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一周微史记(2011年5月31日)哥骑车轻松超过一辆法拉利

一周微史记(2011年5月31日)哥骑车轻松超过一辆法拉利

Publish:

(《现代快报》专栏,发表时有删节,此为完全版,比见报稿字数多一倍。)

Bitcoin:人类历史上最危险的发明

有人说它是人类历史上最危险的发明,有人说它是彻底的无政府主义思想的产物,也有人说它是一场技术狂人制造的骗局,它就是比特币(Bitcoin,简称BTC)。比特币,简单地说就是一种虚拟货币,跟QQ币不同的是,它没有一个类似央行一样发行机构,也不受任何中心的控制。它跟我们下载电影的电骡使用同样的技术--P2P,也就是点对点通讯,其制造和流通过程完全匿名,换句话说,你不知道谁拥有多少比特币,更无法追踪每一笔资金的来龙去脉。

比特币建构于一个叫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程序员的理论之上,这名字听上去像个日本人,但有人分析他有可能是北欧的神秘极客。他在2007年发起了这个项目,并写下了原始代码,然后网络蒸发,再也找不到一点痕迹。

比特币的去中心化和公开的算法,决定了它不可能被伪造。跟黄金一样,比特币也是有价值的。黄金的价值由其稀缺性和开采付出的成本决定,比特币也类似。首先,它很稀缺,计算机算法保证比特币只能有限供应,未来100年,全系统的比特币不会超过2100万个,其次,比特币的制造(俗称“挖矿”)和交易,需要消耗大量的计算机运算能力,好的CPU和GPU(显卡)是挖矿的保障,电能的消耗也不容小觑。但是跟黄金不同的是,比特币只有对认可它的人才有价值。所谓信则灵,不信则无。在美元钞票上都印着一句话:“我们信仰上帝”,比特币界也有一句类似的话:“我们信仰计算。”

在中文微博圈,关于比特币的讨论逐渐多起来,更有人购买显卡,开始“挖矿”,淘宝上一款据称挖矿性价比最好的显卡--ATI5870,被抢购一空。比特币与真实的货币之间,也存在“汇率”,并且每天都在波动。最近两个月来,价格已经上升了9倍,目前1BTC兑换8.6美元。

Bitcoin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目前得到它的渠道太少了。事实上,它根本不像宣扬的那样利用计算机空闲能力制造,要想挖到它,你需要1500RMB以上的显卡,以及与之相配套的电源,机箱,CPU。程序员Virushuo,甚至用 半导体制冷片专门制作了一台机箱挖矿。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要想得到BTC,只能从黑市上买了。现在有淘宝商家代理这项业务,不过建议大家谨慎交易。

根据我所掌握的有限信息,目前互联网上最大一笔BTC交易是25万BTC,国内最大一笔交易是2000BTC,按当时的汇率,折合10万RMB。

由于比特币是由全球参与的计算机按照算法昼夜不停生成的虚拟货币,完全不受政府和组织控制,资金流向不受追踪。可以用来干坏事,也可以用来干好事,尤其是怕被人知道的好事。有人说一场骗局一场梦,有人说此物一出天下反。谁也不知道比特币朝何处发展,但是正如许多科幻电影里所揭示的那样,技术由人类发明,最终却成为改变控制人类的手段。

Bitcoin对很多人来说,并不是发财致富的好机会,这玩意有许多天然缺陷,内在通胀不可避免,有朝一日被政府禁止,则一文不值。面对许多信誓旦旦的网络矿工,有网友友情提醒说,美国西部淘金热的时候,赚钱的可不是吭哧吭哧挖矿的,而是那些卖炊具的。

商业有时是一股美好的力量

上一周,清华大学用“真维斯”命名教学楼,引起网络热议。清华招架不住,最终悄然撤牌。作家连岳在饭否上说:

“清华以企业命名的‘真维斯楼’楼,引起那么大反弹,还真让我有点意外,企业愿意给大学钱,这是多好的事,哈佛耶鲁,大学校长的重要功能也是筹款能力。又要收钱,又不让人有点好处,这款就不好募了。可惜清华该扛的压力扛不住,以后让企业给钱,就难了。”

最近一则2009年的旧闻在微博上又被热转了起来。英国小姑娘Phoebe Bone养了一匹9岁的小马,父母因为负担不起,想把它卖掉。小姑娘想起这匹马身上天然长了一个“3”字,就向一家名字叫“3”的移动电话公司老板写了求助信。老板同意出1000英镑赞助她修缮马厩,小马的饲养看上去已经不成问题。

3公司的老板,当然不是活雷锋,他看重的是这次赞助的广告效应,但这也没什么不妥。行善不图回报是高尚的美德,行善获取适当的报酬是可行的美德,对于普通人来说,后者显然更引人向善。所以说,商业很多时候是一股美好的力量,比伪装高尚的施舍反而更符合人性。

但商业是双刃剑,我们也要看到商业的局限性,时刻不要忘记使用生存智慧。网友@杨电门说:“在中国看病是一件需要技巧的事情,你不能不信大夫,也不能全信,个中尺度还特别不好把握。如果自己有一定的医学知识,能省去很多麻烦。”对此,我有一条最中肯的建议,学好英语。如果用中文搜索病名,搜出来可能都是广告,而用英文搜索,直接阅读可靠的英文资料,关键时刻可以省钱,甚至可以救命。

生活不是条件反射

有一个人,叫禹晋永,他发了一条新浪微博,被转发了34000多次,这不是什么至理名言,而是一句十足的蠢话。

“今天下午和股东单位、央企的负责人在那菲特城堡高尔夫球场打球,晚上在一起大口喝茅台酒大口吃飞禽走兽肉,好一派惬意生活;想起那些民逗份子和想通过参选混入人大的激进份子,这顿饭钱是他们一年甚至很多年都挣不到的收入,试想一个连饭钱都挣不了的人还能给国家纳谏吗?这岂不是祸国殃民害人害己吗?”

