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画蟹

画蟹

Publish:

我没有画画的天赋,但有过画画的热情。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父亲做乡村教师。每到晚上,我就跑到他的办公室里,用两只蘸笔,分别蘸上红黑墨水,画怒放的红梅。一幅画精描细涂,要花整一晚上才能完成。

我还用铅笔临摹过连环画,在油灯下,一笔一笔勾勒李自成里的战马。但是,从没有一个人告诉过我,画画应该先画轮廓,再描细节,我总是一个线条一个线条地从上往下、从左往右画,一路狂奔在通向谬误的乡间小路上。所以尽管我写过生,画过茶壶茶碗,铁锹镰刀,但始终不得要领,最后画功尽费。

我还练过书法,没有字帖,自己瞎写。小学毕业那年春节,爷爷特地允许我写家里的春联。家中每一个门楣上,都贴着我的墨宝”抬头见喜“。还有根本不对仗的“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我最满意的一幅对联是按照爷爷的吩咐写的:”未卜他年大及第,且喜今日小登科“,我问这是什么意思,爷爷说:就是先不管将来你能不能考上惠民师范(离家乡最近的一所初中中专,当时我们村每个人心目中最高学府,也是农村孩子获得非农业户口的捷径),今天能在全村考第一,就应当欢喜了。

爷爷对子女有些吝啬,有好吃的也先将就着自己,但他始终相信”诗书传家“,无论家里再困难,也让父亲和叔叔都读完了高中。

时维中年,序属三秋,在人生最好的后半段来临之际,我决定重拾一些爱好,以便治疗一下自己的电子依赖症。恰好,前天在二手书店买了一本《老年大学写意花鸟辅导教材–鱼蟹》,昨晚找出笔墨纸砚,依葫芦画瓢,临摹起来。我最大的收获是发现乐谱架是个好东西,可以放字帖画谱,是练字画画的绝配。

练了两个小时,画了两只螃蟹,作为辞旧迎新的礼物,送给大家。

今晚最后一幅画,给推特,给2010

有朋友看了说像蜘蛛,我说我是故意的,蜘蛛上网,河蟹纵横,一画双关,不亦妙哉?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