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良宵会

良宵会

Publish:

不是所有的夜晚都值得用ipad痛苦的虚拟键盘写一篇博客。

今日良宴会,欢乐难具陈。 弹筝奋逸响,新声妙入神。 令德唱高言,识曲听其真。 齐心同所愿,含意俱未伸。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 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 无为守穷贱,轗轲长苦辛。

这是2000年前古诗十九首中的一首,每当我念起它,总想起那些古往今来伟大的聚会。忽然,这一天降临了。不在回忆中,而在现实里。

纳纳,snoopy,吴凡来到杭州,同行的还有方恨少,一脚刹车、刘桂兰,冯一刀和我作为东道主,在我的蜗居接待了他们仨。

下午,刘桂兰和一刀就去买菜,刘桂兰下厨,做了一桌比楼外楼还要有亲合力的好菜,当青椒烧鱿鱼卷上桌时。方恨少折服了。他曾经卖过上百吨鱿鱼,而这一次是最好吃的。

酒足饭饱,我们开始唱歌,念诗,聊天,上网。如果你的住处要成为文艺青年们的基地,那么有几样东西是必不可少的。无线路由器,电脑,ipad,乐器,文房四宝,对了,还要有足够的椅子和一张舒适的床。可巧,这些我都有。

唱了一些老歌,念了一些诗。这夜晚比白昼更明亮。忽然,我说出一个蓄谋已久的提议。我们一起录制聂鲁达吧。

聂鲁达一直是我最爱的诗人。他让我们卑微的生命变得更辽阔。再没有一个诗人,比他们更适合这个夜晚。再没有一个夜晚,比今夜更能适合聂鲁达。

纳纳,snoopy, 一刀,吴凡,我,五人依次,先朗诵了「女人的身体,白色的大腿」觉得不过瘾,我们图穷匕首见,提议朗诵「疑问集」。这组聂鲁达晚年的作品,多次让我激动不已。泰戈尔我年轻时曾经很喜欢,然而飞鸟集新月集跟疑问集比起来,简直就像「吉祥三宝」一样幼稚。不薄彼,不足以厚此,泰戈尔迷请原谅一个语无伦次的人吧。

在我们时而低回,时而激越的轮诵中,诗句象银器打在墙上,又反射到无尽的黑暗中。这夜晚宁静如千年古莲子,只等一个答案就冲出水面而怒放。世界,展示了它最好的一面。友善,温和,干燥如阳光晒过的亲娘亲手缝制的棉被。也许到了明天,世界会恢复它的狰狞。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至少我们见过那道光。

疑问集里有太多把人打得一愣一愣的句子。我依稀记得的是:

谁听见过, 一辆犯了罪的汽车的忏悔?

星期四为什么不说服自己, 排在星期五之前?

世上可有一种事物, 比雨中停止的火车更孤寂?

为什么穷人一旦摆脱贫穷, 就丧失了理解力?

那些散发着橘子蛋糕甜味的名字 都哪儿去了?

我不再一一列举,我会尽快把我们朗诵的录音传上来,但你听到的只是声波。真正的诗歌的声音,只能飘扬在我们心里。加一个毫不过分的期限,直到永远。。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