这话完全不经过大脑,并且专门为了刺激网民而发。对于这样的暴露性人格,最好的办法是不理不睬,但太多网民只用小脑思考,他们顺手就转发了,并且进行了热烈的评论。禹的目的达到了,他要的就是热议和关注。

王功权私奔进入第二季,他现身视频,清唱了一首自己作词作曲的《私奔之歌》,成为继本拉登之后,第二个喜欢发布录像的人。他还公布了现任妻子的新浪微博ID,并且表示“深深地愧疚”,不过这种愧疚除了暴露他妻子的照片和身份之外,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补救措施。做人到这种地步,真让人无语。

日本青年加藤嘉一,最近写了一篇博文《藤嘉一:中国大学生,你没资格抱怨政府》。批评中国大学生自理能力差,称道中国政府为大学生做的一切。此文一登,引起争议。安替在推特上说:“加藤同学这么写下去,日本政府还是接他回国吧。”推特网友@damizhou11评论:“ 非常讨厌来自民主国家的人为了私利吹捧专制,包括李敖。”

听朋友讲了关于加藤嘉一的几件事。1、他从小个子太高,在同龄人中被孤立。2、他到北大留学后,每天看新闻联播。 3、他自称靠背诵《人民日报》社论学会了中文写作。4、自称通上,尝对人说:“这个问题,我已经跟你们国家领导人提过了”。5、自我要求严格,有非人类般的勤奋。每天四点起床,写作跑步。把写作这么美好的事彻底变成体力活。

上周网络上发生的种种,让我想起“五月风暴”时法国大学生的一句话:“生活不是条件反射,而是创造。”

哥骑车轻松超过一辆法拉利

网络上除了娱乐致死的冷笑话、图片、视频之外,剩下的似乎都是是是非非、风风雨雨。鄱阳湖湖底干枯,变成内蒙古大草原,太阳如火,大草原变得敏感而易燃。爆炸声隐隐传来,有的微博永远定格在那儿。但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冰冷而火热的生活要过。

网友@Unreal说:“ 哥刚刚夜骑西湖,西湖边人超多,堵车,哥骑P8(一种8速折叠自行车--作者注)轻松超过一辆黑色法拉利。”我证实,这种事在杭州的景区非常普遍,我就经常骑车狂超兰博基尼,大家都是敞篷车,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呀?

生活中充满了小感动,饭否网友@西湖的小夕说:“菜场很好玩,一个大妈招呼小鱼儿:小伙子,买点丝瓜吧!已到中年的小鱼儿就高兴地停下来买。旁边的大叔一边剥豆子一边说:你们两个看着真般配啊。小鱼儿又高兴地向他买辣椒。”虽然不知道小夕跟小鱼儿什么关系,但可以感受到赞美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著名语文专家黄集伟在饭否说:“昨天晚餐吃饺子,超级好吃,吃堵了,遂以普洱疏解交通。晚梦见一棵普洱秧在胃里抽芽,茶叶碧绿碧绿地,煞是好看。”

是啊,人生在世需要给空虚的世界赋予意义,需要梦到一株绿普洱。日本网友@_kotomo在推特中讲了这样一件事:

一位83岁的老奶奶想要报考职业学校。周围的人纷纷反对:“现在都83了,毕业岂不是都86岁了?有什么意义啊?”老奶奶想了想,微笑着答道:“确实,毕业就86岁了。不过如果现在什么都不做,3年后还是86岁啊。”

我敬佩所有尽本分的人,以及尽本分的公司。杭州有个外婆家餐馆,每天门庭若市。令人称赞的是,自五月一日起,外婆家旗下所有餐馆都全面执行禁烟令。而同时,很多生意很好的餐馆,却继续姑息纵容喷云吐雾的烟民。

我曾做过18年烟民,理解戒烟之难,理解烟瘾如毒瘾的依赖感,但也更痛恨二手烟对不吸烟者的侵犯。一个人在家在露天抽多少都无所谓,但到了公共场所还是应该顾及一下他人,尤其是在有儿童和孕妇的环境里。你坐两个小时飞机可以坚持不抽烟,在餐馆里忍两个小时能有何难?商家应当硬气起来,全面禁烟,把放毒者拒之门外。中国的禁烟法,应该学习欧洲国家,采取商家负责制。有人在餐馆抽烟,顾客不必跟烟民交涉,而逝可以直接告餐馆,让他们赔个底掉。只有这样,才能做到真正禁烟。

中国是个危险性很高的国家,但即使如此,我们也可以找到理由,让自己放下抱怨,一笑而过。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