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一周微史记(2011-7-18)看你那么认真复习,我考试也就放心了

一周微史记(2011-7-18)看你那么认真复习,我考试也就放心了

Publish:

本周无大事,举目皆和谐。对于参加完高考的莘莘学子来说,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各高校已经开始陆续发放录取通知书。最萌的录取通知来自南京理工大学:“亲,祝贺你哦!你被南理工录取了哦!不错的哦!211院校哦!奖学金很丰厚哦!门口就有地铁哦!景色宜人,读书圣地哦!亲,记得9月2日报到哦!录取通知书明天发货哦!”亲,要是包毕业、包就业就更好了。把学生当成“亲”,说明高校开始摆正了自己的位置,高等教育是一种商品,大学是卖方,学生是买方,这种平等,哪怕仅仅是一种姿态,也是值得嘉许的。饭否@和菜头说:“坐等中国第一个大学改校训为:包学,包会,包过四级,包毕业证书,Mua!”

他只是音乐停止的时候,没有抢到椅子

英国小报《世界新闻报》引发的窃听风暴破坏力之大,已经到了谁也无法控制的地步。目前已经逮捕了十人,包括该报前CEO丽贝卡-布鲁克斯,伦敦警察总监为此辞职。默多克父子将到英国下议院接受询问,如果他们其中一个被捕,也毫不奇怪。大洋彼岸的美国,FBI怀疑新闻集团窃听9-11受害者。默多克四面受敌,媒体帝国大厦摇摇欲坠。

《世界新闻报》是份好报纸,正如一师是所好学校。创刊168年以来,它一直是蓝领阶层和普通市民的最爱。它不清高,不伪装,直面真相,直指人心,一扫中产阶级的孱弱与有产阶级的虚伪。自1969年被澳大利亚人收购以来,它秉承了草根、八卦、扒粪、揭丑的传统,上至皇亲国戚,中至名人影星,下至市井庶民,它无不监督、毫不留情。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一条不起眼的裂缝,使危机迅速扩大。自2006年开始,《世界新闻报》陷入电话窃听门,根据已经公开的消息,他们先后侵入了包括英国女王、查尔斯王子、布莱尔首相在内的7000人的电话语音信箱。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这份小报竟雇人侵入了2002年遭绑架被杀的13岁的女孩米丽-道勒的手机,为了给继续窃听留出存储空间,此人竟然删除了道勒电话上的一些信息,让她的家人误以为她还活着,并且苏格兰场也指控说,这毁掉了警方破案的第一手证据(当然大家都心知肚,哪怕不删除这些信息,这帮笨警察们也同样一筹莫展。)

接下来,《世界新闻报》的丑闻一个接着一个被其竞争对手曝光,这些消息是真是假,已经没人在意。大家把怒火都发泄在默多克父子和新闻集团身上。默多克壮士断腕,宣布关闭已经创刊168年的《世界新闻报》,但此举被认为是丢卒保帅,政客和媒体继续穷追猛打,迫使澳大利亚人不得不放弃对天空电视台的收购。

如今默多克成了夏日野餐会上篮子里的那条蛇,政客们翻脸比脱大衣还快,谁都说不清那些义愤填膺、唾液横飞的面孔后面,隐藏这多少伪善?《世界新闻报》终于停刊,我们蓝领失去了一份自己喜欢的报纸,社会失去了一个仗义执言的瞭望者。

在对待《世界新闻报》的问题上,人们每天听到的都是各种主流的声音,即有产阶级和中产阶层的意见,真正的忠实读者的意见却无人关心。《查特莱夫人的情人》的剧情放在现在,就是一个看《卫报》的性无能者的妻子被一个看《世界新闻报》的园丁私通的故事。但是园丁也罢,建筑工人也罢,在这个时代是没有话语权的。所以,人们只见政客白领对《世界新闻报》的唾弃,却看不到普通读者对这份报纸的缅怀。

用有违道德的非常规手段收集新闻,《世界新闻报》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它只是比较倒霉,就像在抢椅子游戏中,音乐停止时,恰好没有坐到椅子的那个人。

台湾出版人老猫 @octw 在推特上说:“别再嘲笑八卦媒体了,当你可以自己做媒体的时候,你的八卦化就跟八卦媒体一模一样,只不过挖八卦的功力比专业记者差太多,而你為自己的八卦化辩护的论述,则完全没有理念可言。”

看你那么认真复习,我考试也就放心了

“达芬奇家居”的假洋鬼子面具被央视揭露的新闻还有余篇,网友在郭敬明的博客里发现了这句话:“而且最奇妙的,莫过于我桌子上那台电脑了。之前我就一直在想到底我要换哪一款电脑,才能让它在一堆ARMANI和达芬奇家具中间每天相处而不自卑……”原来郭敬明也是达芬奇的忠实用户。难怪有人为达芬奇鸣不平,人家一不欺骗小资群体,二不祸害普通百姓,只是刀磨得快快的,专宰有钱人。

不过还有一种山寨是骗大钱的,那就是动漫。中国目前生产动画片生产从长度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一。虽是第一,但还不算强国,只能叫动画片长国。

