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语文杂记

语文杂记

Publish:

1、发现被网络败坏的一个词是“哦”,基本上等同于I don’t fucking care!

2、律师和法科生请标点下面这句话:“任何一方可在另一方发生重大违约行为并在该违约方收到守约方关于违约行为已发生并存在的通知的7天之内仍未能对违约行为做出更正之时通过向另一方发出一份通知的方式立即终止本协议”

3、什么时候中国步入了文明社会,人们之间的“泛亲属”关系的称谓都被Mr/Ms等称谓所取代。那么就不会有这种尴尬的新闻出现了:《60岁老伯公车上性骚扰 遭女孩打耳光》。咸湿老头不是记者的伯伯,也不是读者的伯伯,甚至不能按香港规矩称为“长者”,那该怎么称呼呢?

4、中文有毒一例: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在名字后面加个「之流」,可以起到鄙视,打倒,污名化的作用。这个流是流氓的流,流产的流,也是屁滚尿流的流。

5、原来胡三俗在英文里这样翻译: ‘vanity, vulgarity, and kitsch’. http://tinyurl.com/35hh2bj

6、@puddding提供了澳洲住房的常用词汇,读之生动如画:学生及正职人士、少煮、良好生活习惯、女士优先、现求、豪华大房、包bill、高速宽带、近车站、步行超市、不烟、家具齐、独立卫生间、光猛大房、即可入住、适合男生、友善房东、全新。——澳洲出租信息行话关键词。

7、在西方社会,人们认为谈谈天气可以找到共同话题,可是对于布隆迪妇女来说,以下谈话是大家的共同语言:“我得赶紧回家了,要不我丈夫又该揍我了。”

8、国外出了本《Dirty Chinese》(汉语脏话),如果老外真的照本宣科、活学活用,在现实生活中是会被暴打的。书影(内有不和谐内容,小布丁等儿童不宜入内。)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