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一周微史记(2011-6-28)有没有微博只谈论美好的东西

一周微史记(2011-6-28)有没有微博只谈论美好的东西

Publish:

过去的一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给北京的交通带来了麻烦,跟武汉不同,北京是相声的发源地,是盛产“嘴力劳动者”的地方。关于北京大雨的段子和图片瞬间覆盖了微博。“组团参加北京水上一日游,三星豪华水床,飞禽走兽,现吃现钓,有人报名参加吗?”

申遗都成功了,注意形象!

对于杭州市来说,2011年6月24日是一个永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西湖景区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这意味着西湖漫漫十二年的申遗路,终于到达了幸福终点站。

1999年,杭州决定为西湖申遗,并把这一目标写入了2002年《政府工作报告》。但直到2006年,申遗工作并没有实质进展,处于国内“预备”阶段。主要原因是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剧,西湖的风貌改动太多,景观价值降低,2000年以来杭州市政府对西湖进行综合整治,7次推出“新西湖”,在湖滨一段的湖底开挖了一条隧道。迷信风水的市民纷纷议论,此举动了西湖的龙脉。

2007–2009年,西湖申遗实质性启动,这时决策层提出以“西湖—龙井茶园”为申遗目标。杭州市政府先后推出三评西湖十景,将景观增加到30个。直到2010年,杭州才以传统的西湖十景作为文化景观,通过了世界遗产中心的初审。2010年9月份,一名来自韩国的国际古迹理事会专家到西湖进行了现场评估,也是老天相助,恰好那几天杭州雾气濛濛,把西湖周边簇新的建筑掩盖了起来,韩国专家登船眺望,只见山色空蒙雨,如临仙境,遂在报告里给西湖打了高分。

西湖申遗的成功使得杭州多年夙愿得偿,尽管在国内被称为人间天堂,但杭州在国际上的知名度并不高。杭州一直渴望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2006年,市政府宣布“杭州击败温哥华和马德里两个申办城市,而成为2006年世界休闲博览会的主办城市。”在此之前,世界休闲组织没有举办过一次博览会,杭州也不需要击败竞争对手,因为根本没人取竞争。其直接结果就是,休博园及其周边土地成为房地产热土,现在叫奥兰多小镇。这也渐渐成为杭州的一个历史包袱。如今,杭州终于有了一项真正的荣誉,这对扩大杭州的国际知名度有着莫大的作用,也让杭州人感到了真正的骄傲。

新浪微博@企丁丁同学:“今天白堤上的一位工作人员骑着自行车,举着喇叭不停的对一些乱踩草地的游客喊道:‘走出去,走出去,申遗都成功了,注意形象!’”

申遗成功只是第一步,杭州确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出租车打车难,已成顽疾,黑导游黑酒吧,时而猖獗,更重要的是,房价让年轻人望而却步。西湖申遗成功后,杭州网友口占三绝。

“西湖青青会所新,房价鸢飞愁煞人。前方申遗传捷报,喜极而泣是草民。”

“我们的家住天堂,蚁穴蜗居出租房。待到申遗成功后,房东喜把房租涨。”

住在杭州,住在哪儿?遗产不仅是少数人的遗产,杭州不只是富贵者的杭州。

美国人是怎样做父亲的?

科技在发达,也不能代替面对面的谈话。本周跟美国回来的朋友聊天,了解到美国教育的一些情况。 恰好这几天高考放榜,报纸上教育版连篇累牍都是高考状元的访谈。朋友说这在美国是不可想象的,因为学生的成绩是三种受法律保护的个人信息之一(另外两种是个人医疗信息和个人财务信息),学校和老师不得向本人以外第三方透露,更不能排名次,否则官司伺候。大学生的学习成绩也是严格保密的,若无大学生本人授权,就连他们的家长也无权知道。

在美国,学生的功课很宽松,小学下午三点半就放学,家长不是逼孩子写作业读书,而是催孩子赶紧出去玩。华人家长喜欢送孩子到课外兴趣班,学钢琴者居多。钢琴有各种比赛,有才华的孩子参加比赛,没才华的孩子参加考级,但一切都以孩子的兴趣为本。美式教育特别强调家长的参与。即使家长再有钱,能雇得起许多保镖和保姆,也会尽量抽时间送孩子去幼儿园,为的是不错过与孩子及其同学的亲子互动。一个总不露面的家长,是令人鄙视的。连比尔盖茨也会亲子开车,送孩子上学,因为要参与孩子的成长。

微博的优势在于可以发起针对一个问题的讨论,并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我在新浪微博发布了几条对美国教育的见闻之后,立即引来了在美国网友的社情讨论。朋友告诉我,在美国,体育在教育中占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学习成绩再好,也只能算个nerd(书呆子)而已。而打得一手好橄榄球、篮球、棒球,则可以独步校园,美妞任挑。女生则喜欢踢英式足球。朋友的儿子,在橄榄球二队里,一直打不上主力,请教白人队友,怎样才能提高。队友说:把你的学习成绩再降一降。

@燕语额头挂满汗回复:“美国校园里的橄榄球、篮球、棒球主力都会收到超级巨星般的礼遇。学校里最好的车位都是留给他们的,最漂亮的啦啦队员,几乎都是他们的女朋友。”

微博的好处在于,不仅能听到单一的声音。@史律回复道:过分重视体育,也是“美国病”之一。美国中学生的数学能力在发达国家中叨陪末座,美国研究生院里充满外国留学生,都和这个“体育至上文化”有关。另一方面,竞技体育的被重视并不代表整体健康状况的良好,五角大楼因为中学毕业生中肥哥太多,已经一再放宽入伍体重标准。

你们这样叫实体书店怎么活?

