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亲爱的白菜头

亲爱的白菜头

Publish:

亲爱的白菜头:

夜已深了,我躺在故乡的床上辗转反侧,你是否已在沙发上进入了梦乡?这几天不在,阿姨一定给你喂了充足的水和猫粮。这点我毫不怀疑,因为我知道,为喂猫而开出这么高工钱的人,在杭州并不多见。

你肯定不能理解人与人之间的这种交换。我并不需要去喂阿姨家的狗,但她却乐意来照看我家的猫。那是因为我们人类有更复杂的交换方式。我们用一种叫钱的东西来购买食物和服务。一个人可以有很多钱,不像你们猫咪,一只猫不可能拥有很多老鼠。

白菜头,你知道吗?有钱有两大好处。第一,可以买很多东西,比如房子,车子,还有好吃的鱼;第二,你不需要支付一分钱,也能买得周围人的尊敬。白菜头,我没有很多钱,可以炫耀的只有数码和你的照片,但这在我家乡都会被嗤之以鼻。

按人类的成功标准衡量,我是个失败者。我同学的孩子,有的已经参加高考了。我邻居家的小罗圈腿都已经开上了汽车。同事在装修他第三套房子。而我身边的伙伴只有你,并且我没告诉你,我们现在住的房子院子都是租来的。

好消息是你平日最喜欢爬的桌子是咱们自己的,你喜欢躺上去睡觉的那些书,也是咱们的财产。今年五月那个雨天,你流浪来到我家,是你选择了我,我没的选择。

白菜头,你不知道你带给了我多少安慰与快乐。我可以把你的故事写到博客里,但无法跟故乡的人讲述。他们会叹息一声,扭过头去。

跟你们独居的猫类不一样,人类经常回到家乡。父母的家是这样一个地方,有了麻烦可以逃走,受了伤害可以回去。我们年少时就从家乡逃离,以后在外的每一步,只会给家乡的父母留下喜悦与伤痛,荣光与耻辱。

爷爷去世的时候我在外求学,奶奶临终的时候我在外赚钱。如今父母也老了,我还在外面漂呀漂,装作人生很有目标的样子。任他们孤独老去。

故乡,这遥远的小县城,是外面世界的映射。谁家儿女在外混得好,谁家孩子在外落了魄,都写在留守老人们的脸颊上,也写在邻居的眼神里。

亲爱的白菜头,你知道什么是家园,但你不明白什么叫故乡。故乡是个光线很亮的地方,亮得可以把眼睛灼伤。

在我的家乡,人们都互相攀比,有时连亲人之间都不例外。我们这里有很多兄弟反目的故事。人与人之间的理解,有时并不比猫和猫之间更深入。

我们人还会彼此隐瞒,只说一些好消息,假装忘掉那些坏消息。亲人之间互相猜谜,知道答案却要捂着问题。有时只有在你们猫咪面前,我们才展示喜怒哀乐的真实情绪,所以你经常领教我的坏脾气。然而,如果不告诉你那些恶梦,我告诉谁去呢?

很快我将回到你的身边,再一次把故乡抛到脑后。你肯定不明白什么叫离别,当大巴开动的一瞬间,内心大恸。是远方选择了我,不是我放弃了故乡。我只知道,穿过黑夜的旅程,比白昼更长。

秋安

你的朋友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