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网友Reinhard:从日本的一篇新闻报道看“爱心斑马线”

网友Reinhard:从日本的一篇新闻报道看“爱心斑马线”

Publish:

【白板报按】以下内容是网友Reinhard在本博客上的留言,他举出日本整治交通事故死角的例子,对于思考城市的交通事故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交通血案的成因,不仅仅是贫富分化、阶级对立、道德修养那么简单,它更多的是一个纯技术问题。以下是Reinhard同学的全文。

『爱心斑马线』和 『温馨提示』一样,都是给本来很正常的文字加一点伪温情。

在死亡事故现场,我们应该想到的第一个词是『爱心』吗? 我在某国许多地方看到的是 黄底黑字 或 白底黑字 白底红字 的 『死亡事故発生現場』字样,触目惊心,警钟长鸣。 无论是对肇事者,还是对过往驾驶员,还是对应该被保护的弱者, 都有不同滋味吧。

参见如下链接: 东京都-町田市 町田警察署竖立的看板 http://machida-signboard.seesaa.net/article/40878005.html

虽然对于杭州撞人属于故意,且抛开案件本身, 对于交通死亡事故的善后,应该有比画几个红心 的方式更为通用,能够作为规范采用的方法 — 能够免去司机思考红心的意义的时间,而同时提起警觉的方法。(比如采用彩色片铺装道路,设置『死亡事故现场』警示牌 )

简要翻译一下 草草翻译,应有问题,但大意不至于有错。 原文: http://sankei.jp.msn.com/life/lifestyle/090211/sty0902110916004-n1.htm

产经新闻 2009年2月11日

去年1年间,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全国5155人,为人瞩目的可能是年间连续减少和数字, 但这个数字中由于对于如果在日常中能够觉察的潜在隐患死角,并且宣传其对策,就能避免的事故不少。以下以实例进行探讨。

神奈川县南足柄市的丁字路省级公路去年11月某日黄昏,一名4岁女童为79岁的驾驶员所驾驶的轻型卡车碰撞致死。

事故现场的视界良好,貌似没有驾驶员的死角。故而当地的作为是: 附近虽然有学生上学途径的道路,也没有在人行横道上设置信号灯, 在上学放学时间外,也没有设置交通协管员,显然公认这个地方是可以预知交通危险的地方。 事故后,市警察和省警察加强了巡逻。并呼吁高龄驾驶员注意,以及关注儿童通行安全,为了唤起现场的注意,使用了彩色铺装道路等对策。

当地自治会为了设置信号灯,向市政府提出了要求书。被害者的亲属也向市政府表达了强烈的希望。但是,负责信号灯设置的是神奈川县(译者注:日本的县相当于省, 在市上一级) 。 市政府向县府提出要求书后,遗憾的表示『省内各处都要求设置信号灯,但是何时能够设置就不知道』

事故后约2个月后, 写着『此处有死亡事故』的看板被撤去。 当地居民不安的表示『小孩即使举手,许多的车辆也不停车』,『就像忘记了发生过事故一样,后来现场多次发生危险状况』

去年11月下旬的某个商务,东京都练马区西大泉的交叉点,骑乘自行车的托儿所辅助员女性(52岁) 被同时在左拐的卡车卷入轮下,当场死亡(译者注: 日本是左行,我国是右行)。

事故现场有交通灯,平时也没有被认为是死角。交叉点的左拐的地方没有护栏,增加了步行者和自行车的危险度。单向单车道的交叉点对于小型车辆(此处涉及对日文交通专有名词 『乘用车』 的解释,因对中国汽车用语不了解,翻译为小型车辆) 来说没问题的, 但是14吨的卡车左拐的地方,就是死角了。

这个事故现场之后在交叉点的拐弯处用绿色铺装了地面。本应从如此惨痛的死亡事故中认识到现场潜在死角,左拐处仍不停车直接左拐的自行车今日仍不在少数。 5155件死亡事故中,得到『这里危险』的教训也应该是不少啊。

实践女子大学教授 松浦常夫 (交通心理学)说『危险场所只要还没改变,它就永远是危险的地方。 虽然说只能在在将危险广而告之上投入力量,但是除了是信号灯之外还有其他方法。当地居民应当和行政,警察继续的探讨,寻找最好的办法 』

—————————分割线——————————–

设置信号灯以外,还有其他方法。

费劲翻译产经那篇 RE 于前贴之后,就是为着 『为什么不设置红绿灯』这一问而来。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