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有时候,我们也是广电总局

有时候,我们也是广电总局

Publish:

几天前,我跟电视台朋友喝茶,聊一个谈话类节目的策划。他们的领导对这档节目的要求是:只要火就行,火的标准是市网收视率3.0以上。每次参加这类策划会,我都有句话卡在嗓子眼说不出口:我要是知道怎么能火,我自己早先火起来了,还坐在这里干什么?

新 栏目一筹莫展,大家把话题扯开,开始讨论杭州几档炙手可热的节目。有个方言节目《阿六头说新闻》这两年火得一塌糊涂,收视率一直稳居10以上,推出这个节 目的西湖明珠频道快马加鞭,最近又请了杭州滑稽剧团的演员,做了一个杭州话滑稽表演,收视率居然一下窜到13。麻将擂台赛直播,也曾火得把全年广告都预售 出去了,但是最近广电总局认定此类节目低俗,给禁掉了。最近横空出世的一挡节目是《金海岸大舞台》,金海岸是本地一家以歌舞表演闻名的夜总会,电视台跟他 们合作,把每天晚上的演出录制剪辑,观众喜欢得就像婴儿和诗人看到了乳房一样。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一起痛斥杭州电视节目的小气与庸俗。

杭州话=(绍兴话+河南话)/2,只是因为省城之地利,现在居然成为时尚了。电视麻将,多么无聊,禁了也不为过。而金海岸,除了几个地下笑星装傻子,讲黄段子,就是俄罗斯姑娘劈大腿,何其低俗乃尔!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这些节目居然都没有任何技术含量。不需要策划,动脑筋,不需要请嘉宾和当事人。考虑到投入产出比,这样的节目火得没有道理啊!杭州真没文化,文化沙漠,无人区,一潭死水……

骂着骂着,我恍惚觉得我们不是坐在茶楼,而是坐在主席台上,我们面前竖立着一个个铭牌,下面是黑压压拿着笔和本子的各部门领导和主管,背后是巨大的横幅,上写着:全国广电系统7000人大会……

NND,为什么我的思维会有时像广电总局一样呢?从那天之后,我就开始反躬自问。后来终于大彻大悟:是嫉妒!赤果果的嫉妒!

因为我们策划不出比别人更火的节目,才高举文化的大旗,挥舞反低俗的大棒恨不能把人家打死。这是也是典型的总局式思维的实质。

因为中国动画片干不过外国动画,所以规定傍晚到8点不准播放外国动漫。

因为电视台的节目没有网上视频好看,所以广电总局要围剿网络视频

因为普通话再怎么推广,也无法像方言一样渗透到当地人的血脉,所以才禁止方言配音。

推而广之,因为国产汽车没有成器的产品,所以才命令外国车都要换上中国的屁股……

凡此种种,莫不是嫉妒二字在作祟。

而这种思维方式,也影响到国人的思维。有时候,我们也不知不觉变成了道德总局。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