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致命的数据

致命的数据

Publish:

update:哪位朋友对Freakonomics这本书感兴趣,请留言并留下e-mail。

第一次接触学术论文,我不明白为什么老外这么强调文献引用的规范。只要是别人的研究成果,无论直接引用还是间接复述,都需要在括号里注上作者的名字和发表的年份。能问出正确的问题,是一种能力。(和菜头,2006年)感谢雅典娜女神,我问了一个得当的问题。

答案在我读了一本好书后,自己破解了。好书都是干货,没有水分(牟森,2006年),这本书当然不是伤心工具书(陈晓卿,2006年)。它是美国鬼才经济学家Levitt的Freakonomics(怪胎经济学?变态经济学?)。

每个入托的孩子都需要大人接,每个托儿所都有迟到的家长,害得阿姨们没法准时下班。如何杜绝这种现象?办法一是对家长讲八荣八耻,“你指不指刀,你指不指刀,什么叫害臊?(湖南卫视,2006)。办法二是对迟到的家长罚款。

嗯,你肯定赞成后者。实际上,已经有人这么做了。在以色列的一个托儿所,经济学家做了一个历时20周的实验。前四周,经济学家们什么都没做,只是记录迟到的家长人数,发现每周平均有8个人迟到。到了第五周,他们宣布迟到家长要被罚3美元。你猜结果会怎样?

迟到家长增加到了每周20个人!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越是罚款,越有人明知故犯?Levitt告诉我们,激励措施有三种:经济的,社会的,道德的。3美元的罚款虽然让迟到者有经济上的损失,但是却消除了他们的负罪感,从而得到了道德上的补偿。(Levitt,2005)

再举一个Levitt书上的例子:毒贩子为什么要跟妈妈住在一起?

有一个大学生,到贫民窟做问卷调查。无意间遇到了一个贩毒黑帮在开会,黑帮喽啰们一看,说,你这叫什么破问卷。你的答案A-E(很好-很坏),应该再添上一项F,FUCK。接着掏出枪,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他们的老大出现了。老大是研究生毕业,对大学生为学术献身的精神很感动,就放了他。

大学生回去一想,很受伤。他明白了要了解黑帮团伙,只有打入他们内部,靠狗屁问卷有什么用。于是他用了四年时间跟黑帮们打成一片,做田野调查。有一天,一个即将被处死的黑帮小卒,送给他一摞笔记本。他拿来一看,是这个黑帮四年的账本。

这套帐册的价值,直到有一天才被一位经济学家发现。通过研究贩毒黑帮的经济往来,经济学家们发现了一个很惊人的秘密。原来,黑帮团伙的组织和管理,几乎就是麦当劳的翻版。而每一个黑帮成员的行为模式,跟演员、运动员、学校员工、公司职员们,没有任何区别。他们都希望通过自己的特异表现,获得一级一级的提升,从而成为进入黑帮的董事会(即20名控制芝加哥毒品交易的黑社会老大之一)。(Levitt,2005)

我费了半天劲,讲了这么多故事,(如果脸皮厚一点,改写改写,不说出处,抖可以发表到《中国青年报》了),我的良苦用心,你明白了吗?

这回到我文章一开头所问的问题,为什么学术文章要注明引用。都是为了致命的数据!

对,数据!对于学术研究来说,没有什么比数据更为重要的了!研究者可以大脑进水,小脑游泳,也可以信口开河,胡说八道,但是,只要他能提供准确的数据(当然,最好是第一手的数据),他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有用的人。因为聪明的后来者,可以利用他的数据,进行脑子不进水的研究。

我的朋友王小山,有几年迷上了足彩。在研究了意甲多场比赛结果之后,他得出了一个重要”心水“,意甲大量比赛都存在假球。利用他的发现,他专门跟赌博公司对着干,果然中了两三次奖。如果他懂得经济学和数学,我相信他一定能做出一套假球的数学模型,换句话说,他能计算出在赌博公司,球队,赌徒这三者的博弈中,存在的纳什均衡。

王小山同学没有完成这项伟大的工作,但是Levitt和他的同行们已经这样做了。Levitt在2002年算出了罚点球的混合策略纳什均衡,并用459场(意甲242场,法甲217场)点球大战的数据进行了验证。阿根廷经济学家Germán Coloma站在他的肩膀上,另做了一个更复杂的模型,经数据验证,得出了跟Levitt相同的结论。(例如:罚球队员向中央的概率大于守门员向中央扑球的概率)。Germán Coloma论文PDF下载

以前经济学家验证经济理论,都喜欢通过实验获取数据。近来有一种趋势,就是喜欢选择更为自然的体育比赛数据,作为研究对象。芝加哥学院通过研究日本大相扑1989-2000年32,000场比赛,得出一项结论:这项被日本人奉为国技的运动中,存在严重作弊。(Levitt,2005)

有没有一种解释万事万物的理论?有没有一种办法让我们透过现象看清本质?有!经济学可以办到,但前提是你要提供真实的、足够的数据。

想通了这一点,我再也不抱怨教授对作业的严格要求了。对,我要找到数据,一定要找到准确充足的数据。哪怕数据错了,也是被引用者错了。我可以像那些交了罚款的迟到家长一样,大摇大摆不带一点歉疚地把自己的孩子领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