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百里走双骑

百里走双骑

Publish:

双车

(图片说明:这就是我家的两辆豪车,美国大行。)

我的同事余加新,利用国庆前后的假期,从杭州骑自行车回甘肃老家,两地直线距离2600公里,实际里程将超过3000公里,活动详情请看这里的专题报道

对于一个37岁的人来说,这是个不大不小的壮举。年轻时,我们总幻想浪迹天涯,幻想骑游中国,但是那时往往随波逐流,活不明白。人到中年,反而内心反而澄明透彻起来。我想这大概是余加新千里走单骑的原因。

我和我老婆,没有余加新的体格和魄力,我们能想到的最远的去处,就是距离杭州市区26公里外的临平。临平是余杭区的首府,当年郁达夫很喜欢的地方,他曾经写过一篇“临平看山”。临平对我有特殊意义,它是老高的故乡,也是我的后花园。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为了能骑行那么远的距离,首先需要有个好座骑。我曾经有过一辆捷安特山地车,但就在上个月被小偷光顾了。根据古希腊哲学家“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的教导,这一次,捷安特我是不考虑了。后来,我选择了“大行”,这是一个美国折叠车品牌,可以把一辆车装进行李包内。而且,质量过硬,速度奇快。唯一的缺点是有些贵。不过,考虑到买车之后所带来的健康,我跟老婆一狠心一下买了两辆。

下午1点,我们从体育场路出发,沿上塘高架副路向临平骑行。两人骑车,有一个优点,就是对路途的距离不敏感,怎么骑都不累。但也有一个缺点,就是速度快的要迁就慢的,从而使车速提不起来。

骑行八公里之后,到达城北。这一带鸟不语、花不香、尘土飞扬的城乡结合部,房价已经超过2万一平米。过了沈半路,来到了临丁路,听上去好像是文天祥来过的地方,伶仃洋里叹伶仃,其实就是一条从临平到丁桥的公路。

骑到丁桥,看见工人正在搭建一个灯笼墙,长有五十米,高有十多米。丁桥人是应该好好感谢国家,这块曾经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段,现在房产大幅升值。丁桥的男人,都开始被妈妈带着到电视上相亲了。

过了丁桥,看到有农田。杭州郊区基本上已经不种地了,种什么比得上卖地更赚钱。不过,还是看到有老农在认真地整理地里的萝卜,我和老婆都停下车,看了一会儿。断定这老汉不是在体验农家乐,而是真干活,才走。

一路上隐隐闻到桂花香,但无论我们怎样四处张望,都找不到桂花树的影子。

临丁路可以说是中国对自行车最友好的一条路,非机车道有6米多宽,车又少,路又平,我俩骑着骑着,不知不觉已经接近临平。

2小时7分以后,我们到达临平闹市区,在老高大吃一顿,我还喝了1斤多红酒。饭后,我们决定继续骑车回杭州。

想不到回程,老婆发挥后发优势,经常把我甩在后面,我使劲追赶,终于对环法有了体验性的认知。

回程也用了2小时多一点。这样,我们一天骑了53公里,共耗时4小时15分钟左右,平均时速是14码。速度不算快,但考虑到我们是第一次骑行这么远,这一成绩已经让我很满意了。

接下来我们按照计划去青岛,在胶东半岛盘桓几日,再一起回我老家。

秋光正好,家乡的冬枣已经成熟了吧?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