6月18日,京东以超低价促销图书,很多书相当于定价打3-4折。爱书的网友们感觉捡了一个大便宜。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很多网友到现在还没有收到在京东订购的书籍,因为很多当时血拼时有货的书,订单完成后就莫名其妙变成无货了。有人对京东有了微抱怨。有书商朋友说,京东为了抢占网络图书市场,能够开出令人无法拒绝的价码。

相比之下,传统书店的日子真不好过。《纽约时报》6月22日的一篇文章,在推特上引起广泛共鸣。文中说,传统书店受网购冲击太大,不得不经常举办作者签售活动。以往这些活动是可以免费参加的,最近的趋势是,书店会收取门票或者规定读者有消费才能参加。很简单,一位书店经理说,我们不是Amazon网上书店的展厅。

我喜欢在实体书店买书,哪怕只打9折,特别好的书,哪怕不打折。我相信书店是上帝建在这个世界上的花房,多一所书店,就少一所精神病院。纸书不死,精神不亡。大家少一点网购,多去照顾一下那些独立书店吧,拜托了。

很多微博网友指出,光有精神是不够的。书店要走出困境,必须有所创新。新浪微博@薏小年说:“实体书店可利用自身优势提供其他增值业务,比如漂流、寄售、咖啡、小众书、签名本、会员活动、讲座。实体书店能持续生存下去必须进行定位改变,不能只是放书的货架。”

哪怕目的高尚,假的还是假的

一阵大雨,让北京市政猝不及防。推特网友@cuishaoyu说:“莲花桥真是一朵奇葩,所以当初设计师是错拿了蓄水池的图纸吗?”和菜头选出了北京十景:“莲花现海,白石听涛,陶然飞瀑,安华垂纶,二环浮岛,望京观澜,大望逐浪,亦庄浆声,后海潜翔,中观激流。”笑来说:“以后在北京做成功人士,有房有车是不够的,还要有船。”

与这些调侃相比,流传最多的是北京雨中即景的图片,有水漫地下道、汽车变潜艇等,触目惊心,令人哭笑不得。有一位叫“点子正”的微博网友,经过认真搜索比对,发现大量暴雨照片是假的,要么是几年前的老照片,要么是外地暴雨的图片。在中国很多人喜欢对事物进行戏剧化、神化和妖魔化,加上吸引眼球的利益驱动,不惜进行造假。

有些用户,不愿意花力气去辨别真伪,往往根据自己的喜好,转发一些很玄乎的消息,然后加几句不疼不痒的“求证”、“真的吗”、“期待媒体跟进”。推特网友@isaac发现:“新浪微博里口头禅之一就是—真的假的?”这是无事生非、乱设议程、传播符合己意的消息,而说的潜台词。

面对莫衷一是的消息,作为意见领袖,更负有对事实做谨慎判断之责,如果传播消息有假,传播者又没有尽量求证,那么也应负有不可推卸之责。不能因在转发谣言时加了“求证”、“期待媒体跟进”等词语而把自己洗脱。

面对扑朔迷离的网络信息,去伪存真是一门必修的手艺。推特网友兰小欢@wglxh说:我想知道什么和日常生活相关的科学知识是,第一件事总是去搜索“×× 方舟子”(例如:宠物食品 方舟子),超过一半的时候会有他的文章。当然我也会用英文再搜索一遍。得到的信息和方舟子差不多,但方舟子文章的好处在于他已经事先把这些信息汇总了。

有没有一种微博只谈论美好的东西

溧阳卫生局副局长微博开房事件被本报披露以后,成为微博的热点。人们在揶揄谢局长的同时,也留意到了一些细节。 @cuishaoyu在推特上说:“刚去围观了那个和情人互发微博调情的局长,很多网友称赞两人言辞柔情。不过根据我的切身观察,那个年龄的国家干部貌似都能淫得一手好辞,说起情话来总是正直而甜腻。”《金融时报》中文网一篇文章也表达了类似观点,至少这对漩涡中心的男女也在试图追求一些美好的东西。

面临毕业季,很多年轻人离开了校园。我在推特上采访了大学生@Alice7vong,请她谈谈毕业的感受。她说:“非常好。我盼毕业盼了好几年了。可能因为我很多时候都不在学校,对学校没啥感情吧。而且我觉得我在学校能学到的东西太少太少了,所以毕业了很开心!”

本周有一个话题吵得不可开交,那就是:推特和微博,哪一种更好?程序员霍炬写了一篇洋洋洒洒的万言文,阐述了推特的先进性。但也有网友认为,国内微博更贴近用户的使用习惯。双方争吵之际,留学日本的网友@StarKnight说了一段妙语: 关于“皮沙发好还是布沙发好”这个问题,我的意见是前者更好。因为它虽然贵,但皮沙发可以套布套,布沙发很少有套皮套的。

新浪微博网友@陈纪英问:有没有谁的微博只谈论美好的东西,诗歌,爱,风景,旅游,植物,阳光,青春,奇迹,童真,风,四季,花朵⋯⋯?

我想说,会有的,那就是你自己的微博。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