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满月

满月

Publish:

儿子今天满月,我却累得说不出有趣的话。他的妈妈更是,现在是3:30分,从昨晚11点开始,儿子就重复吃奶-哭-再吃奶-再哭的过程。

人类如果继续进化,应该让男人开始哺乳,以分担女人产后的劳累。作为一只对母乳喂养无所贡献的生物,我能做的力所能及的工作是换尿布,以及查新生儿养育的英文资料。我掌握这两门技能的速度很快,已经可以在15秒之内,提起儿子的双腿,换上干净尿布,也可以在15分钟之内,通过英文网站,解决最迫切困惑的育儿问题。

这一个月内,最后悔的事是请了一位月嫂。

我不否认月嫂是一个正当的职业,我也不反对给月嫂6000元以上的报酬,我也不怀疑月嫂中也有仁心仁术的好人,但是,我遇到的是一位不称职的自称“老油条”的月嫂。

说她不称职,不是因为那些令人不快的细节–她在我家托大,连早饭都要我们给她准备。她动不动就给我们脸色看–我始终觉得,只要把孩子带好,这些细节都是可以忍受的。可问题就出在带孩子这个环节上。

在最需要培养母乳喂养习惯的前20天,她一直主张多喂孩子配方奶。甚至擅自用奶瓶喂奶,经过我们的坚决反对,才停止。她给我媳妇莫大的压力。每次媳妇给孩子母乳喂养,她就在一边黑着脸,好像在看笑话。

后来,我跟老婆发现了其中的秘密,月嫂之所以对配方奶情有独钟,对她至少有两个好处。一是孩子不容易饿,睡的时间越长,她休息的时间也越长。二是这样可以迅速增加孩子的体重,更容易体现出她的工作成果。而母乳太容易消化,一天要喂16次左右,平均1.5小时就喂一次。她如果每次都起来照顾,肯定只能睡很少的觉。所以她才不管母乳喂养有多少好处,也不关心产妇如何战胜心理的障碍进行全母乳喂养,只要为了自己的方便和舒服,她一定是配方奶的坚强拥趸。不但如此,她还很懂得合纵连横,利用我家中老人向我们施压。

在月嫂到来的第22天的早晨,我们解雇了她。为防治节外生枝,宣布解雇和结账在5分钟内完成,为表达对她的尊重,我们给她多算了500元钱。然后换了全部门锁。解雇月嫂必须果断迅速,这不是没有教训。身在美国的推特网友 @cxiaoji 说了一个案子:一对夫妇,雇了一个月嫂,到了第20天宣布解雇她。结果月嫂给孩子下了药,造成孩子一直昏迷。

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当人降格为野兽,就比兽类还坏。

所以,作为一个伺候过月子的人,我郑重建议,不要请任何月嫂,宁可家中老人前来帮忙照顾,并且请普通小时工来帮助扫洗做饭。

辞退月嫂之后,我跟老婆两个人,开始在黑暗中自己摸索。首先我们把每天配方奶的摄入量减少,然后增加母乳喂养的次数。这其中顶住了家中老人的压力,坚决不用奶瓶。经过三天适应,现在儿子已经每天配方奶的摄入量在30毫升以下,其余全靠母乳。

天下没有一对新爹新妈不焦虑的。

我们深信,要了解任何婴幼儿护理的知识,尽可能地用英文关键词Google,中文的信息很多都是托和广告,简单地说,中文网络上的健康医疗信息很多都被污染了,都严重失真。所以靠得住的是引文。

我们每天记录养育日记,写下每一次喂奶、睡觉、换尿布、哭闹的准确时间,尽管也有软件可以帮助做这事,我们还是习惯了手写。看着密密麻麻的喂养纪录,才理解父母深恩、养儿不易。记录显示,媳妇每天喂奶时间长达8小时,比上什么班都累。

当我在为儿子的便便忧心忡忡的时候,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说起他在网上遇到的纷争,我忽然觉得,网络、微博,真虚无飘渺。它们真的不比我儿子的尿不湿更重要。

儿子让我重新认识自己,与世界握手言和。

但我不收回与罗永浩的朋友们绝交的话,现在看来,虽然那些话是短视的、孩子气的,但是承诺就是承诺,誓约就是誓约。

从现在起,我要更加真诚地对待朋友,不随便与他人为敌,当然也没什么必要保持那些毫无意义的看上去友好的关系。

我为儿子定制自己,也在为他造一张相对的安全网,有朝一日他爬高跌下的时候,至少不会摔得很惨。

当然,我要更好地生活,工作,做一个勇敢的中国人,做一个质朴的山东人,做一个跋涉的求道者。

是为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