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怜贫济困是人道

怜贫济困是人道

Publish:

我的好朋友郭艳茹,从买地瓜想到了《锁麟囊》。而《锁麟囊》恰是我的最爱,所以不免在博客里说上几句。

《锁麟囊》的编剧是曲词大家翁偶虹。用我朋友张广天的话说,他是中国最后一个秉承元曲遗风的大师。他原名翁藕红,处女作是《红莲寺》,封笔作是《红灯记》。《锁麟囊》不仅是他的代表作,也是程砚秋的颠峰之作。

《锁麟囊》的曲词和唱腔,把京剧美学发挥到了极致。以前的京剧,对唱词跟不讲究,很多都是演员即兴创作,不但缺少诗意,而且出现了很多“水词儿”。什么叫“水词儿”?听听《汾河湾》中薛仁贵的唱词就知道了。

枪挑鱼儿水浪翻。 翻身下了**马走战**。 再与顽童把话言。 将身离了汾河境, 一马儿来至在柳家村。 勒住丝缰用目睁, 见一大嫂坐窑门。 翻身下了**马能行**, 再与大嫂把话云。

“马走战”、“马能行”,其实说的就是“马”,演员为了凑足字数,押韵合辙,而随口加了两个后缀,实在文理不通!

《锁麟囊》的唱词,精致而不雕琢,晓畅而不直白。用翁偶虹自己的话总结,就是“俗不伤雅,雅不避俗”。这正是曲词的最高境界,大俗大雅,浑然天成。比如,“春秋亭外风雨暴”一段:

  春秋亭外风雨暴,何处悲声破寂寥。隔帘只见一花轿,想必是新婚渡鹊桥。   吉日良辰当欢笑,为什么鲛珠化泪抛?此时却又明白了,世上何尝尽富豪。   也有饥寒悲怀抱,也有失意痛哭嚎啕。轿内的人儿弹别调,必有隐情在心潮。   耳听得悲声惨心中如捣,同遇人为什么这样陶嚎?   莫不是夫郎丑难谐女貌,莫不是强婚配鸦占驾巢。   叫梅香你把那好言相告,问那厢因何故痛哭无聊?   梅香说话好颠倒,蠢才只会乱解嘲。   怜贫济困是人道,哪有个袖手旁观在壁上瞧!   蠢才问话太潦草,难免怀疑在心梢。   你不该人前逞骄傲,不该费词又滔滔,   休要噪,且站了,薛良与我去问一遭。   听薛良一语来相告,满腹骄种顿雪消。人情冷暖凭天造,谁能移动他半分毫。   我正富足她正少,她为饥寒我为娇。分我一枝珊瑚宝,安她半世凤凰巢。   忙把梅香低声叫,莫把姓名信口哓。   这都是神话凭空造,自把珠玉夸富豪。   鳞儿哪有神送到。积德才生玉树苗。小小囊儿何足道,救她饥渴胜琼瑶。 MP3收听与下载,请到[JingjuOk网站](http://www.jingjuok.com)搜索即可。

如果你没看过这出戏,看完了上面的唱词,你也大概明白了这是一个关于善良与人道的故事。“怜贫济困是人道”,这话说得多好啊。其实中国人活在世上,不需要什么进口的人道主义,也不需要罗尔斯所谓的“公平的正义”,把这七个字记到心上,就几近于完人了。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