动画片来到人间,每个毛孔都滴着金子和值钱的东西。这些动漫压根不是为了给人看的,它们只是为了参加一场变现游戏。最近国产动画片《高铁侠》被揭露完全抄袭日本动漫《铁胆火车侠》,连每一个分镜头都是照抄的。有人在上传了两个动画的视频比较,发现每一秒都惊人地“同步”

著名的网络电影《网瘾战争》的作者@性感玉米,愤怒地说:“哪位达人懂日文,能否给铁胆火车侠的创作公司发个邮件,让全世界知道中国动漫连分镜都照抄?别和我提什么扶持国产动漫,别和我提什么支持国货,老子现在巴不得闹成国际事件,反正老子交的税也会被挥霍掉,真不如赔给原创方。”他进而得出结论:“凡是带政府扶持,带财政资金的行业都容易出怪胎,比如动画,比如CPU,比如操作系统。”

为了把动漫圈钱的游戏简单化,我也有个建议,以后的动画片只要一个镜头就可以了:钞票从天而降!在不同的电视台播放,钞票下落的速度和密度有所不同。想想CCTV漫天飘落的五毛,这才是中国动画的写照。

饭否@薛定谔的猫一句话道出了抄袭的本质:“看着你那么认真复习,我考试也就放心了。”是啊,看着意大利人那么认真地做家具,看着日本人那么认真地做动漫,中国企业都放心了。

治安天堂与苏堤杀人案

杭州被称为治安天堂,这的确不是夸张,跟中国其他城市比,杭州景区的安全系数确实高多了。只要看看每到深夜西湖边悠哉游哉的游客就可以验证。

但这不意味着游客可以高枕无忧,目前西湖边夜间安全隐患主要是黑司机和黑导游,他们会诱惑游客去“好玩的地方”,或者以包车为名,强行掳掠游客去杀猪商场购物或黑酒吧消费。

有人回忆起十多年以前,苏堤上发生的一起谋杀案。一个单身女子,被流浪人员用铁器击中后脑后死亡。这个案子,告诉我们三件事:一、单身女子,夜间不要一个人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坐着。二、夜间要注意青壮年的流浪人员和拾荒者。三、不要以为犯罪分子为财而来,给他们钱就完了。那太低估人之恶了。图财最安全最直接的办法是害命,没有比不留活口更简单的抢劫术了。所以,千万要小心。

一个人善不善良跟他有没有钱没有任何关系。既要看到为富不仁,又要看到人穷心凶。苏堤谋杀案中的罪犯,是个可怜的孤儿,十几岁就开始坐牢,放出来才19岁。他杀人几乎是机械性的,连想都不想。所以,不要对人类的理性有太多奢望。还是各自小心,自求多福吧。在现阶段,在中国,不能废除死刑。当没有了死亡的威慑,你不知道犯罪分子能干出什么。

塌桥的因果关系

我不是诸葛亮,但我在2009年7月的博客里就警告过,来杭州不要走钱江三桥(西兴大桥)。钱塘江上目前有四座桥,如果你经常要过江,请尽量不要走三桥。因为这座桥有内伤,曾打过吊瓶(桥墩注射水泥加固剂)。果然,三桥被大货车撞击而部分倒塌。

这事引起了我的思考。钱江三桥塌的那天,我过江去朋友家吃饭。假如我不去朋友家吃饭,钱江三桥会塌吗?我觉得,照样会塌,因为我去不去朋友家吃饭,跟桥的工程质量和受力状况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假如时间可以重来,那么改变的不只是我吃饭这件事,其他因素也会改变。也许,我没去吃饭,三桥没塌,而是漂到了杭州湾里。

什么是因果?什么影响了因果?因果真的是先因后果吗?同样的因是否有同样的果?时间在因果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把时间抽走,因果还是因果吗?

经常听到,母亲抱怨子女:“要不是为了生下你,我也不会落下这一身病。”首先,被生这件事上,并非子女的自主选择,当然不必负责。其次,生娃和落病之间没有必然因果关系,可能是这位母亲自己不注意才留下了病根。最后,这种要挟他人责备他人的逻辑,不管听上去振振有词,都经不起简单的分析。

思考也罢,分析也罢,都是自寻烦恼,理性解释和解决不了的问题有很多。 饭否网友@沙宣讲的一个故事:“晚上遛弯,看到对面马路上老妈也在遛弯,(遛弯的人不少)我就喊:妈~结果她没有听到,然后我有喊妈妈的名字,还是没有反应,于是我灵机一动喊我自己的名字,我妈马上四处张望,我差点哭了……”

适度离开网络,警惕被人营销

本周国外推特上,热议的一个话题是一项新的研究成果,互联网对人的记忆影响很大。实验把人分成两组,每组人在电脑上输入40条琐碎知识,例如:“章鱼眼睛比脑子大。”一组被告知,所输入的会储存在计算机。二组被告知,输入信息不储存。结果二组记住的比一组多。网络变成一种心理学上的“交换记忆”,即通过亲友、他人帮我们记忆复杂事物。珍惜记忆,远离网络。

远离网络的一个好处是防止被营销。推特网友@CorndogCN说:“新浪微博上,ID中带有:语录,经典,全球,最搞,最最搞,百科,实用,笑话,冷笑话,热笑话,时尚,99%是营销号。”另外1%是微博上的人生导师。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