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西湖浆糊营”的匆忙记叙

“西湖浆糊营”的匆忙记叙

Publish:

人在25岁是碎片,35岁才日趋完整。这个过程叫融合,有个英文叫Mashup,不知谁翻译成“捣浆糊”,也很形象,浆糊就是用来粘合碎片的。所以,5月20日,西湖边的Mashup Camp,可以叫做“浆糊营”。

e都市的庞小伟组织了这次活动,并慷慨地请大家吃了一顿农家晚餐,晚餐上,我们品尝了杭州最贵的白切鸡--45元一只。菜单上写着22元,老板支支吾吾说是半只的价。最后没跟他理论,因为这一天过得实在太愉快了,挨一刀也罢了。

浆糊营选在茅家埠。我到的时候,Isaac Mao正在演讲。他思路清澈,言之有物,我听出了雅思的套路。 接下来是王建硕的演讲,我感觉,他是个物质理想主义者。关心粮食和蔬菜,他有一所房子,面朝eBay,春暖花开。Zheng也来了,他不爱说话,但我觉得,他的沉默就是最大声的演讲。

演讲完照例自由扎堆。叶子走到哪里,哪里就落下太阳雨。大家对她即将面世的杂志充满期待。 与以往杭州2.0聚会不同,美女如云,朗朗晴空中稀薄的云。忍痒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耳边传来一阵阵干杯的喉咙声。张二宁同学携妻带子,为浆糊营平添了许多生趣。 胡海因为嫉妒,带来了猎狗,负责浆糊营的反恐安全工作。还有谁?光头陈序尔,跟我一样敦厚的王先生,他的朋友耿(?)经理,Michael, 做音乐分享网站的老朋友阮一鸣和他的朋友,性格平静的Miss Zhang,徐陶,丁丁……

对,袁子,上帝觉得1.0的网络太乏味,所以创造了袁子。 我还漏掉了一个上海来的漂亮MM,叶子说她散发着知性的光芒,我赞同,但不知道她的名字,还有一些朋友的名字也从记忆的漏斗中遗漏了。名字有什么重要呢?诚如朱丽叶所说,玫瑰不叫这个名字,依然散发芳香。

合影,一张不够再来一张

忽忽已到4pm,有人走了,有人留下,留下的人杀奔三台山,吃农家饭。兵分二路,车族乘车,腿族走路。我是向导,”Let’s move!”

我想起了最近魂牵梦绕的Lost。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想有那么点历险,让平庸的日常生活成为闪回的片断。

菜上了,酒上了,于是杀人。30多人的杀人非常壮观,我做法官

“尊敬的陪审团,你们对XXX有罪无罪,达成一致了吗?”

“是的,Your honor.”

“XXX,根据西湖区法律赐给我的权力,我宣布剥夺你的生命。愿上帝保佑你无辜的灵魂。”

一切都很短暂,饭饱酒足人杀光,大家就散了。回看来时路,苍苍横翠微。

后来呢?没有后来,故事讲完了。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