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俱草草

俱草草

Publish:

1、黄集伟读李叔同,我读黄集伟,你们读白板报,最终大家都知道了这个楹联–“事业文章俱草草,神仙富贵两茫茫。”

2、只能写点俱草草的评论,近来,焦躁感必与写字相伴。

3、其实,读书又何尝不焦燥呢。不过也不能只怪自己,现在的书写得太罗嗦也是一大原因。3页A4纸就能说通透的道理,它一套丛书都讲不明白,你说怪谁?

4、想学摄影,下载了一本美国的摄影书,从针孔相机的发明看起,一晚上刚看到宝丽来的诞生。写书的大爷,我不是潘家园买卖古董的,你让我学这些历史干啥。

5、向老蒋求教,请他给我写一篇简短的摄影教材。三个小时后,老蒋交货,文档只有3页,却胜过我看的任何一本大部头。

6、“1. 光。没有光就没法拍了……”,这是老蒋写的正文第一段。何等简洁明确,直插敌营,老蒋说有光,于是就有了光。那本纽约大部头还在讲小孔成像呢?

7、老蒋以画画为生,不是一个专业写字的人,可为什么写得这么好呢?原因有两点:一、他对摄影特别了解,知道哪些是重点,哪些是玄虚;二、他写教程的时候心里有一个明确的读者,了解他内心紧迫的要求。而,我们写得不够好,一是因为对写的东西没有真了解;二是因为要么不知道写给谁看,要么不知道他要看什么。

8、《南方都市报》发了张晓舟的文章–《搞他!搞他!》,重庆媒体愤怒回应。老电影教育我们,不要得罪地主老财,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实际上,小户人家也不好得罪,小门小户的,自尊心往往超强,神经又太脆弱。

9、还是《南方都市报》。今天一篇报道:《教室别恋引发的高中生杀人事件》,令人刮目相看。记者不做道德预判,对当事人也没有偏信偏袒,而是把每个人的叙述都完完整整地呈现。我认为,可以入选新闻写作的教材。有朋友说,这篇报导看不懂,我说看不懂就对啦。因为以前我们习惯了那些义正词严的道德审判。这篇报道就是让读者自己去做判断。

10、不少人说上述案件中女教师道德沉沦,可我觉得,两个与之相恋的中学生更不是什么好东西。中国传统上认为,师徒如父子,女老师就是妈,我们读中学的时候,连女老师的胸都不敢看。怎么能跟老师睡到一个被窝里去呢?还做出一副受害人的样子。我的直觉是,当事人的陈述是不可信的,别看是小孩子,其实比蛇更狡猾,他知道怎么塑造一个社会所需要的堕落女教师的形象。所幸,南都的记者没有上当,而是指出了他供词中矛盾的地方。比如,男孩说他想去自首,女教师拦着不让。可是,女教师否认了他要自首的说法。

11、虽不想写字,但看到什么都想发议论。比如,有一篇博客说“肖申克的救赎(刺激1995):男人必看的励志影片。”–看了就想骂。NND,在影片中,男主人公都被鸡奸了,还励TMD志。“励志”是近十年来最恶心的一个词。

12、另外一个恶心的词是“真情回馈”。有时候为了让自己恶心一会儿,我会看电视购物节目。关掉声音,只看画面,会看到他们的小嘴在不停地一张一合,此时内心有一种恶狠狠的快感。

13、最近看的好电影很多,比如《救赎》,谁的心里不埋藏着一个救赎?可是我最喜欢的还是《地球来的人》,没有任何特技的科幻片,一样让人惊心动魄。我们都被宠坏了,都被视觉毒害了,忘记了事实上语言的力量才是最大的。女的如果要震撼男的,只需要轻轻说三个字就够了,难道非得动用电脑动画把百万精子过大江的情景再现出来吗?对了,这三个字是“没怀上”。

14、不说则已,一说则太多,《国家地理》用一张月度图片告诉我们,应该如何面对惊奇,用你的沉默。

国家地理图片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