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一周微史记(2011-8-16)这个男人用十分钟讲完了自己的一生

一周微史记(2011-8-16)这个男人用十分钟讲完了自己的一生

Publish:

本周,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大连和伦敦。在大连,中国第一艘航母平台开始处女航,考虑到周边的印度、日本、泰国都有航母,中国此举并不算激进。在伦敦,年轻人掀起的骚乱从伦敦北区迅速向全国蔓延,让英国人感到前所未有的尴尬和羞耻。

**一场不为什么的骚乱 ** 伦敦骚乱的起因并不复杂,一个29岁的黑人青年在伦敦北部的托特纳姆区被警察击毙,据警察报告,当时此人携带毒品和枪支,并向警察射击。死者的家属和朋友共300多人,开始游行请愿,很快和平示威演变成了暴力骚乱,示威者开始攻击警察局,并且烧毁商店和邮局。骚乱开始后,警察误判了形势,以为骚乱者只针对警察,不针对平民,加上警力有限,造成局势逐步失控。年轻人不但攻击警察,还攻击消防车和救护车,他们哄抢商店,点燃汽车,纵火焚烧建筑。骚乱从伦敦扩散到英格兰的其他大城市:曼彻斯特、利物浦、诺丁汉和伯明翰。英国首相卡梅伦不得不提前结束在意大利的休假赶回国内,宣布要严惩所有肇事者。

在多数人的印象中,英国人循规蹈矩,甚至略显古板,但这次骚乱让人瞠目结舌,有这么多的年轻人无法无天,参与抢劫和纵火。问题在于他们没有任何诉求,只是发泄对社会的不满。英国人不禁要问:为什么?为什么?

有一派观点认为,英国经济的不景气,造成了社会贫富分化严重,住在贫民区的居民有一种被社会边缘化的感觉。加上英国消减了青年活动中心的预算,使得这部分社会上的“零余者”觉得无所事事。一旦有了骚乱的苗头,这群人就成为最积极的参与者。由于本来就除了救济金一无所有,他们不必担心失去学业和工作,于是才敢在警察眼皮底下推着小推车哄抢超市。另一派观点则认为,警察的手段太软,虽然警察有盾牌等防暴警械,但都只能用于防守,没有使用更有效的主动进攻的武器,比如橡皮子弹、高压水龙头,尤其是在信息控制上,警方更是无能为力。参与骚乱的年轻人大都配备黑莓,用免费短信互相联络,因此出现了“快闪抢劫”,迅速地洗劫一处商店然后火速散去。警察对此没有防范,并且几乎一筹莫展。

不过这两种观点都不太能站得住脚。首先,这次参加骚乱的不仅仅是街头混混,还有很多有体面工作的人,比如大学的助教。他们参加抢劫纵火,更多的原因是被群情激奋的气氛所感染,而英国一直有着培养群众运动的肥沃土壤。其次,警察的处理方式也并没有不当,截止本周一,警方已经逮捕了1600多名嫌疑人。如果高压水龙,会让人自然而然联想起上个世纪60年代镇压民权运动的情景,一定会引起更大的混乱。而橡皮子弹也不应在考虑之列,因为橡皮子弹的速度不快,很容易躲闪,万一伤到无辜者(比如打中一个9岁小女孩的额头),局势肯定会进一步恶化。而动用军队,在英国更没有在考虑之列。《经济学人》杂志说, 伦敦骚乱万幸的是,那些要实行宵禁和动用军队的提议没有被采纳。那样的极端措施,在一个开放、自由的社会,是国民深恶痛绝的。最后,至于某些保守政客呼吁管制黑莓、推特和脸书,被媒体批评为“与世界潮流背道而驰”,是最不明智的行为。

本次骚乱,有一个有趣的花絮。在英国的街道上,书店成为唯一未被劫掠的场所,一些书店雇员说,在暴乱中他们依然照常开门营业。这对全球书店行业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说明连街头混混都已经看不上他们。推特上流传着一句话:“如果歹徒们偷几本书,也许就能稍微长点脑子了。”

婚姻法还是与丈母娘关系法?

高法出台的婚姻法最新司法解释,一石激起千层浪。新司法解释有几个争议点:一是婚前买房归出资房所有,二是婚后父母买房,归出资一方的子女所有。推特网友@mudewucifang说:“和老妈聊新的婚姻法,我们得出的结论是:这样的婚姻法竟然能写出来?!估计最大的受益者不是受丈母娘迫害结婚不能的小青年,就是结婚多年有小三的中老年负心汉……”

更有人把新的司法解释戏谑地称为“与丈母娘关系法”,认为受伤最多的是丈母娘。不过也有网友对此看得很淡定,新浪微博@冬的颜色说:“一段依靠情感和信任成就的婚姻,无论所谓的婚姻法改成什么样,其实,都无碍于一个家庭的正常前行和夫妻之间的牵手并进。当然,惟一的警醒是给某些女性,若如菟丝花一般缠绕伴侣方能存在,那你的伴侣真得靠得住才行。”

