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如何让拖延症不治自愈

如何让拖延症不治自愈

Publish:

我是一个严重的拖延症患者,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拖延症,更痛恨拖延症,更被拖延症所累,也没有人比我更渴望治愈这种顽疾。(以上写于半年前)。

我的职业是一本月刊杂志的主笔。主笔,顾名思义,主要文章靠我执笔。但是几乎每次出刊,我都会拖稿。我跟负责出版流程的汤葛老师是这样通过微信对话的,请注意日期。

10月28日 汤:王老师,主打话题开篇稿,交稿了。 我:好,明天一早交。 汤:奖励一朵大红花。

10月30日 汤:王老师,开篇稿还没收到。 我:我在医院。 汤:啊?谁病了? 我:我早晨起来咳了一口血,正在等待做CT扫描。 汤:怎么会这样,是不是写稿子累的? 我:不用管我,办好杂志要紧。你先去催催别人的稿子。 汤:多保重,好好休息,你一定会没事的。 我:放心吧,人在,稿子在。

10月31日 汤:王老师,稿子啥时候交?今天31日了。 我:今天下午吧。 (8个小时以后) 汤:王老师,稿子进度如何? 我:快收尾了,还差个好开头。(内心独白: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是开头还没写,结尾也没东,只是中间部分从自己的旧文章中拷贝粘贴了两行字。)

11月1日 汤:王老师,快快交稿,就等你一个人了。 我:还有30分钟。 汤:Really? 我:Oh,still working. 汤:就要来不及了。 我:再给我1个小时。 (2个小时以后) 我:稿子发你了。 汤:谢天谢地。

一篇1500字的稿子,我一下子拖了三天。中间虽然身染微恙去了医院,但当天下午医生就宣布我没事了。稿子也不是揭露上市公司的重头稿,也不是向三种全会建言献策的万言书,不过是一篇描述分析中国社会彩礼变迁的小文章而已,我也不是不能写的人,写起博客来,洋洋洒洒三五千字半天搞定,那我为什么会拖延这么长时间呢?

唯一的解释就是我心里病了,我患上了拖延症。

拖延症到底是一种什么病,是器质性的,还是心理性的,专家们到现在还没搞清楚。有人说拖延是追求完美所引起的,不想匆忙出手做一个粗糙的东西,所以就在内心千方百计逃避。也有人说,拖延症是对所做的事情提不起兴趣引起的,接新娘的司机可能想着拖延一会,可没听说洞房的新郎倌有不猴急的?还有人说,拖延症是注意力涣散的表现,正常情况下,身心无法聚集起能量完成一项工作,所以要等到临近截止日期,才能通过分泌肾上腺素来帮助趟过死线。难为肾上腺素君了,正常人只有在被藏獒穷追不舍的时候才能用到你。

不管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这病看来不治不行了。我首先想到的是向专家求助。可专家在哪儿呢?在我住的城市,有一个第七人民医院,那里有很多精神科大夫,我很想鼓起勇气去看看他们,但怕一旦走进那扇铁门,就再难出来了,所以,还是看书吧。

我买了号称是“豆瓣拖延小组”镇宅之宝的《拖延心理学》,这本书问世25年以来,再版了很多次。很多人都说它有奇效。我买来一看,里面不过是一些翻来覆去的片儿汤话而已。为什么很多病友觉得它有用呢?那是因为,一旦你想看治疗拖延症的书,说明在你的内心深处,已经决定跟拖延症做斗争了,这种勇气和决心,使你已经得胜有余,至于书上写的什么,已经一点也不重要了。正如一位精神科医生告诉我,一个人一旦决定去看心理医生,说明他已经迈出了通往精神健康的第一步。

我意识到,拖延症根本就不是一种病,对拖延症的恐惧和焦虑,才是病。从天性上讲,人都是好吃懒做的。懒散也是一种生产力,至少对于文艺和创意事业来说,大致如此。苏东坡的前后《赤壁赋》,并不是有人催稿、想破脑袋才写成的,而是跟朋友泛舟江上,没准还怀抱着二八佳人,文思泉涌,想不写都不行。

所以,摆脱拖延症困扰的第一步,就是更加放松和休闲。写不出来的时候,不要硬写,去干点别的,捏个脚,喝杯啤酒,到大街上看看姑娘们裙子的长短,玩着玩着就把活干了。做其他也一样,哪怕它大兵压境,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早回去,早被逮,急有什么用?

既然拖延症不是病,那就不存在治疗的问题。拖延是个技术问题,可以也应该用技术手段去解决。 我决定用软件来治愈拖延,软件本身没有思想,它的思想是使用者赋予的。我买了iOS平台上好几个主流任务管理软件,它们都大同小异,关键是怎么用。

我觉得,一件事之所以造成拖延,是因为我们事先低估了它的复杂程度。语言是一个高度概括的东西,常常把许多动作浓缩成一种,比如,“去图书馆还书”,看上去是一件事,实际上至少要分解成下面几件:

1、找到从图书馆借的书。 2、找出借书证。 3、出门乘坐交通工具。 4、到达图书馆。 5、还书。 6、如果超期,还要缴纳罚款。

在你的任务清单上,就写了“去图书馆还书”这一个任务,事实上,它掩盖了这件事的难度,抹杀了你做成这件事的成就感。你往往因为做不到其中一个分解步骤(例如:怎么也找不到借书证),而认为自己没有完成这个任务,从而又产生自己很拖延、很没用、很不讲效率的心理暗示。

所以治愈拖延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还原任务的复杂性,把一个任务分解成一个个小任务,然后逐个消灭,直至最后完成。为了让进度可以视觉化,从而让自己不断得到鼓励,并且时刻发现任务受阻在何处,你需要做一个任务清单,然后做完一件,勾掉一件。

至少对我来说,这个方法是有效的。

昨天,我要急着写一个策划方案。写方案的资料,在我的笔记本电脑里,笔记本电脑又在双肩包里。所以,我给自己做了下面的任务清单:

1、找到双肩包。 2、取出笔记本电脑。 3、打开笔记本电脑找到文件。 4、把文件传到email. 5、在台式机上收email. 6、打开文件。 7、把要求COPY到一个独立的文件上,命名为要求1. 8、找出以前类似的旧策划案。 9、把旧策划案COPY到一个文件上,命名为新方案1。 10、修改新方案1的文件名。 11、写策划背景。 12、写服务宗旨。 13、写编辑方针。 …… 28、写策划团队简介 29、写总结陈词。

是不是显得有点白痴?是的,要想摆脱拖延症的困扰,千万不要把自己当成聪明人,要向白痴那样放松,去完成看上去最白痴的简单任务。

如此,则拖延症不治自愈。不过需要提醒的是,它还会反复发作,要做好“活到老、斗到老”的精神准备。

对了,我用的那款app叫Clea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