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答操心的和菜头兼论如何做媒或者拉皮条

答操心的和菜头兼论如何做媒或者拉皮条

Publish:

临安有个镇长事发东床,自供有多名情妇散落在几个村庄,每天夜里都要翻一座山梁,山这边睡完再睡山那边,戴月荷锄归,晨兴理荒秽。但是,我觉得这位镇长跟我家和菜头比,无论精气神差得还很远。

和菜头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要给我介绍女朋友,此等善举本应共襄,然而菜头似乎忘了,姑娘介绍人不是入团介绍人,可以拉来就配。至少应该自己先熟或者半熟,并且了解了双方皆有同样需求之后再做撮合。古之所谓冰人,是说一男一女,冰上冰下,他一口气,就吹皱一潭春水,春风又绿江南岸,春来江水绿如蓝。巧儿她自幼儿许配赵家,她和柱儿不认识,她怎能嫁她呀。

菜头用心良苦,非说这是我喜欢的Type。这颇令人想起已故的伟人,对外国领导人说:我是想从领导岗位上早日退下来,可是全国人民不答应啊!

全国人民还不答应他老人家驾鹤西去呢,还不是走了吗。我要说的是,菜头凭什么说这是我喜欢的类型。我跟和菜头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从来不问对方的爱好。试问,黄庭坚问过苏东坡你喜欢什么狼毫还是羊毫吗?俞伯牙递给过钟子期一本歌单让他点过曲子吗?一问不就俗了吗。

现在苦主已经追到了你和菜头的博客上,还带出一段惊世未了缘,倒要看你勇敢的心如何收场?

所以做媒也好,拉皮条也罢,一定要莫逆于心,一定要只溶于口,不溶于手,这样才不会让好事变成坏事。

最后送给和菜头一个法国歌手菲利浦卡特琳那共勉吧。说的是,一个诗人在酒吧,想找女郎搭讪,但是处处碰壁。鉴于你不懂法语,试译如下:

男人:我本来应该是亿万富翁,但现在,我就感觉而言,像个失业者,就专业来说我是个习惯性自杀者,小姐,跳舞不?

小姐:走开,我也烦你,诗人诗人,有什么了不起,你多久没做爱了啊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