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只上演过一次的剧本片断

只上演过一次的剧本片断

Publish:

(不分场)

[短信使者甲、乙上

短信使者甲:自从参加完“荒岛短信生存大挑战”,百万元大奖落空之后,张羽开始厄运不断。 短信使者乙:过马路有三种选择:横穿马路,走地下通道,爬过街天桥。 短信使者甲:张羽横穿马路。 短信使者乙:一辆轿车把他撞到树上,扬长而去,因为按照那个地方的法规,行人违章,撞了白撞。 短信使者甲:张羽走地下通道。 短信使者乙:埋伏在这里的“闷棍党”把他一棍打蒙,洗劫一空。。 短信使者甲:张羽爬过街天桥。 短信使者乙:过街天桥塌了,全国就这一个豆腐渣工程,让他赶上了。要不说倒霉呢。 短信使者甲:总之,张羽住进了医院。 短信使者乙:在医院里,张羽靠短信跟外界联系。但他把该发给朱小妮的短信发给了骆青和海归,把该发给骆青和海归的短信发给了朱小妮。结果,骆青误会了他,朱小妮放弃了他,海归开除了他。 短信使者甲:张羽的生活变得一团糟。住院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连他的手机卡上也只剩下一毛钱。 短信使者乙:张羽决定了此残生,他花光最后一点钱,来到一个谁也意想不到的地方。

[短信使者退下。 [张羽乘着缆车,在索道上出现,缆车开到观众席上方,忽然停止不动。

张羽: 怎么回事?缆车怎么不走了?师傅,师傅……

[老男人扮演的恶梦使者上场,来到张羽缆车的下方。

恶梦使者: 悟空,你别追了。 张羽: 你是咱们剧组的吗?快救我下去。 恶梦使者: 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救你。 张羽: 人命关天,你倒是快点说啊。 恶梦使者: 你从上边跳下来。 张羽: 那不就死悄悄了嘛! 恶梦使者: 有可能死悄悄,也可能不死悄悄。 张羽: 怎么讲? 恶梦使者: 这取决于你跳的高度和技巧。(对观众)待会儿他跳完之后,如果大家听到:Piaji――哎呀,那就是没死;如果发出的声音是:哎呀――Piaji,那就是死悄悄了。 张羽: 命运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 恶梦使者: 命运对谁都一样,只不过,你中了头奖,天下倒霉的事都让你在一个星期之内遇到了。 张羽: 不,我不想死,我不愿意死。 恶梦使者: 张羽,还记得那些恶梦吗?在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它们就缠绕着你,它们追赶你,伏击你,它们把你抛起来,扔下去。它们是黑暗里眨动的眼睛,它们是角落里西簌的声音,它们充满你的大脑,闯进你的内心。它们猛扑上来摸你吻你撕咬你…… 张羽: (捂住耳朵痛苦地)够了,别说了! 恶梦使者: 张羽,每次你都能逃脱,这次呢?你还能逃吗? 张羽: 能。 恶梦使者:(挖苦地笑)哦,说说看,你打算怎么逃? 张羽:(大声喊)醒来!

[没有军号,没有光明,一切都毫无反应。

张羽: (颓丧地)这不是梦!要是恶梦只在人睡觉的时候出现,该是多么幸福啊!人睁着眼做的恶梦才是真正的恶梦。现在一切都已结束了。 恶梦使者:现在你肯定在怀念17岁,要是17岁该多好啊,那时恶梦只在沉睡中出现,那时的天空多么辽阔。可惜,你已经回不去了。 张羽: 为什么一个一生没有做过坏事的人,要经受这样的折磨? 恶梦使者:你没做过坏事?哈哈哈哈,你的记性可真差啊。5岁,你偷了家里1毛5分钱,买冰棒;7岁,你向女老师告密,出卖你的同桌;10岁你就开始想早恋,12岁你偷看了你家里的《计划生育手册》;13岁开始手淫;14岁你偷看女生洗澡;15岁,你替人参加中考,欺骗学校、欺骗组织;16岁你传抄淫秽书籍;18岁到22岁,你在大学里不务正业,整天逃课,榨干了你父母的血汗钱;21岁,你给一个16岁女生当家教,当你碰到她手的时候,你曾5次勃起;22岁,你遇到了骆青,为了达占有她的肉体,你假装英雄救美,然后将错就错睡到人家绣房里;你还对你的女老板产生性幻想,跟她在帐篷里做过爱;你假装同情老太太,把自己的奖金全都捐献出去,还说了冠冕堂皇的话,其实你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为了获取骆青和朱小妮两个女人的欢心。现在你什么都没有了,你还装作可怜的样子,妄图博取观众的同情,难道你就死不改悔了吗?

张羽: 我做过的坏事,比你说的还要多。小时候,我曾经用铁碗打破过我姐姐的头;教室里灯泡爆炸,我第一个捂着脑袋逃跑;大学里,我偷看过同学的日记;欲火中烧的时候,我曾经对着哥们女朋友的泳装照手淫;我曾经无数次地说谎不知道脸红,我曾经把自己包装成一个道貌岸然的绅士;我曾经把给公司开发的程序卖给别人;我曾经借钱不欢,我曾经忘恩负义,我曾经衣冠禽兽,我曾经禽兽不如;我的脑海里翻滚着一层层腥臭的巨浪,我的血管涌动着恶心的欲望……所有这一切,我都想过,我都做过,全都记在我的心里,刻在我的骨头上。我的一生就是一座跨过泥潭的独木桥,我总是想小心翼翼地走在桥上,但是一不小心,就跌到泥坑里。但是,每一次跌下去,我都会爬出来,紧紧抓住那座桥。你不去谴责那些在泥潭里如鱼得水的人,反倒来谴责我,一个吊在桥上的挣扎的灵魂。难道这公平吗? 看看你吧,你这个连自己的亲父母都出卖的人;你这个连别人的养老金都侵吞的人;你这个连脸皮都不要的人;你这个连良心都被狗吃了的人;你这个喝得酩酊大醉之后殴打弱小取乐的人;你这个挥金如土之后看见民工就掩鼻子的人;你这个靠公章换来万贯家财的人,你这个靠色相骗来三室两厅的人;你这个连朋友老婆都不放过的人,你这个连14岁幼女都敢调戏的人! 恶梦使者: 别废话了,你的时辰到了!快跳吧!

