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风中的种子

风中的种子

Publish:

今天最开心的事有两件,一是网上见到了即将离开校园的Emma,二是看到了Raymond给我博客的留言

Emma很快要开始短暂的戎马生涯,到白洋淀参加军训。一提到白洋淀这三个字,不知到Emma是否跟我一样,眼前会一下子跳出这样的画面

> > 月亮升起来,院子里凉爽得很,干净得很,白天破好的苇眉子潮润润的,正好编席。女人坐在小院当中,手指上缠绞着柔滑修长的苇眉子。苇眉子又薄又细,在她怀里跳跃着。 > >

如果她不这样想反倒好了,因为今天的白洋淀已经陷入绝境。不管怎么说,Emma,世界已经完全为你打开。

Raymond同学是MIT开放课程计划的志愿者,他承接了公司财务与金融法律的翻译。Raymond说他最早是从白板报看到这个项目的介绍后,才动了为这个项目做点什么的念头。这话让我感到微微得意,虽然我知道即使不来白板报,他也会从别处得到相关的资讯。有慧根之人,从哪儿闻道,顿悟还是渐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保留种子。

和菜头把Feedburner输出的Feed翻译成”种子”,有人笑他不懂英文,一定是把feed认成了seed。我想,和菜头再老土,fuck和suck还是分的出来的。他用种子一次是有原因的。

Blog只是一个种子,随风飞扬,飞跃长城,飞跃大洋,有的落到泥土里,有的落到石头上,有的开花结果,生出更多籽粒来;有的变粪成灰,没有留下来过的痕迹;更多的种子,休眠生息,等待合适的雨水阳光。

无论哪种情况,对于洒种者来说,求仁得仁,又有何憾?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