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请别为我加油

请别为我加油

Publish:

这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本来也不打算在博客上说,连身边的几个朋友也只是在猜测。既然已经过去了60个小时,我就说出来吧。可能你们也猜到了,我在戒烟。

戒烟的原因很简单,近来我晚上睡得很好,睡前难免对新生活进行一番憧憬。有天我憧憬到,要是我不抽烟该多好,生活中就又少了件麻烦事。第二天我读了《泰晤士报》4个版的戒烟专题,里面罗里罗嗦说了一大堆硬道理,只有一段软话稍微打动了我一下:

Get it clearly into your mind: you are losing nothing and you are making marvellous positive gains not only in health, energy and money but also in confidence, self-respect, freedom and ,most important of all ,in the length and quality of your future life. (你心里要想清楚:戒烟不会让你失去什么,相反会让你获得神奇的进步,不仅健康、精力和理财上有进步,在自信、自尊、自由方面也有进步,最重要的是,你未来生活的长度和质量也有了进步。)

作为男人,我倒不担心生活的长度质量,而是自信自尊和自由。吸烟让人挺没尊严的,烟瘾一来,那种砸锅卖铁也要找烟的劲头,让人想起吸毒的。人是不应该被这种生活不必需的东西控制住的。我想,如果我能过去这道坎,说不定也能翻过其他的。

说说容易,做起来也不难,但是坚持下去就是个严峻的考验。这就是我不想在博客上说的原因。因为一宣布戒烟,就让关心我的人们有了期待,期待并不是个好东西,因为会经常落空。今天夸奖你有毅力的人,在你失败后可能很尴尬。况且,我是一个不喜欢精神压力的人,有人把压力变动力,我也是,不过挂的是倒档。

那为什么现在要说出来呢?因为戒烟头几天是最难熬的,我不想让自己独自痛苦,让你们单独舒坦。

8日晚上,我百爪挠心,吸烟的欲望几乎把大脑折腾得有点昏,眼看我就要挺不住了,这时候,我看到窗外下雨,就跑出大门,冰冷密集的雨把我点醒了,我在公寓门口一遍遍做深呼吸,不知道的以为在练什么功呢。

饭后也是很难过的,以前都有一支烟助消化,现在身体肯定在纳闷,这胖子怎么了?破产了?怎么不给供应尼古丁啊?为了克服这种症状,我现在饭后刷牙。说来也奇怪,好像第一次感觉到了牙膏的清香。

戒烟带来的副作用非常明显。第一,饭量大增,嘴基本挺不住。这太危险了,虽说我已经是个胖子,但好歹心里有[和菜头]这样一个参照物,还有生活下去的勇气,但照这个吃法,大有超越他的趋势。今晚我研究出个办法,吃姜汁饼干,大概吃5-6块左右,胃酸就会起反应,让人不再想吃任何东西。第二,睡眠减少了。虽然单位时间睡觉的质量高了,夜里不会被黑痰给憋醒,但总体时间减少了,现在每天也就6个小时左右。NHS的网站上说,这属正常反应,2周以后 ,就会减轻。

当然最大的痛苦还是尼古丁的戒断反应,NHS提供一些尼古丁替代疗法,比如吃尼古丁药片等等,但我不想吃这玩意,那样意味着还是跟尼古丁藕断丝连,不爽快。不如现在这样,要死要活就这一回。戒得了就戒,戒不了就再抽嘛。

无数先烈戒烟的事迹告诉我们,戒烟必须彻底,试图通过慢慢减少烟量来逐渐戒烟是不可取的,因为那样只会使得香烟看上去更宝贵,心理上就很难戒掉了。

我现在也觉得烟还是挺好的,但是我应该有这个力量,跟很多人一样,选择不抽它。我想换个活法。

失败了也无所谓,但是至少目前,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让我复吸,也许真正诱惑的时刻还没有到,到了也没关系,失身了也可以从良吗,这些天受得苦总不会白受吧。

戒烟的人是很脆弱的,情绪易怒,易暴躁,尤其是闲着的时候,这点我也感觉出来了,昨晚饭后打了一会牌,我一直有扔牌、掀凳子的冲动。

所以,我就不敢再打牌了,10号晚吃完晚饭,跟两个朋友去散了一大圈步,那感觉好极了。

刚才做完了三组俯卧撑,每组15个;但愿我能坚持住,否则回到杭州,杭州有大量的烟啊…… 那有怎么样呢,我跟诺丁汉人学了一个最变态的戒烟方法,衣服兜里要时常放上一包烟和打火机,不时摸上一摸,这样还能坚持不抽烟,那才叫真戒烟。

我真的这么做了,够变态吧?

最后再说一遍,我不知道自己戒烟能坚持多久,我也不知道这次能否戒成功。但我知道这几天跟以往有了很大不同,不再有那么多麻烦事(老惦记着香烟储备,时刻准备点上一根),不再煞风景地在良辰美景的地方抽烟,学会了大口呼吸免费清洁的空气,还有也许是更重要的,我发现,烟都能控制住的话,我也可以控制住其他很多事。比如,现在就上床,准备睡觉。

别监督我,监督你们自己吧!别为我加油,为你们自己吧!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