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时间简史

时间简史

Publish:

2006-9-24 5:03:23 阅读(5379) 引用通告 分类: 不分类 曾经以为我有大把的时间,到了凌晨5点05分才发现,我连跟朋友们在Blog上好好告个别的时间都没有了。

我的人生一点都不飙悍,在时间管理和生活自理方面,我是个先天残障人士。

现在是5:27分。

30分钟以前,我在重新装箱。因为31分钟以前,当我把箱子竖起来,里面的东西洗礼哗啦散了。

3个小时前,我在MSN上问老罗,空箱子航空公司给不给托运?老罗说,从技术角度讲,是不禁止的。我又问:假如我一只箱子里只装一把菜刀可不可以?老罗一个劲地震动。

3个小时05分前,我忽然发现,其实我没有那么多东西可以运,一个箱子几乎就可以装下了。装一个太满,装两个太空。人生的荒诞无处不在。我问老罗,老罗说,你到那边需要两个箱子。

4个小时前,我在唱歌:Everything I do, I do it for you.电影《罗宾汉》的主题歌,因为我要去的诺定汉就是罗宾汉的故乡。

8个小时前,我跟刘桂兰、叶子和一位好朋友坐着,他们喝茶,我独自开了两瓶啤酒。

9个小时前,我连续取了扦边的裤子和证件照片。

10个小时前,我想,如果西裤扦不了边,我TM怎么出国啊?!

12个小时前,我在超市里,疯狂采购。电子词典,小收音机,文具,袜子,充电电池。

15个小时前,我坐在电脑前发呆。想写,又怕写不好。只贴了一首歌,还不小心给弄成了自动播放。

20个小时前,我看着和菜头、李寻欢、张角钻进了一辆比夏利还豪华的汽车。

21个小时前,我还在猪一样沉睡,老罗、王小山正扛着行李,急匆匆赶往萧山机场。

25个小时前,我们决定停止聊天,睡觉。酒店提供的叫床服务让人不放心,老罗掏出手机,打到震动,塞进睡衣里。

28个小时前,我们的酒囊打开了。就座的除了上述提到的人,还有AW、流川枫、战死街头、小母牛、月小刀。

29个小时前,我们的夜宴开始了,李寻欢、和菜头走进来。菜头,请原谅我没有惊声尖叫,因为我就是那个坚定地相信奇迹会出现的孩子。

31个小时前,王小山很神秘地告诉我们有个神秘的人物要搭寻欢的车。老罗拨不通菜头的电话,一切都应验了孩子的祷告。

38个小时前,腐败晚餐在王大姐排挡开宴。我给老罗点了两盘八宝酱丁,老罗吃完,抹抹嘴说,我日这狗不日的餐饮界。

算不清楚多少小时以前,第一次凑齐的我们在吃第一顿划时代意义的饭,那个夜晚灿烂得如同白昼。

之前,老罗伸出手走过来,我伸出手走过去。厕所的门紧闭。张角走出来,我发出由衷的惊呼。虽然我知道那里面藏着我的朋友,但我的惊喜没有经过排练。

此前2分钟,刘桂兰憋不住,告诉我张角也来了。

此前1小时,又见到王小山,他的豪华摄影包让我想起那些经常拍到UFO民间摄影家。

此前,张角说,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不来杭州。

此此前,老罗电话说,他误了飞机。

此此此前,小母牛后发制人抵达杭州。

此此此此前,王小山先遣抵达杭州。

此此此此此前,和菜头说,我来不了。

此此此此此此前,电梯里遇到任何一个熟人,都说,你Y怎么还没走?

此此此此此此此前,我参加了20多场送行宴。

此此此此此此此此前,我接到了入学通知单。

多年以前,我说,我要看苏格兰的红月亮。

很多年以前,我说,我要有很多很多好朋友。

很多很多年以前,我来没来到找个世界上,有一个拿撒路人对门徒说:你们这些小信的人啊,为什么疑惑呢?如果你们的信心有荠菜籽那么大,即使让面前这座山,移到那边去,你们天上的父也会让它成就。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