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语言洁癖

语言洁癖

Publish:

安替经常在微博上把中文世界发生的消息,翻译成英文。这个工作难度很大,不但要选对新闻,而且要言简意赅。因为用中文写微博可以支持140个汉字,但用英文写只支持140个字母,这意味着安替基本上要拿出贾岛炼字的功夫才能把一条新闻转译。真是“推得一个字,捻断数根须”。

有一位网友今天在微博上说:“安替英文很有问题,还总是要用英文来发微博。本来是个好事,但拜托发正确的英文行不行。有谁能把这条推给他提醒一下?”

一向谦虚宽容、谨守恕道的安替,得到这条消息后,唯唯称是,表示感谢。并自辩说,因为英文字数限制,只能用英美标题党的办法处理消息。

我看了他们的讨论,怀着谦卑的心,来到这位网友面前。我说,不妨翻一条给安替做个示范,来个简单的吧。“孙政才和胡春华均出生于1963年,地方一把手里与之年龄相仿的只有努尔·白克力,而后者不会有更大的发展。因此孙和胡成为目前第六代领导核心的领跑者。”

我同时请这位网友赐教翻译一下《红楼梦》中这句话。“我们奶奶问这里奶奶好。原是我们二爷不在家,虽然迟了两天,只管请奶奶放心。等五奶奶好些,我们奶奶还会了五奶奶来瞧奶奶呢。五奶奶前儿打发了人来说,舅奶奶带了信来了,问奶奶好。”

我佩服这位网友的英语水平和乐于助人的好心肠,不过这让我联想起了语言洁癖的问题。在英语国家生活过的人都知道,无论你英语多差劲,只要你敢开口说,老外都不会嘲笑你,而是给你赞许与鼓励。表达是一种勇敢的行为,是人类跨出封闭与孤独的冒险第一步。然而,你在国内说英语情况就不同了,会招来很多嗤笑、哄笑和浪笑。

所以说,目前世界上最有英语洁癖的不是英国人,而是中国人。死抠语法、拼写、读音,全然不知道语言本是鲜活的,泰戈尔的英文不合规范,但是别有东方韵味。中国人拿英语基本当棒槌使,分明是学舌鹦鹉,还真把自己当老鹰了。

我自己不下十次被中国女士嘲笑英语读音,那种对英语纯洁性的捍卫真让人感动,仿佛英语是她们的第三性征。当然患有语言洁癖的不仅仅是女人,某些北京男人纠正起别人的普通话来,那叫一个苦口婆心。其实,北京话不过是蒙古人和满族人说的半吊子汉语,现在居然成了标准国话,还二甲三乙地考死那么多师生。我觉得最受不了的就是播音腔,其次是话剧腔。

强调语言洁癖的人不懂语言学的最新进展。在语言学上本来就有两个流派,中国从小受的应试教育片面强调语言的规定性,用规则规定语言的对错。全然不知,语言还有个描述派,承认凡是人们说的就是对的。自己坐井观天也罢了,偏要跑上陆地来挥斥方遒。

语言洁癖的背后是国民心态。我觉得中国人,无论男人女人,亲人仇人,往往都以打击摧毁别人的自信为乐。有多少人就是因为害怕被嘲笑而不敢演讲,不敢登台,不敢说英语,甚至不敢朗诵母语。

当然,那位说安替英语有问题的网友用意是好的,她也表示,以后会具体指出错在何处,以利于安替继续提高。我上述的议论不过是借题有感而发,由此造成的误会也理应避免。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