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干活

干活

Publish:

过去的这个周六,我没有休息。我和三位同事到了位于萧山的电信机房,用一台新的服务器把旧的换下,前后用时7个多小时。

我不懂技术,也不会开车,跟着来机房纯粹多余,但我知道,这种加班的重要时刻我不能缺席。作为他们的小头目,我在,他们心里就有底。有同事在阴暗轰鸣的机房中劳碌,我又怎么能去独自享受周末的阳光?

在整个机房维护过程中,我除了装模作样过问一下Linux命令是什么意思,安装进度是多少之外,其余时间是坐在楼梯上,有时跟同事聊天,有时靠着冰凉的墙壁打盹,有时翻翻书,发发推。

机房前台值班的小女生,容颜尚可,心性却像一只骄傲的小母鸡。她先说我们填写的服务器迁入迁出单不合格,要让我们回去重新盖章。后经跟她的领导交涉,才得以放行。当她带我们进入门禁森严的机房,同事问她:“这附近的房子卖多少钱?”她昂着头回了一句:“不清楚。我又不用买房子!”

大家在楼梯上,开始讨论杭州和浙江变态的房价。同事阿良老家在宁海,宁波地区一个只有60万人口的小县城,以出产文具而闻名,每个办公室女郎怀里抱着的deli文件夹就是他们老家制造的。这么一个小地方的房价已经1万元1平米。机房周围的萧山农民,每天的工作就是打麻将,只需要把其中的一层出租,就顶得上中产了。大家叹息错失的机会,以及永远追不到的未来,情绪不免有点黯然。

到了下午4点,大家才去吃午饭。找了附近一家酒店,里面的菜贵,质量也一般。蛏子肥得可疑,鸭子瘦得可怕,大家说,可能是由于机房辐射,造成了物种变异。

等一切测试成功,已经华灯初上。坐着同事的私车,在返回市区的途中,大家讲起一些开怀的事。

我的同事小鲍说,还是搞游戏最有前途,比如史玉柱,有办法掏空游戏上瘾者的腰包。在他们的网游中,钱能通神。小鲍曾注册了一个征途帐号,不想花钱买装备,只老老实实开个小店。没想到,一天冲进来一匹高头大马,来了一员虎将,见人就屠,连小商小贩都不放过。于是,他死了。死后,他才明白,原来有钱买装备的人,可以跨服务器屠城,甚至连安全区都不放过。可怕的史玉柱,真他娘地狠。

不知不觉来到了报社门口,我们把服务器抬到办公室,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去年骨折的右臂隐隐作痛。我心里没有埋怨,只有感动。我的同事们,乐观而敬业。他们不会到大领导那里汇报成绩,他们也不会跟周末在西湖边晒太阳喝茶的没加班的人去相比。他们只是默默地接受了任务,并带着乐天知命的心去完成。当然,我也感谢远程支持我们的北方网的朋友们,他们纯粹出于义务,跟我们加了同样长度的班。

书店里关于职场的书有千千万,关于管理的书有万万千,我觉得都不如一句话来得实在:在职场上,干活是检验人的唯一标准。简历、学历、资历都是虚的,一个人的品性、能力、态度,一切的一切,都体现在干活中。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