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当代工人

当代工人

Publish: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里的枪声已经平息,深恐疑凶是自己同胞的中国人刚刚松了口气,铁岭清河特钢有限公司一声巨响,32个工人被溶化在1500度的钢水里。死者死矣,只留下活着的人们庆幸或者悲哀。

不知道新浪会不会做一个专题,不知道CCTV是否会“时空连线”,不知道海外首脑会不会向死难者致哀,也不知道神州会不会降下一半国旗。

我们只知道,工人的地位已经被那些代表所取代,国营工厂早已改制成有限公司,工人不仅喂养着这个国家还在喂养着全世界,工人之死连最廉价的眼泪都换不来几滴。

中央电视台有一档鲜为人知的节目《当代工人》,我跟这个栏目有过合作,用他们行内人的话说,这个节目就是一个减压阀,让当代工人得到一点点虚幻的安慰。2005年春天,节目要改版,编导联系到我,希望我帮忙写两句解说词。我想来想去不知道如何动笔,后来在找到了聂鲁达的一句诗,改编了一下交差。

节目的片头呈现是这样的:

1.机库玻璃门拉开剪影,机务师伸臂指挥,慢动作 2.脚手架上几个工人的剪影 码头工人手拿对讲机指挥 3.集装箱运动特写 焊花四溅过场 4.一个工人行进的背影,变换了几种景别, 5. 吹口哨在工地指挥的工人 6.汽车在沙漠公路上奔驰 工作现场向高处延伸的铁梯 崎岖的山崖 一个工人攀在一个大的铁架上工作 7.神六升空的画面 8.《海港》中空中飞起的彩带,被一群工人抛起的一个人, 9. 两个齿轮的咬合碰撞,出现当代工人字样,映衬在锻造后由暗红色渐渐冷却的金属背景上。 配音: **给我沉默,给我水,给我希望, 给我创造,给我铁,给我火光。** 每一天,我们改变着世界! 推出字幕:当代工人

今天把这首聂鲁达的原诗献给沉默的当代工人。

兄弟,跟我一起攀登而诞生。 给我手,从你那 痛苦遍地的深沉区域。 别回到岩石的底层, 别回到地下的时光, 别再发出你痛苦的声音, 别回转你穿了孔的眼睛。 从大地的深处瞧着我: 沉默的农夫,织工,牧人, 护佑你骆马的驯马师, 危险的脚手架上的泥瓦匠, 安第斯泪滴的运水夫, 灵敏手指的首饰工, 在种子上颤栗的小田农, 在充盈粘土里的陶器工, 把你们埋葬了的古老的痛苦, 带到这个新生活的杯子里来吧; 把你们的血,你们的伤,向我显示。 对我说:这里就是受到的惩罚, 因为首饰做得不耀眼,或者 大地不及时贡献石料或谷粒。 指给我看,那把你砸死的石块, 那把你处磔刑的木头。 给我点燃起,古老的燧石, 古老的灯,看看多少世纪以来 落下创伤的沉重鞭子 血迹斑斑的光亮斧钺。 我来,是为你们死去的嘴巴说话; 在大地上集合起 所有沉默的肿胀的嘴唇。 从底层,对我说,这整个漫漫长夜, 仿佛我就是跟你们囚禁在一起; 把一切都说给我听吧,铁链并着铁链, 枷锁并着枷锁,脚步并着脚步; 磨利你藏着的匕首, 佩在我的胸前,放在我的手中, 仿佛一条黄色光芒的河, 一条埋在泥土底下的老虎的河; 让我哭泣吧,钟点,日子,年代, 盲目的时代,星辰的世纪。 ** 给我沉默,给我水,给我希望。 给我斗争,给我铁,给我火山。** 支持我的血脉,支持我的嘴。 为我的语言,为我的血,说话。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