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一夜前卫

一夜前卫

Publish:

老冯,色而不淫,他总是自诩婚内初夜献给了妻子,婚外初夜献给了初恋。去年,集团派他到美国考察,他在免税商店里买回两盒杜蕾斯的最新产品, 一盒送给了我,还有一盒留作自用。说实在地,新品还真好用,试用报告可以再写一打博客了。它有个名字叫 “Avanti”,意大利语“前卫”的意思。

约摸过了半年时间,半夜接到老冯的电话。他说,哥们,我送你的杜蕾斯,还有吗?我说,靠,我一个礼拜就用光了。

这话有些吹牛,实际上,我用了八天。

他急了,哥们,祸事来了!

我说,是不是塑胶里含有苏丹红,那也值了。

他说,电话里说不清楚,快出来,我在暧昧酒吧等你。

哥们有难,不能不帮。二十分钟以后,我们在暧昧酒吧见面了。借着昏黄的烛光,他给我诉说他的遭遇。与其说是诉苦,不如说是炫耀。我连喝了五扎啤酒,吃了三袋爆米花,靠,好不容易逮着这个机会,不宰他太亏了。

他说,你记得那个于米吗?

我当然记得,我在老冯的办公室里见过她,天不热,她把外套穿一半,脱一半,露出芋艿一样的肩膀。颇有消疬散结,调中气之功效。

老冯说,前天夜里,我把她上了。

我对这种粗鄙的用词一向不屑,让他描述细节。

咳,老冯喝了一口娃哈哈,哀凄的脸色顿时飞扬。你知道,老兄,上和上是不一样的。我们一起喝到半夜,红白黄黑,全喝了个遍。我就把她带回了家。

带回家?你老婆呢?

她出差一个礼拜。

为什么不去宾馆?

他一脸正气,靠,我不是为单位省钱吗?你别打叉,听我说。女人和女人真不一样,她身上有一股难以置信的香味,以我对时尚的了解,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一种天然的芬芳。我一碰,她的身体就酥软了,好像一个电脑程控的按摩床。

我打断道,你别用拙劣的比喻好不好。

好好好,他生怕我不听,用讨好的目光看着我。我们一共做了两次,每次25分钟,破纪录了。

我透过啤酒杯盯着他,心想,这小子半夜把我折腾起来,就是为了用色情故事折磨我。

忽然,他萎下去。垂着老二说:可是,第二天,我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我对不起我老婆。

我说,你是个好男人,终于悔悟了。

什么呀!他喊到,我不该跟她用完我们家最后一个前卫杜蕾斯。那是我老婆的最爱,她用了几个,剩下几个,都记得一清二楚。这下,完了,她回来,肯定露馅了。

我说,不怕,到商店买一盒补充进去。

你懂个P。昨天和今天,我跑遍了各大药房、性用品店、商场、超市,得到的回答都是同一句话。我们这里没有这种型号。我又给杜蕾斯中国分公司去电话,对方 说,前卫型,是为欧式弟弟设计的,只在欧美国家销售。我问那小姐能不能从总部给我快递一盒,小姐说,不行,没有卫生部进口许可。我没办法了,才找你呢。送 出的礼泼出的水,我怎么好意思再要回来呢?

我说,别装孙子了,你是不希望我知道你跟于米有一腿,才想自个儿解决。我回家找找垃圾桶里,兴许还有,洗干净了给你吧。

他说,求你了,别耍我。你国外的网友多,能不能让他们给想想办法。

我问:你老婆什么时候回来。

他说:后天。

我操,那用火箭快递也来不及了。你随便买个类似的型号,鱼目混珠糊弄过去不就完了。

他说:你真蠢!难道跟你做的女人没告诉你,前卫带来的感觉欲仙欲死吗?

我好心好意,无端被骂,要不是看在他埋单的分上,早泼他一身了。只好咕咙了一句:我通常都以我为主,不了解对方的感受。

他乘机给我上了一堂性生活客户服务课,期间我上了三次厕所。最后,他的眼里忽然发出一道亮光。

他坚定地说:妈的,豁出去了,要是她发现少了前卫,跟我吵闹,我还巴不得呢?两年前,我就想跟她离了!

啊,你们不是很恩爱吗?

都是表象,在一个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里,你被欺骗了。他像哲人一样对我说,没什么恩爱,有的只是凑合,人是懒骨头,拒绝改变已适应的生活;人又是贱骨 头,能捱就捱、得过且过。妈的,这种日子我过够了!高潮的呻吟,冲刺的吼叫,虚张声势的前戏,售后服务般的事后抚摸,统统都是骗局!一件琐事就能摧毁你的 希望,一句拌嘴就能毁掉你的一生!我想明白了,我要跟她离婚,什么房子,不要了!什么副科,不要了!!我要去干一件我做梦都不敢去干的事,找回真爱,找回 自由,找回幸福!FREEDOM!!!

我诧异了,你说,你要跟于米在一起?

哈哈哈哈,他仰天长笑,惊动了酒吧几对拉拉。他说,佩哥啊佩哥,你白活了。于米对我来说,不过是块肉,所以,我才活色生香地给你描述细节。而我的真爱,我 和她的一切,连我的左手右手都不会知道。那是长相思,那是摧心肝,你知道吗?你不知道!当我注视真正的爱人,唯一的爱人,她衣服的每个折皱都在跟我说话! 有些女人只能接触到你的鸡鸡,有些女人只能接触到你的骨头,而世界上只有一个女人才能接触到你的灵魂,灵魂!你懂吗?

他呜呜大哭起来。

我有些不知所错,我看不得女人哭,更看不得男人落泪。我轻拍他的肩膀,说了一些安慰的话。远处几桌同性恋,向我们投来同情、赞许的目光。

我把老冯送回家,参观了他跟于米战斗过的沙发,差点急就一篇《吊古战场文》。

一周以后,在电梯里遇到老冯,我冲他投去关切的目光,他冲我晃动了一下颌下的肥肉。

又过了一个月,我们在茶楼闲坐,我问:那件事怎么样了?你跟你老婆办手续了吗?

他警觉地环顾一下四周,压低声音说:靠,天助我也,跟你喝完酒,第二天,我在小商品市场找到了前卫,我考,仿冒一摸一样。现在,我跟我老婆融洽着呢。我们 正商议着在城北在供套房子,你给参谋参谋,是“香草公寓”合适,还是“神秘园”……操,瞧你一脸不高兴的熊样,怕什么,我借钱也不会找你呀!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