[张羽拿起手机

恶梦使者: 还想打电话?你的卡上只剩一毛钱了。

[张羽写短信

恶梦使者:堕落的人啊,临死还不忘编个黄段子。

[张羽写完短信,发出去之后,将手机丢向观众席。

恶梦使者: (对捡到手机的观众)别忘了跟他的遗孀要发票。我忘了,丫还没结婚呢。(向着黑暗的远处喊)小鬼兄弟们,开饭了!

[张羽站起身,一条腿迈出缆车。灯光越来越红,定音鼓隆隆作响……

恶梦使者: (带领观众一起喊倒计时)10,9……

[与此同时,舞台上出现了一大群拿着手机的人,脸上带着幸福的光彩,泛着激动的红晕 [在现场工作人员的指挥下,更多的人都拿出手机。

恶梦使者: 5,4,3,2,发射!

[奇迹发生了!缆车启动了! [张羽趔趄了一下,简直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天上直升飞机飞翔,对面挤满了各报纸、电台、电视台的记者,无数摄像机、照相机对准他,闪光灯刺得他眼睛都睁不开。 [各种新闻播报的声音混杂在一起: [“凤凰卫视为您现场报道……” [“湖南电视台,湖南电视台,现在现场直播……” [“This is CNN break news……” [“张羽……”“短信……”“一条短信”“无穷的哲理……”“涤荡灵魂”“激动人心”“伟大的”“空前的”“绝世的”“难以置信”“不可思议”“Incredible!”“Unbelievable!”

[张羽走出缆车,立即被媒体记者包围了。

记者甲:张羽先生,我是《XX晚报》的记者,请问您是怎么创作出这样一条短信的? 记者乙:张先生,我是《华盛顿邮报》驻中国记者,谈谈你的感想好吗? 记者丙:我是《XXXX导报》的记者,请问您以后有什么打算? 记者丁:我是《e时代周报》的记者,您是否愿意接受本报的专访?

某甲: 我是21世纪福克斯公司的制片人,请您担任我们电影《短信不疯狂》的主演好吗? 某乙: 我是西蒙舒斯特出版机构的,我们要买断你自传的版权,稿费是希拉里的两倍。 某丙: 我们聘请您做广告。 某丁: 我们邀请您当顾问。 某甲: 顾问算个屁,从现在起,我们聘请您做总裁。

[张羽透过人缝,看到了远远跑来的骆青、王富贵、朱小妮、海归等人。就穿过人群走了过去,张羽所到之处,人群像摩西过红海时的海水一样分开。 [张羽和骆青紧紧拥抱在一起。

朱小妮:都是我不好,害的你被别人误会。 海归: 张羽,Sorry, 从现在起,I 崇拜 You! 王富贵:兄弟,啥也甭说,服了。 刘星雨:我早就说你牛B,现在应验了吧。(对记者)我跟张羽从小一起长大,铁哥们啊。你们谁想了解他,就问我好了。(记者们纷纷涌上来)采访费一人一千。(记者们抢着掏钱。)

[现场噪音越来越大,张羽张了张嘴。人们马上注意到了,只听有人说:“大家安静,他有话要说。”

众人: 张羽,你倒底写了一条什么短信?这么NB?

[张羽沉默,大屏幕上显示出一堆乱字符:▓〥≯‡∫£¢]%#※……

观者甲: 我靠,这玩意有学问啊,太有哲理了,太深奥了,太感人了! 观者乙: 说的啥意思,你知道吗? 观者甲: 我认出一个字,好像是――傻,另一个就不认识了 观者乙: 那是个X―― 叉。 观者丙: 傻X!

[喧嚣停止了,张羽走上某个高处,和短信使者一起讲曼陀的故事。故事讲述过程中,演员做图解性的演出。

张羽: 古代印度,有一个苦行者,名叫曼陀。他许了一个哑愿,决定不再说话。 短信使者甲: 有一天他在森林的道院里修行。恰巧一个盗贼从城里逃出来,就把偷来的赃物藏在道院里。 短信使者乙: 不一会儿,官兵追来了。他们在道院里搜出赃物,就把曼陀抓了起来。 张羽: 无论官兵怎么审问,他一句都不为自己申辩。 短信使者甲: 官兵决定处死他。 短信使者乙: 于是他们就用一根铁矛,刺透了曼陀的胸膛。 短信使者甲: 曼陀死后,成了仙人,他身上依然插着这根铁矛。 短信使者乙: 就这样,仙人带着一截铁矛到处漫游。他以这项苦行征服了别人难以征服的众世界。 张羽: 从此,他得了“矛尖曼陀”之名,在五行三界流传。

[音乐起,张羽唱起一首《无字歌》,其余演员渐次加入,随后全体演员及剧场工作人员也加入合唱,随着观众的加入其中,灯光大亮,歌声震天,以致沸腾。

(全剧终)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