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Thomas Friedman的演讲:平均的时代结束了

Thomas Friedman的演讲:平均的时代结束了

Publish:

[现场记录,舛误较多,仅供参考]

演讲人:Thomas Friedman 时间:2011年9月10日

由于不能来现场,托马斯-弗里德曼用视频做实时演讲。

托马斯-弗里德曼在演讲,现在是明尼苏达的后半夜,他在讲他的新书 That used to be us。自从达沃斯论坛跟jack ma认识之后,他准备开发中国市场。

今天下午我要谈的是,怎样应对IT革命和全球化,这事实上也是一种对教育的挑战。当我写这本书的时候,有一件趣事:我的第一本书《世界是平的》是2004年写就。现在我打开这本书,看到下索引,在F字头下,Facebook赫然罗列其中,书里还提到了推特,看来我的预言都对了。

世界是平的,并且从1.0过渡到2,0,不但以超连接(Hyper Connection)相连,而且内部也相连,所以互相依存。从美国的观点看,

最重要的,这是一场巨大的教育革命。工作场所越来越分化,有两种人:creators 和 servers,创造者 creator,做不同的、有价值的创造,而服务者,比如屠夫,糕点师傅,服务本地社区。由于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你如果是一个地方性的server,这个没问题。而一旦世界超级相连,越来越多的大公司使用更多的自动化技术、软件、机器人,不是廉价的劳动力,而是廉价智力。

做creator的,要学会做一个server,做server的,要学会做一个creator,只有集两种身份于一体,才能超过软件机器人和自动化设备。

每个人在今天都要问,我的专业是是什么。我不想被自动化,被外包,被数字化呀。

我们问了很多雇主,你们需要什么样的员工,我们还问了负责美国军事教育的人这个问题。答案是一致的,他们都寻找同样的人,即那些可以进行批判性、理性思维的人。每一个老板都在寻找,边工作边创新,再创新的人。

发明以及再发明,工作并快乐着。现在需要有批判性思维的人,同时也需要有创意的人。

都鹏公司的老板,有一个一线工人走到老板面前,告诉他机器的异响,这个员工知道问题所在,因为他在一线。

我所认识的一个华盛顿律师所开始聘用首席创新官。我问这个律师事务所的老板,Jeff,在你的所里,什么样的人最早被炒鱿鱼。答案是那些循规蹈矩,用老办法的人。什么样的人留下来?是那些用新方法干旧事的人,或者找新活干的人。

美国的新任联席参谋会议主席,曾经负责美国的军事教育。他之所以出名是因为2003年,他亲率一支队伍,进入巴格达。他告诉我,有一次在阿富汗一个遥远的边境哨所,他跟一个上尉谈话,惊奇地发现,此人能搞到的情报,居然比当年自己占领巴格达时还要多。于是,他就想,美国军队应该多多选拔训练这样的上尉。

于是在他的主张下,采取了新的军事训练法:

为每个新兵配发iphone,让他们下载app,进行学习和训练。这就是批判性思维加创新啊。

对我们的教育来说,面临两个挑战。首先,要把底层抬高,在美国,如果你不能从高中毕业将什么也没有,找不到工作,所以,我们要把底层提到平均。同时,我们还要把平均提高到世界水平。我们应该把创造,创新,合作,加入到美国教育的课程中,让更多人受到雨露滋润。

有人说,你是《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应该不会有什么挑战。错了,我的前辈告诉我,1960年代的报社里,一个好的专栏作家只需要与几个同僚竞争,并出类拔萃就够了。而现在,他则不得不要跟成千上万的写作者来竞争。我的《纽约时报》读者,可以上网看任何新闻,而不必依赖于我。我该怎么办?我需要把自己提高,因为平均时代结束了。Average is over。无论做什么,你要优于平均!

把国家分成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的理论过时了。现在的国家应该分成“高想象力国家”和“低想象力国家”。我只要有idea,我可以去台湾设计,杭州制造,到亚马逊销售,我可以找人设计logo, 思想的火化(spark of idea)是最宝贵的花。当你有了思想的火花,你可以改变世界,因为世界前所未有地连接在一起。

三件事,我要说。

  1. Think like a new immigrant 像新移民一样思考。没有什么属于我,我在一个陌生环境,我要更佳努力,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2. Think like an artison 像手艺人一样思考。 在中世纪,手工制造者们每次制造一个产品,一双鞋子,一只蜡烛,每天都带来新鲜特别的东西,把他们的才智都用上,我们要带来要为这份工作带来特别的东西。(bring extra to this job.)

  3. Think like a waitress. 像服务员一样思考。有一次,我在家乡跟朋友一起吃早饭,我点了pencakes,我的朋友点的量比我少,但是端上来的量却是一样多。女服务员对我朋友说:我给你了超量的(extra)。她掌控饭碗,这就是她的extra。

我对我的孩子们说,我们从一个连接世界,到一个超连接世界。在这个超连世界里,你不是在找工作,你需要历险得到一份工作。

每个人必须找到他们的extra,在这个特殊相连的世界,平均已经寿终正寝,每个人都应找到自己的特别之处。

我知道在杭州正有一群人在制造不同,寻找他们extra。

谢谢大家。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