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辛苦遭逢起一经

辛苦遭逢起一经

Publish: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一经两记者成为被告,门户网站也都较上了劲。这个开博客,那个做访谈。晚饭后收到一条短信,问有无兴趣写篇关于此事的博客。看来博客真成为主流媒体了,以前遇到这种大事,都是报社约稿。现在报纸倒是都消停了。

如果我今天的预报没错,很多记者MM都会写上一两句的,写什么我都猜个一二。“记者不是人干的活”、“以后还叫不叫人过啊”、“找个男人包养了算了”等等。

当记者确实不容易。每天晚上报社电视台门口都停着很多趴活的出租车,有次,某个人说:这些的哥的生意,可都是别人的月经不调换来的。

富士康这个案子,让我想起了几年前一个大型企业诉讼一位财经写手的案例。当时索赔30万,国外媒体说这是“大象对蚂蚁的诉讼”。后来,这位财经写手与大企业和解,和解的细节没有公布,只见他随后发布的和解声明。

当时,有朋友曾经鼓励这位写手不要和解,这是多好的一个成为英雄的机会啊!但是,生活中只有少数人想当英雄,大部分只想当安安稳稳的普通人。同样地,大部分企业也只想息事宁人,消除表面上的影响即可,真正想斩草除根、搓骨扬灰的为极少。

学术无禁区,记者有国界。记者没有学者的特权,性学者可以主张性倒错,记者报道新闻时也来上这么一两句,岗位就要跟送报员倒错了。所以,现在记者越来越聪明了,借专家之口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既不犯戒,也避免了人格分裂。

但是专家是何等聪明绝顶啊,他们也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该说的时候说什么。哪怕是法律专家,在文章后面还不忘来一大段声明(本文内容仅基于现有公开资料,含有不确定之推测性意见,非严格意义上之法律意见文书,仅代表作者个人浅陋观点,与其他组织或个人之立场与观点无关,且无意影响可能或正在进行的任何法律行动。)

所以,记者实际上是很孤独的职业。兔死狐悲是有的,但指望狐咬猎人是不可能的。人民大众,此刻是个温暖的词,但是月牙五更以后,人民大众都各回各家拉灯睡觉了。只有记者被“保全”后的房子还亮着一盏孤零零的灯。

做英雄是不得已的选择,当活着的恐惧超过对死的恐惧,不做英雄也得做了。但是,很多时候还到不了那个份儿上。

所以,我对当事记者说句话:此刻你们是孤独的,但不要过多相信陌生人的温暖和豪情。信赖自己的家人、朋友、领导和同事,请个好律师,做好充分的应诉准备,注意自己在公共场合的言词,条件能接受就和,和不了就打到底吧!

杀人不过头点地,莫忘天下苦人多!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