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白板报36小时

白板报36小时

Publish:

朋友们,在被巨大防火墙阻断36小时之后,白板报又回到了你们身边。昨天凌晨当我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和菜头为路由器组成柏林墙,为防火墙干掉的白板报,唱了一曲耶利米哀歌,我仿佛听到龚定庵当年弹铗吟诵。

佛言劫火遇皆销,何物千年怒若潮? 经济文章磨白昼,幽光狂慧复中宵。 来何汹涌须挥剑,去尚缠绵可付箫。 心药心灵总心病,寓言决欲就灯烧。

整件事的邪恶之处不在于干掉了几个网站,而在于这种没理由、没解释、没商量的暴力清除,一下子把人抛回到了被虚假繁荣掩盖的现实中。原来你什么都不是,原来你不过是数字世界里的孙志刚,原来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违反机器的禁忌被叉出墙外。辛德勒所在的纳粹集中营之所以恐怖,不在于德国上尉天天端着步枪杀人,而在于上尉每天杀人都无规则。你不知道要遵守什么样的规矩才能不挨枪子,活着就是你最大的危险,因为你随时随地都可能成为猎杀取乐的目标,朋友缅怀的对象。

在过去的24小时里,我常常想起《安娜-卡列尼娜》的卷首题词:“伸冤在我,我必报应!” 又想起《肖申克救赎》里典狱长墙上那句话:“主的审判速速到来”。 我忽然明白为什么近年来那么读书人从基督教里找安慰了。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里不是说过吗–

“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的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的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心境,正像它是无精神活力的制度的精神一样。宗教是人民的鸦片。”

我们每个人,在机器眼中不过是以字节为单位的一段代码,只要它愿意,可以对数字世界里的我们施以任何一种淫威,而不用担心遭到反攻或控诉。

但是,我们如此忍耐并非没有意义。别人打我们的左脸,我们把右脸给他;别人封你一个网站,你另建一个镜像。所有这一切都基于一种希望,那就是使徒保罗所说的:

亲爱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着说:'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所有,'你的仇敌若饿了,就给他吃;若渴了,就给他喝。因为你这样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头上。'你不可为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罗马书12:14~21)

相信我的话,一切都不会白白过去。在世上我们有患难,唯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