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乘坐上海航空维权记

乘坐上海航空维权记

Publish:

8月4日我买了上海航空公司FM9151次,16:45分从杭州飞往北京的航班。由于雷雨关系,飞机晚点,推迟到7:25起飞。

7点半左右才上了摆渡车,车摇摇晃晃开动,半天不停,仿佛是直接开到北京去。

不出我所料,果然,登机后第一个通知。空姐说:我们是排在前面飞往北京的第一架飞机,但起飞时间未定。现在先提供晚餐。机场忽悠三部曲第三部正式上演。

我也没有太在意,每次飞机误点,想到头等舱的人也飞不了,我心里就特别的平衡。

况且我也挺理解机组人员的。你们晚点一次就闹,人家空乘天天晚点怎么就从来不闹?将心比心,你们这样做合适吗?

机舱里,有旅客追问空姐何时起飞,这让我想起世界杯上追问球员你手球了吗的那个傻裁判。她能告诉你她还是空姐吗?

我气定神闲地坐着,还拿出iPad,给旁边身边一个不认识的小朋友玩。真是,雷锋出差去北京,好事做了一飞机。

此时不知不觉在飞机上两个小时已经过去了。这期间,乘客询问原因,空乘和机长,都说是北京附近天气不好,不能起飞。

大约到了21:30分,机组忽然广播,航班取消。

飞机上群情激愤,有人明早要到北京送女儿出国,有人已经付款订了宾馆,还有像我约好了大忙人。起初,没有人下飞机,大家要维权到底。

空乘躲着乘客,广播也没了动静,好像没人下飞机,都在等上海航空公司的商务代表来。空姐现在动员大家下机,说上航代表就在舱门口了。

大约僵持了10来分钟,有小部分人动摇了,开始往飞机外走。第一个走的是那位明早在北京送女儿出国的中年人。

我也跟随人群走到机舱门口,看到还有几十位旅客拒绝下飞机,包括一半以上头等舱的乘客。走下舷梯,发现人群分成了三部分,一部分在飞机上,一部分在舷梯旁,一部分上了摆渡车。

我随着摆渡车上的人来到了行李领取处。发现最好说话的群众得到了最忽悠的对待,一个机场工作人员说上航代表还没到,招呼大家去住宾馆。没说明天何时飞,没说补偿。

现在连最柔顺的乘客也愤怒了,但是上航代表没有出现。机场地勤说去打电话,也消失了十来分钟。

大厅旅客好样的,一个也没走。都在等待上航代表出现。其中包括老人、儿童和几个老外。

有乘客说,上航故意拖着,拖到大家没脾气,然后妥协。下飞机的乘客有的开始后悔,不该当初那么好说话。

这时那位机场地勤人员又回来了。他终于向大家说了部分实话,飞机空管时间太长,机组超过安全飞行时间,不起飞了。 此时乘客们听懂了,原来是机组人员拒绝起飞。不过既然是为了安全,大家也没有什么话可说。但是上航的代表死活不出面,确实让大家恼火。

此时看到人群发生了分化。几个乘客悄悄走了,还有几个激进的乘客,号召大家徒步走回机舱,但是呼吁了好几次,响应廖廖。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老外拖家带口,率先被工作人员劝离,乘客队伍开始分化。

机场工作人员透露,上航代表在机舱里谈判。大家才明白,原来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坐摆渡车的老实人,都吃亏上当了。

绥靖政策果然害死人,提前走出机舱的乘客,连个上航的代表都见不到。有气也没处释放。

很多乘客干脆坐下来,那架势是要继续长期斗争。

机场工作人员用喇叭喊,有愿意去宾馆休息的跟他走。起初没人走。但是地勤人员是何等样的人,什么样的风浪没见过。他开始唱红脸,表示对乘客的理解,同时,深刻指出,跟他闹是没有用的。他不负责补偿,只负责把大家送到宾馆休息。

有的人开始给自己找台阶,问明早能不能飞。地勤人员说,如果不出意外8:30飞。当然现在谁也无法保证百分之百,只能保证百分之九十八。

有了这个精确的数字,有些本来就像走到人,开始拖着箱子离开。但我看到有位抱小孩的母亲始终不肯走。有她说,在飞机上有工作人员承诺她今晚安排航班走。她孩子明天要到北京参加比赛。其实每个人都知道,除非上航安排专机,否则她肯定被忽悠了。

大家都不满不仅是针对飞机航班取消,而是针对上航的不care,以及各种欺骗。可能从上飞机的那一刻开始,骗局就开始了,而航空公司、机场、机组、地勤,早已身经百战,他们运筹帷幄,他们精确计算乘客愿意为维权付出的成本,并且层层加码,直到乘客掏不起这个成本为止。

最终,乘客被地勤分化瓦解都上了去宾馆住宿的大巴。我最后一个撤离。我退了上航的票,买了国航明早的头等舱。

我可能得不到补偿,但是,上海航空,请你记住,我会讲述我在上航的这次糟糕经历,告诉人们上航是个什么样的公司,用我掌握的语言,用我接触的媒体,在网上,在线下,直到上航改正或倒闭的那一天。

Shanghai airline, I will tell the world what you have done to the passengers on flight FM9151 on Aug 4. Wait for m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