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关于阿龙的几点补充

关于阿龙的几点补充

Publish:

感谢这么多热心网友对阿龙的支持与关心。阿龙也发来短信,表示很感动。

阿龙没觉得工资低,他只希望老板能给予员工最基本的权益和尊重。

阿龙其实也不仅仅会做鱼缸,他天资聪颖,动手能力超强,我相信哪怕制造原子弹的老板雇他去,让他干上一个月,他也能学会。

他自己研究出了办公室小型鱼缸系统,有植物、鱼缸、循环水构成,这是深藏在他心里的创业计划,当然,他现在还没有做过市场调查,也无资金与实力实施。

我回忆起了一个细节,临别的时候,我跟阿龙握手,他的手上长满了厚厚的老茧,虽然只有25岁,但那都是岁月艰难的印记啊。

有的网友怀疑阿龙经历的真实性。如果这些故事只出自阿龙一人之口,自然都是孤证,不足以令人信服。而事实上,阿龙并没有主动讲这些,是他的同事小何在旁边说起公司的不合理制度时,他才娓娓开口的。而且,他的故事都有小何做旁证。AUTO CAD就是小何教他的。

一起倾听这个故事的还有花儿老师,以下是她的短文:

事情原委是这样的。小何曾经是我的实习生,帮我和王老师做过一本书。最近书出了,小何拿到稿费后坚持要请我和王老师吃饭,饭局上就带来了这位同事:阿龙。

貌不惊人一小伙儿。沉默地替我们倒着大麦茶。只到他开口。

并不是他口才有多好,相反,接近木讷,辞不达意时就用摇头和叹气来完成。但他说的话,五分钟就会叫我和王老师目瞪口呆一次。要知道,我们是两只见惯江湖翻腾的老海龟。

我明天会给杭报副刊的莫小米老师打电话,告诉她,我一直没有动力完成的《倾听》版约稿,有内容有激情了。

王老师在博客里没有提到的,还有阿龙在甘蔗林里烧石灰、矿山里打磨翡翠的故事。他戏剧化的人生,超出天才编剧的角本。

阿龙四海为家打工的故事,让我想到了马克思的那句话:资本家的每个毛孔里,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这个天份奇高的小伙子,被那个山西籍贯土木工程系毕业的私人老板,以管理黑煤窑矿工的手段剥削着,控制着。

他生病想休息半天,二老板说:今天不去(出差干活)就给我滚。

憨厚的阿龙,滚之前仁至义尽地把鱼缸工程的CAD图纸画出,交给了老板。

老板今天给他打电话了,吃吃哎哎地问:那个线路是怎么走的?

“你不会看图吗?”阿龙心里想,但忍住了这句话,他太善良。

昨晚,我和王老师一次次被阿龙震撼,不仅为他的天份与际遇,也为他的善良。三岁开始的残酷人生,造就什么样的个性都不为过。马加爵不就是这么干的么。看来还真是有天性仁厚这回事啊!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