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枕头的故事

枕头的故事

Publish:

今天在超市看到有荞麦枕,上面覆了一层草席,我闻到了青草和粮食的气息。

躺在新买的枕头上,我想起故乡和童年。

忽然想起,我已经有15、6年没有枕过这样的枕头了。我们山东的传统,枕芯一定要放粮食。最好的填充料是黍子,其次是稷子。这两种都是中国历史最古老的谷物,在先民吟唱诗经的时代就有了。

枕头的填料,越细越好,因为枕着舒服。小时候,村里不太讲究的人家,用麦子、甚至玉米填枕,若让人知道,那家的女主人会被人笑话。

还有一种,用蚕的粪晒干填枕头,据说可以养生。这种枕头我谁不惯,有股怪味不说,头一动,就西西簌簌地响,好像枕头里藏了一只老鼠。

童年的夜,很黑很漫长,我经常被半夜偶然的动静惊醒,吓得睡不着。一个人要走多少坎坷路,才能成为真正的人?现在,即使导弹爆炸,我也会酣睡不醒。看来恐惧是一个时间问题,日子一长,也就克服了。

还有青草的气息,一直存活在童年的记忆里。家乡都用青草编织席子和枕套,所以,一整个夏天,人就浸润在一股青草味中。

在城市生活,如果不考虑方便的因素,基本上是一种SB生活。就说嗅觉吧,在城市里会越来越麻木,麻木到连废气的味道都浑然不觉。怎么办?只能以毒攻毒,用香水来刺激沉睡得感官。

一瓶品牌香水,至少要3、400块钱,买青草能买十马车,但,人造的香味怎能与大自然的清香相比呢?

城里的枕头,基本都是棉花或人造棉花做的,这跟我们村光棍汉,枕着棉裤睡觉有什么区别?

而睡在黍稷上,等于睡在祖先采集的粮食上,这才是生活。

虽然,今夜只能睡在荞麦上,但头脑却像被家乡的雨水洗刷过一样。大脑里很自然地冒出一首唐诗:

打起黄莺儿 莫教树上啼 啼时惊妾梦 不得到辽西

我的眼睛蓦地湿润起来,想起我亲爱的故乡,我亲爱的爸爸妈妈,我亲爱的妹妹,还有亲爱的亲朋伙伴……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