常的现象。因为中国人对于寿终正寝的死亡,带着一种乐天知命的态度。不是所有七、八十岁的老人去世,都会开追悼会,降半旗鸣汽笛的。在农村,造出点动静,吸引乡里乡亲来参加葬礼,几乎把丧事变成了一个小小的节日。当然,这与孝子贤孙哭天抢地,悲痛哀凄,并不矛盾。

从市场营销的角度讲,在农村一个家族的实力不仅仅是金钱和权力决定的,他们要在一个村子里有影响力,还需要进行一系列市场推广活动。喜事、丧事正是一种非常好的展示实力、宣传形象、与村民搞好关系的营销手段。无论是国际巨头还是城里的商家都知道,传统意义的广告,作用已经衰减了。搞落地活动,才是整合营销的有效手段。其实,这个想法很难说是不是从中国农民那里剽窃的。

歌舞表演班子,扮演了4A广告公司的角色,他们随着市场一起孕育和成长。而歌舞表演是唢呐锣鼓的升级版。焦点访谈采访到一个农民,那人说,这年头单纯唱歌的话,已经没人看了。脱衣舞呢,是歌舞表演的变异。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农村,家族之间的市场竞争在加剧!4A广告公司之间的竞争也趋向于白热化!

如果张老三家只唱《龙川调》,肯定会被李老四家的《喜刷刷》比下去,那边王老五家跳起了农村版的HIP HOP,这还得了,市场份额都被姓王的抢走了。不行不行,刘老六家请来的班子,就开始跳痛经一样的现代舞了,齐老七一看,靠,还等啥,都给我脱吧。

那些伤风败俗的4A,4B,4C…4F广告公司,也就是草台班子,就是这么被活生生逼出来的啊!先有市场,后有供应商,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而那些最终的消费者,也就是当地的村民,他们的需求决定了这个市场的走向,他们才是食物链的最高端。要不怎么会拖家带口去看呢。

我没有贬低农民的意思,我认为只要法律不禁止,市场的需求应该得到满足,不存在高尚和低俗。低俗有市场,说明高尚把它遗忘。你央视把同一首歌、心连心艺术团派下去,也到丧礼上表演,肯定人山人海,谁还看那些破烂玩意啊!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