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七武士》电影剧本中的景物描写

《七武士》电影剧本中的景物描写

Publish:

近日读了黑泽明、桥本忍编剧的《七武士》的电影剧本。剧本简练、清晰、极富画面感,尤其是其中的景物描写,寥寥数语,尽得风流。中国古代诗话中说:“景语即情语”,用在剧本写作中,也非常精当。

《七武士》中的景语

村庄周围的麦田里,麦苗已有七八寸高。梅花盛开。这小小的村庄母语在灿烂的朝阳之中,家家户户炊烟袅袅。

几声莺啼,仿佛近在咫尺。那啼声听起来大得吓人。

朝晖下竞放的春梅,格外璀璨,令人目眩。

水车慢悠悠地转着。

麦苗已长到八寸的麦田。

雨在敲打长得一尺左右的麦子。

麦子是一场雨长三寸嘛。

从门口可以望见仓库。

既然听说贼钻了进去,那么看起来就觉得它阴森可怖了。

春风吹拂着他刚剃的和尚头,那武士缓步走去。

晨光明丽,人们步伐沉着,每个人都穿着新的草鞋。

村庄也是晨光明丽。

农民们肩并肩的房子紧后面就是麦田。

一尺高的麦子,一直延伸到山脚的向阳处。

纵目望去,山脚包围着这个村庄。

右边那所小房子就是仪作的水车小屋。

整个山就是一片杂树林。桃花、连翘花、木瓜花随处盛开。

胜四郎正在折花,他看到一大片紫花地丁,他被这大片花吸引着,往树林深处走去。

他躺在地丁最茂盛的花丛里,贪婪地吮吸花的香气。脸对着晴天,一只小鸟飞来,落在枝头。

麦子已经黄了,麦穗沉甸甸,随风俯仰。

杜鹃盛开。志乃和胜四郎穿行于花丛之中。

片刻之间,两人这样一动不动。

动的只有在花瓣上匆匆来去的蜜蜂。

听到的声音,也只有蜜蜂振翅的渺渺微音。

万籁俱寂中过了片刻—

普噜普噜—马的响鼻声打破了寂静。

山谷的沼地。

黎明。

灰雾沉沉,不消不散。

蛙鸣不已。

蛙声戛然而止。

牵马的人像水墨画似的从雾里呈现出来。

开头是一个人,随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相继出现。

菊千代拿着旗爬上房顶

他把那旗竖在屋顶上。

平八的旗在五月的清风中飘舞。

武士们、农民们以百倍哀思望着那面旗。

菊千代站在房顶上,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西方。晚霞映照中的那面孔,呈现出往日习见的令人可怕的粗野和残忍。

烟尘滚滚。

晚霞的余晖中,三十余骑的山贼们俯瞰这个小村庄。

菊千代睥睨一切地大笑。

哈哈哈。

他跳起来大喊:

混账东西,来啦,来啦。

水车缓缓地动着。

黄昏的晦暗中,那舂米的杵沉重地一起一落。

大火熊熊。

尽管如此,那水车依然转动,给人以奇妙的印象。

水车简直像地狱中的风火轮,但它仍旧转动。

夜雾从河上升起。

夜雾包围着篝火,旋转翻腾。

后山

只有鸱鸮啼声阵阵。

久藏的身影消失在黑压压的杉树林处。

后山又传来鸱鸮的长啼。

大家在寂静之中仰头望着后山。

篝火的火光映出树林的轮廓。

鸱鸮啼声凄厉。

晨雾深深笼罩的树林。

小鸟在晨光中轻歌曼啭。

余烬未熄的篝火。

马蹄声近了。

马蹄急骤,传来大地的震动。

后山的山道

一派平静景象。

放青的马正在吃草。

平八的坟旁又出现了一座新坟。

插在坟上的两把刀,篝火照得熠熠闪光。

志乃把胜四郎拉进来之后,反手把仓库门关上。

一条条木板横着钉起来的简陋仓库里,由于外面篝火的亮光,形成一条条奇妙的条纹。

胜四郎和志乃在山山跃动的条条光纹之中,彼此凝视。

志乃的眼里闪出火热的光。

雨,淅淅沥沥地下起来了。人们开始散去。

雨大了。两人被包围在雨幕之中。

早晨。

平八的旗在风雨中漫卷。

雨,沛然而至。

雨打得房顶水花泛白,一只拿刀的手露了出来。

雨脚猛打着两个人的尸体。

雨不急不慢地淋着点点散在村道上的尸体。

几头空马,在雨中几声悲嘶,仿佛在互相呼唤伙伴。

许多新坟排列成行。

六月的灿烂阳光照着这些新坟。

胜四郎拔出自己的刀,刷地一下插在菊千代的坟头。

传来歌声。

那歌声,仿佛意味着人们冲出了痛苦的深渊,令人不可思议地健康明朗。

一片插秧忙的景色。

六月的风,清爽宜人,徐徐吹来。

清风徐来。

阵风轻拂着秧苗,一吹而过。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