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恶梦

恶梦

Publish:

nightmare-600

Psalms 138:3 In the day when I cried thou answeredst me, and strengthenedst me with strength in my soul.

A我做了一个梦。

B我也做了一个。

A也是恶梦吗?

B说不清是恶还是善。我梦见我的思想脱离了身体,飞起来了,我看到了溪流、山川,也看到身边齐飞的蝴蝶。

A是灵魂出壳?

B有那么严重?

A比我的要轻一些。

B你做了更恶的梦吗?

A是,我又梦到了电梯,一部破旧的电梯,它裸露于高大的建筑物之外,只有几根生锈的钢缆相连。电梯上只有我一个人,我下不去,也喊不出声。

B那是什么声音?

A声音,你听到声音了?

B仿佛有个声音一直在呼唤我,它说:你不能这样,一个人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应该这样。

A那应该怎样?

B应该怎样?我也是这么问它。可是每当在这个时候,它就一言不发。

A难道我们无处可去吗?除了这么站着。

B如果我俩等待戈多,至少我们会找点有意思的事做,比如拍照。

A他们都管那叫摄影。

B我们可以拍那棵歪脖树,从各个角度,比如,我们可以挖一个洞。

A在树上挖一个洞吗?

B那也可以,很少有人从树里拍一棵树。

A也很少有人从人的肚子里拍一个人。

B也许我们可以互相拍。

A从肚子里?

B听,那声音。

A我听不到!

B真替你可惜,它那么清楚,每个字都钉在我的心上。

A它说什么?

B我听着呢。

A你听到了什么?

B我在听。

A这声音让你心烦吗?它像鼓声一样催促你上阵吗?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应该这样。你要么顺服那声音,要么干脆不去理他。我们都有恶梦,但我们都相信,我们都有权利醒来。我们不是声音的奴隶,我们不欠谁的。你要做的,无非是砍断那根粘联的脐带。那并不难。每一个新生命都带着血污,只有木乃伊才填满防腐的香料。

B我在听呢。

A你应该听从你内心的呼求,你应该拿出很少使用的勇气来。我们都不应该这样,这不是我们的目的地。走出去,你应该走出去。也许我们无路可去,也许我们还会鬼打墙,但至少我们没有让自己的腿长出根须,我们没有让自己变成一棵歪脖树,等着末代皇帝来上吊的树。让恶梦结束吧,就在今夜,就在此时。

B没有别的选择了?

A我要走了,我要去对付我的恶梦。记住我的话,没有什么是注定的,一切都可以改变。晚安。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