伴侣很重要,但丈母娘一样不可忽略。网友朱峰说:“在天津,很多中档车的主人都是刚结婚,收入不高的年轻人,月入2000元、加油1000元的大有人在。因为车是结婚时父母送的陪嫁,我很奇怪这些父母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无非是虚荣罢了。在中国,如果不是双方父母的干预,很多年轻的夫妻可能过得比现在更为自在舒适。在国际上,房价的租售比(月租金/房价),应该在1/200,也就是说房价等于200个月的房租。然而,在很多城市里,这一比例已经达到了1/600,甚至1/1000以上。这种情况下,租房无疑比买房划算,尤其是对于没有多少积蓄的年轻夫妇来说。然而由于有“丈母娘需”,很多人不得不挥泪买房。希望新的婚姻法司法解释能够让丈母娘们幡然醒悟,当然这仅仅是希望而已。

城市生存法则

跟朋友吃饭,听到一个杭州发生的案子。有一位女车主,在路边短暂停车,一位上了年纪收费员过来,要收4元钱,此女说没带钱,收费员不放行。女车主事后说,她想停回车位,回家拿钱,老头也不许,拉住车门不妨,争执之下,女车主发动了引擎,油门踩下,老头被带倒,头磕到石头上,摔成植物人。此女赔偿30万,并且被判6年有期徒刑。

这位女车主的处理是极为不当的,与收费员发生正值,正确的做法是立即拉手刹、停车。这引申出一个问题,在城市里如何生存?

有人认为城市生存法则,无非是忍字当头,这是非常错误的。二十多年前,我朋友忍痒处理过一个离奇案子。受害人,女,从小胆子就小,有一天,遇到一个陌生男人命令她拉住自己的手,她就拉了。命令她不准看,她就没感抬头。到了公园僻静地,男人强奸了她。问题是她自始至终,不知道犯罪者长什么样子。这个案子一直没法破。

推特网友 @virushuo认为:“城市生存法则应该是正确利用法律和官员心理以及工作习惯,辅以基于以上几点导致对方心理变化,最终做出正确判断令对方退缩。绝对不应该是忍。很多时候看上去的忍是以上策略的一部分,但不是真的忍。光忍只能让事情恶化。”

网友@xiasinet讲了一个零容忍的例子:“有一年去看一个大型运动会,安检看到我钥匙扣上有一把小瑞士军刀,非不让我带入,但是又不提供寄存服务。我一气之下,当他面把票撕了。出来时,发现好多人正在草地上埋军刀和打火机,我觉得那一刻特骄傲。”

对零容忍,我也深有体会。在杭州多年,没少受出租司机的气。如果不是夜间,而你住的宾馆门口,有出租车长时间停在那里等候,那么一定要小心了。基本只有一种可能,司机在等鱼儿上钩,目的地是猖獗的黑酒吧、黑夜总会,到了那里,你不掏光最后一枚硬币,休想出来。因此,我采取的策略是对低素质的司机零容忍。一旦出租司机有闯红灯、抽烟、路怒骂人等行为,我会立即要求他停止,并且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他停车,结账下车再换一辆。

不过,有时候,我们应当内心倾听别人的故事乃至含混的想法,扩展自己的视野。推特网友@royxy说:“晚上打车出门,司机见我穿的海魂衫,于是开始回忆自己少年时穿海魂衫出去打群架的情景,然后讲到被枪毙的儿时伙伴,再讲到招工,讲到参军,讲到一年年朋友的疏远,最后下车结账,他谈口气说五十多岁,还在开出租。两公里路,十分钟不到,这个男人就几乎讲完自己的一生。”

警惕快餐阅读,爱惜每座书店

我依然保持每周买报刊的习惯,然而近半年来,往往买回来翻一下,就放下了。一句话:没什么可看的。上面写的我早就知道了,差别无非是细节。我不知道的,它们也不会告诉我。还不如打开一本《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的收获大。比如我用读报纸的时间读汪琬的《送王进士之任扬州序》,最后四句,令我神往:“朔风初劲,雨雪载涂。摇策而行,努力自爱。”

网络作家和菜头在研究了一周穿越文学后,得出结论:“穿越小说中流露出来的强烈情感体验非常有趣,基本上分为:要求尊重、要求性欲满足、要求自我实现几种类别。实现方法上更为有趣,尊重的要件是如同屠戮猪狗一样屠杀对手或社会高阶,性欲满足的方法是幻想女性主动投怀送抱,自我实现的方式是成为某种领袖和盟主,生杀予夺。”

大好的时间,读这样的快餐确实浪费。况且书店正在一座座消失,我们更应该尽己之力守候一丁点火种。程序员@hufey说:“忙了一天打算晚上逛书店,发现家附近曾经评为最佳城市小书店的小书店关张了,走的更远点发现单向街万达店也没有了,绕路到一个大学旁边以卖教科书和成功学为主的大一点的书店,结果也改餐馆了。”

想起一个哲人说过的话:爱护那些书店吧,因为世界上每少一座书店,就多一座监狱或者精神病院。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