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一本革命性的编剧书《编剧的艺术》

一本革命性的编剧书《编剧的艺术》

Publish:

前几天读了一本革命性的醍醐灌顶再造新人的书《编剧的艺术》(作者:Lajos Egri 英文书名 The Art Of Dramatic Writing Its Basis In The Creative Interpretation Of Human Motives 2009)。

这本书之所以对我有用,是因为它化繁为简,用伽利略的方式,宣告了编剧的奥秘。我之所以说伽利略的方式,那是因为在伽利略之前,人们不知道地球和其他行星都围绕太阳旋转,而是认为宇宙万物以地球为中心,其余星宿都在水晶天壳上 移动。按照这种假想做出来的天体模型,木卫的运动是一条杂乱跳动无规则的轨迹。有人与伽利略争论说,上帝也许就是这样造星宿的(他边说,边比划了一条不规则的轨迹),伽利略说:“如果上帝创造这样运行的星球(他也比划了一下刚才不规则的轨迹),那么也会给我们创造这样的大脑(他重复比划刚才的轨迹)。上帝没有这样,一定有更简明的规律,是我们所没有发现的。”

很多西方剧作理论研究者发现的不过是亚里士多德式的水晶天壳,他们费尽气力试图描述剧作的轨迹,但怎么看怎么都是不规则的。其中赚了不少钱的罗伯特·麦基就是一个例子。他的《故事》一书,写得不可谓不认真,但是没有找到真正的规律。他描述的只是现象!

《编剧的艺术》的作者Lajos Egri则不同,他一下子就击中了剧作的要害,删繁就简,讲了剧作的三大要素:

前提(或叫做主题/命题) premise 人物 character 冲突 conflict

其中,好的剧本必定是:

只有一个鲜明的命题。(例如:罗密欧与朱丽叶的主题是:爱情战胜一切,包括仇恨与死亡。)

人物立体,包含三个方面:生理的,心理的,社会的。

人物一定要形成对立统一,要有主使人物推动剧情前进,还要有对立人物与之对抗。

冲突有四种,好的剧本一定不用静止冲突(人物来回车轱辘话绕圈子鬼打墙,但剧情无发展),也不用跳跃冲突(人物都是神经病,忽然来个突转)。而是使用渐进冲突和预兆冲突。冲突有过度,有预示,有铺垫。

好了,有了这三方面,就是一个好剧本。

世界上还有比这说得更清楚的编剧理论家吗?至少我没有碰到过。

这本书,对于非虚构写作,写小说,甚至做媒体也同样有用。

这本书写得生动,有的地方甚至带着伤痛。如果你喜欢看中文版,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了高远翻译的新版,很信很达小雅。

让我用这本书序言的故事,来结束今天的博客。

古希腊,有一天,宙斯的神像被毁坏和亵渎。

人们震惊,生怕神降下灾祸。

过了几天,又一座神像被毁。

人们发誓要抓到这个罪大恶极的渎神者,经过日夜守候,终于抓到了。

大家问:“你丫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那人说:“知道啊,判死刑呗。”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那人笑笑说:“我是一个小人物,nobody,没人知道我是谁。但是从今以后,大家都会记得我的名字,难道这不值得我去冒险吗?”

他停顿了一下又说:“你们要记住,与获得的不朽相比,死亡是极小的代价。”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