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冬眠经济

冬眠经济

Publish:

全世界都在看法国的笑话。交通工人大罢工,让交通几近瘫痪。法国人终于明白,腿不仅仅是用来看的,还是用来走路的。新科总统萨科齐,打着飞的在太平洋两岸讨饭吃。跟那些散财童子比起来,这样务实的政客确实让人佩服。

《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GRAHAM ROBB在一片题为《大休眠》的文章中,对法国人所习惯懒散休闲生活方式进行了批评。Robb认为,欧洲人素有“冬眠”的习惯。1900年,俄罗斯山区的居民有一睡半年的习惯,从1900年的第一场雪开始,一家人就蜷缩在床上,尽可能地睡觉睡觉,饿得不行了才啃一块硬面包。阿尔卑斯山脉的居民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的冬天虽然没有俄罗斯那么寒冷,但是也是人人无所事事。所以,这一地区的钟表业才如此发达。一来,可以用制作这种精密的小玩意打发时间,二来,钟表能提醒人们时间在飞逝。

Robb认为,冬眠不能促进经济的发展。他援引了萨科齐的话,从没听说哪个国家的人减少工作时间,还增加社会财富的。

说起冬眠经济,我想起了童年和故乡。北方的冬天非常漫长,小麦播种以后,地里的农活基本就歇了。乡亲们除了收拾一下农具,有更多的闲暇时间用来晒太阳、走亲访友和唠嗑。一日三餐也并作两餐,这主要是出于经济的盘算,而不是养生的考虑。

不知道有没有社会学家研究过,中国农村近几十年来的迅速变革,如何改变了农民过冬的方式。在很多农村,青壮年劳力都外出打工,留守的老人、儿童大概没有那么多休眠的时间了。

自“罗马俱乐部”对经济的疯狂发展提出警告开始,就有人建议人类应采取返璞归真的生活方式。但这一套理论却没有多少市场,要不道家的大本营峨眉山早就取代梵蒂冈了。资本主义生产生活方式,把世界装进一辆高速行驶的列车,可怕的是,这列火车没有制动装置。人要么一起踏上吉凶未卜的旅程,要么跳车摔个粉身碎骨。

整个世界已经惊醒,惶恐地奔跑,冰雪覆盖着伏尔加河与春风又绿江南岸,对操劳的人们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区别。被打怕了的民族总结说:落后必然挨打;被饿怕了的国家宣布:冬眠必遭耻笑。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