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装灯

装灯

Publish:

要看一个家庭是否和睦,只需看其马桶;要看一个人家境是否衰败,只需看他的灯。

我租住的房子,是闹市中的两室一厅。客房里的灯,从一入住就坏了,黑漆漆得,伸手不见五指,很适合罗切斯特用来关押前妻。糟糕的是,住了没多久,客厅里的灯也坏了。为了照亮,每次,我不得不打开厕所里的浴霸。而作为我的工作室、会客室的卧室,灯光也不通明。我一直不以为意,反正不是自家的房子,凑合着住就算了。

年关将近,年终奖已经遥遥在望,我决定送给自己一个礼物。送点什么呢?MBP太贵,且无必要,我现在已经有电脑3台。相机我现在已经有3个,Epson R-d1,T3, Miu2,到海地做战地报道都够用了。书柜,尽管我已经买了3个,但是还有大量的书裸放在桌子上,或者封存在纸箱里,不过即使再买1个也不够用,也不考虑。

想来想去,我决定给自己装灯。我在网上找到了一个提供上门电工服务的电话。不一会儿,两位工人上门了,经过勘察后,他们建议我装5个日光灯管。客房2个,客厅2个,卧室1个。

一个小时以后,房间里灯火通明,仿佛商场开业,又像酒店开张。工费加料费共计440元,但换来了灿烂与光明。我要说,这是我今年送出和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Update:

看了一些网友的留言,又咨询了一下身边的朋友,发现这几盏灯确实装贵了。问题出在材料费上。我委托工人去买灯,工人开回来的收据上写着,每一个日光灯50元,实际上,我打听了一下,最贵不会超过30元。看来并不是所有的劳动人民都善良淳朴。不过,既然是过年,就让他稍微多赚一点路费吧。

最好的办法是象霍炬老师那样,买一套冲击钻,自己装灯,那样不但省钱,而且很酷。试想抱着一把冲击钻,站在梯子上,头上顶着哗哗掉落的水泥灰,那一刻我不是一个电工,而分明是在越南作战的兰博和在潘多拉作战的JACK。经过5个小时的奋战,我如释重负地对着地面喊:“老婆,孔我打好了,快叫工人来装灯吧。”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