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听老卫讲电影

听老卫讲电影

Publish:

因为我在博客上说了一句:“杭州的冬天最美,苍石环碧,落木溶金。”老卫(卫西谛)决定实现今年的出行计划,来杭州,看山,喝茶,聊天。

2001年,老卫从建筑设计院辞职,告别了图纸和CAD,一头扎进了电影王国。迈出这一步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很好的运气,两者他都有。这么多年,作为资深的电影评论专栏作家,他的文字散见国内的报刊,并且有多本著作出版,最近一本书叫《未删的文档》。

在杭州两天,我们聊得最多的还是电影。知道我喜欢情节剧,迷恋故事,老卫这次重点聊了希区柯克。

当老六还没有创办《读库》的时候,他邀请老卫写一本关于希区柯克的书,叫《与希区柯克一起尖叫》。工期紧,任务重,老卫用了一个月,看了30多部希区柯克电影,有的还看了3遍。

老卫向我们解释为什么说希区柯克的伟大是难以超越的,在他的电影里,每一个镜头都有用处。

在电影《惊魂记》(精神病人, PHYCHO)中,女主人公挪用了公司的钱,准备逃走。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看床上的钱。现在的问题是:“女主人公回头看钱,用了几个镜头?”看过这个电影的人,很多都说是6次,实际上只有三次,分别是:

1、整理东西,回头看钱; 2、再整理东西,再回头看钱; 3、继续整理东西,回头看钱。 4、5、6、整理东西,回头看,钱已经不在那儿了!

老卫说,希区柯克之所以后面的镜头去掉了钱,是交代女主人公已经把钱放好了。这样就没有一个废镜头。

到了后期,希区柯克的技巧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老卫举了《夺命追凶》(追凶记,Frenzy)的例子。这部电影拍摄于1972年,讲的是英国伦敦连环奸杀案。其中有一组镜头,用得宛若神明。

凶手的身份早早揭露了,大家都知道他要对酒吧女招待下手。他带着女招待回自己的住处,位于一座公寓的三层房间。

只见摄影机先是拍两个人上楼梯,让人为女招待的安危揪心。就在凶手和女招待进了白色的房门之后,摄影机停在门外,没有跟进去。

此时,摄影机像有了灵魂一样,沿着楼梯开始向后退,向后退,一直退出到公寓门外,退到马路的对面,远远地、无助地望着这座公寓楼。

为了看这组镜头,我特意在土豆网上看了这部片子。看得我目瞪口呆,敢情,我这么多年,根本不会看电影啊。这才是最高级的电影技巧。

除了希区柯克,老卫还向我们推荐了《12怒汉》(他推荐了吗?还是我看了他的博客,我混淆了。)《梄山节考》,《杀人回忆》(终于有一部我看过的电影)。

半夜在我家里录诗,我们还一起欣赏分析了《蜗居》大结局。我们把第35集车祸的镜头跟电影《寻找埃里克》开头的车祸镜头做了对比,高下立见。电视剧剪得支离破碎,明知预算紧张,还非正面拍车祸的画面,要多别扭有多别扭,很假很假。而《寻找埃里克》通过人物表情和开车画面,营造情绪,撞车就是一阵响声加黑画面,但让人感觉要多真有多真。

跟老卫虽然只呆了短短两天,但我感觉学到了很多很多。他不但懂电影、爱电影,更令人敬佩的是他忠诚于理想,知行合一。

他让我想起了一部关于喜马拉雅的电影,老爷爷对小孙子说:“如果有两条路,走最难的那条。”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