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几件好事

几件好事

Publish:

先说第一件事。

论文的提案终于交了,如离重婚的我,今天给论文导师写了一封邮件,表示出浓厚的拜山头的兴趣。写信前,我查了导师的简历和著作,资料显示,导师是政治学方面的专家。政治学,在英文里有正式的名称叫政治科学(Political Science),这名称让我发笑,什么?科学?如果政治是一门科学,应该先在小白鼠身上做实验。当然在我谦卑的邮件里,表现出对导师著作一定的了解,对导师成就不肉麻的恭维。你猜怎么着,不到半个小时,我就收到了导师的回信。开头就称:Dear Pei. 这是什么关系?这是义薄云天的师生加朋友关系。我立即又回了一个小短信,开头是Dear + 导师的名字。

再说第二件。

公寓里有间洗手间的灯坏了N年了,一直等电工来修,谁知道电工的名字叫戈多。昨天有一个人,也不知道他姓氏名谁,悄悄地在洗手间放了一个打火机和两只小蜡烛。同志们啊,虽然在诺丁汉你们享受不到温馨浪漫的烛光晚餐,至少可以享受某个中年志愿者营造的烛光厕所。

最重要的第三件,放到最后说。

我毕业论文研究公众舆论,因为课程里没有这门课,总有象摸瞎子的感觉。你猜,在这个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谁出现了?是它,MIT,麻省理工学院(前身:湖北麻城职业技术学校,招生热线:6262662)。麻理早已麻利地把这门课的开放课件–放到了互联网上。我我我此刻失语了!

我们虽然有非常完备的E-SEARCH系统,可以搜遍奇峰打草稿,抄完东家抄西家,但是检索有价值的文献始终是个大麻烦。Why?这位同学问得好。因为很多论文的标题中并没有你所要找的关键词。比如说我搜了很多public opinion,找到了许多相关的论文,但是,最权威的论文几乎一定不屑于用这两个单词做标题。人家可能用collective preference(集体偏好),这样就算是我是沈阳押款员,也拿它没招啊。怎么办? 这位同学又问了。现在福音来了,根据麻理教授开列的文献书单,到E-SEARCH里去找啊。我一晚上就找到了20篇重量级的论文,光棍汉的漫漫长夜可以偎红依翠了。

这么好的E-search,我怎么用啊?这位国内的同学,这个问题问得我就不知道怎么说了。简而言之,国内学术搜索跟声讯热线一个德行,CHEESE卖个豆腐价(注:以英国的价格为准),没有统一的入口,对校外大学生还不免费。而E-search,通过一个athen(雅典)密码,就可以登陆绝大多数数据库,期刊,网站。这就是传说中的我的大学,而国内真正好学的孩子估计只能上高尔基的‘我的大学’了。

还有意见最最重要的好事,在这里就不说了。人生有时是寒鸭戏水,冷暖自知,有时是哑巴吃蜜,只能悄悄地或者小范围地甜在心里。

为了不让大家猜测,我宣布后天公布谜底。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