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关于两个字的讨论

关于两个字的讨论

Publish:

王佩: 查《說文解字》,“恥”:“辱也”。再查“辱”,“恥也”。這是什麼破詞典啊。

京不特: 我八十年代邻居玩友的妹妹真真要考中学,我听她背书。学校里所发的语文复习资料里也有类似的名词解释:“‘海’:小范围里的洋。”和“‘洋’:大范围里的海。

王佩:这在训诂里叫”互训“,用现代人的观点看,就是胡训。

京不特:这样一来,对任何不明白的东西都可以借助于“再发明一个新的不明白的东西”来解释了:什么是爪瓜?爪瓜就是已巳。那么什么是已巳,已巳就是爪瓜呀!

王佩:是啊,这样一来,只需要发明一个X就可以了。什么是”爪瓜“,爪瓜就是X。什么是X,X就是爪瓜。什么是”己巳“,己巳就是X。慢着,这样爪瓜不就等于己巳了吗?不对,此X非彼X。

京不特: 甚至新的不明不白都不用发明了:什么是爪瓜,爪瓜就是“不是非爪瓜的东西

张广天: 这是一个深刻的问题。世界本为幻相,知识都是相对的,相对的比对,才可以有所感悟。如果你不知道辱,怎么知道耻呢?那我怎么才能知道辱呢?你能告诉我你知道什么吗?你的知识元起点在哪里呢?比方说,什么是一?你怎么回答?

木对o: 语言属灵,只有妈妈教得会。要是没有妈妈对着宝宝爱的呢喃,一吨重的词典也是废纸

王佩 : 梁启超说:“小学(即文字学)是经学的附庸,音韵学是小学的附庸。”古人识文断字的目的,是为了学习圣贤的话。这跟中世纪的人学习拉丁文的目的是读懂上帝的话是一个道理。总之,知识的目的不是炫耀,还是追求内心的丰盈,以求充其内而现于外,从而学会处事为人。

木对o: 学习这个词可能不大恰当,悟道也许要准确一点。中国古人读书,那是摇头晃脑,手舞足蹈,口诵心惟,直读到回肠荡气才到妙处。这种“读书人”,现在已经找不到了。看那些所谓的学者在电视上大讲特讲古代文化,一开口就知是错!没生根的东西听得出来啊!

王佩:學,覺也。習,鳥數飛也。學習=悟和練。

白马女子:举手提问:习是由上下结构羽和白构成,是不是说飞也白飞,引伸为练也白练的意思呀。

王佩:郭沫若考證說,習字應該是上羽下日,意思是鳥在晴天練習飛翔。這讓海燕這黑色的閃電情何以堪。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