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旅途上写的纸博客

旅途上写的纸博客

Publish:

我最后决定坐火车回家过年,深夜出发前,我向几个好友发出了豪迈短信:“我的人民在路上跋涉,我怎能让他们独自受苦。”

原以为是天路历程,不成想是软卧专列,一节车皮只装36人,车厢里宽阔得足以容下江南四大才子并排走秀。

我没能与我的人民一起受苦。

可笑的是,我带了登山杖,原本准备雪地搜救用的。当第一缕阳光找到我的眼皮,我绝了望。

我知道为什么雪能成灾了。都在墨守陈规,都在惯性运动,都不想担当,都是戳一下才动弹。要不,为什么春运车皮这么紧张,为何还开通软卧专列?

哈佛商学院不培养摩西。

温说:我向大家道歉。19年前,赵说:我来晚了。

都不是炎黄与摩西。要知道,前后大海,后有追兵。摩西可没有那么多解释。那杖往水里一指,海水墙壁一样竖立,露出一片陆地。

指挥许三多扫雪的,与造成许三观卖血的,莫非都是同一伙人?

城市不能有冰雪–这是汽车在呐喊。

车窗外,电线与铁塔,破坏了优美的风景线。但是雪灾让我们明白,若没有这些丑陋的线杆,将会有更丑陋的灾难。

所以,谁也别装孙子。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