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一周微史记(2011-7-5)当时下着细雨天上却没有云

一周微史记(2011-7-5)当时下着细雨天上却没有云

Publish:

当时下着细雨天上却没有云

微博是现实世界的哈哈镜和多棱镜,它反映现实,却又夸张变形。没有它,我们看不到光怪陆离的世界,只靠它,我们面对生活则会丧失判断。所以,如何善用微博,是一个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毁志寄语

每天早晨醒来看新浪微博,最讨厌的是各媒体发的“励志寄语”,老生常谈配上晨光明媚的照片,迂腐、肤浅、无趣、更没用。这一套让我想起楼下的即开型彩票。每天我看到一群又一群的人,停下,掏钱,刮奖,又走开,却从来没看到过任何人中奖狂奔。成功学和彩票点,都是一个个小小的黑洞,以希望之名,利用人们对概率学的无知,给人以虚假的希望。相形之下,我宁可看“毁志寄语”,哪怕让人消沉,至少还原了生活的本来面目。

饭否网友@HANDSHAKE说:“每次淋雨时才会意识到,自己还算是个天之浇子。”在多数人自我感觉良好的时代,勇敢自嘲乃是心理健康的体现。

现在一些微博为了吸引关注,经常搞一些抽奖活动。本周,著名作家@连岳在新浪微博发了一条消息,顷刻转发接近一万。

他说:“马上要迎来20万粉丝了,一个一个挣来的,不容易,在这个大喜的日子里,未能免俗,将和礼物挂钩,凡回复此条微博的,将抽出20位幸运者送我一台iPad2。 ”

一些人跟着起哄,最后经人提醒才发现,原来不是“送一台iPad2”而是“送我一台iPad2”。连岳此举,相当于一次漂亮的行为艺术,对人心的贪婪和盲目做了一次小小的嘲讽。

什么东西既甜、又臭、还吓人?

本周全球瞩目的焦点人物是IMF的前总裁卡恩,酒店女服务员控告他性侵犯案,出现了戏剧性转机。司法机关发现本案的原告—酒店女服务员自5月14日以来她一直在说谎,她不但伪造避难身份,谎称自己曾被强奸,而且本身就是一个失足妇女。卡恩被法官无保释放,案子虽然还没有结,但此案疑点重重,不排除卡恩被诬告的可能。

靠炒作出身的娱乐界大佬邓建国结婚了,新娘子是他只有19岁的干女儿,而邓本人已经52岁了。这段风流故事让人不禁联想起一代名妓柳如是。野史记载,年逾花甲的钱谦益对柳如是说:“我爱你黑个头,白个肉。”柳答:“我爱你白个头,黑个肉。”

先锋导演@张广天曾在微博上说过:“这个社会,就是几个有钱的老头,因为性机能萎缩,便请来一大群读书人,写一些价值观的书,伪造渲染一种假的成功观,来围住看住天下所有的少女,不让她们好生出嫁,专门排着队等老头猥亵。”这话虽然不是针对任何邓建国结婚说的,但至少能够发人深省。一个美女不再爱帅哥,帅哥不再追美女的社会,一定出了什么问题。

如果你是名人,那么到新浪微博发言一定要谨慎了。吕丽萍夫妇因为宣扬《圣经》里禁止同性恋的信条,被众明星和网友围攻,金马奖评委会宣布暂缓邀请她出席。

日本学者加藤嘉一则因为买高铁车票抱怨了几句,而被网络群殴。

他说:“上次在上海站买去往南京的高铁票,以为拿护照可到自动售票处购买,结果不行。我要问周围的‘公务员’,但其态度很不好。乘客告诉我必须到人工售票处,结果不断被插队,跟要买慢车票的,购买力和文化相对低的人们排队排了一小时。建议,铁道部尽快在涉及高铁的车站设立针对外国人的窗口,最好能用英文。”

在中国只有外国人才用正常人的眼光看待中国人司空见惯的怪事。无独有偶,上周有一段视频四处相传。在湖北一个加拿大人,去售票点买票,被要求出示护照,他火了。“我不过是买个火车票而已,为什么要看我的护照。现在已经是2011年了,中国为什么还这个样子?”

加藤嘉一之所以引起众怒,是以为他说了一句“购买力和文化相对低的人们”,这话被一些网友理解为歧视,可事实上只是描述一个事实而已。在微博上,谣言大行其道,但一说到事实就可能会惹麻烦。可喜的是,加藤君被骂之后,情绪稳定,开始满怀激情地在微博上发表学习重要讲话的读后感。

推特网友 @starknight 翻译了日本电视节目里有一个谜语:“什么东西既甜、又臭、还吓人?”答案是:“在厕所里偷吃豆沙包的鬼。”其实,答案也可以是风口浪尖上的各色名人。

四季不变的风雨,青春美丽的人

一个孩子从10层楼掉下来,快落地时,其冲击力有一吨多重,一不小心砸到头颅非死即重伤,假如你恰巧从楼下经过,你敢接住她吗?杭州31岁的年轻妈妈吴菊萍想也没想,就伸出双臂,冲了上去。结果,孩子得救了,她的左臂粉碎性骨折,治愈可能性95%,完全康复要半年。她所工作的阿里巴巴对她进行了表彰,给予带薪假期,并奖励20万元。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生活中到处都是英雄主义,我们不应对美德视而不见。新浪网友@小观音i说:“ 现在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往往只看财富、社会地位,忽略了精神层面的东西,比如梦想,爱,待人的真诚,温柔的信念……可是没有精神上的这些,这个世界没了真诚善意纯洁,最后构建的都是空中楼阁而已。总有一些人要去做精神层面的成功者,这部分人是极少数,因此绚烂。”

可是为什么我们的生活中看到的却是拥挤、纷争和贪婪。推特网友@lucifierya分析道:“贪婪是因为心实在太贫瘠了,在有华人的很多地方,都不难看见拥挤的招牌,拥挤的街景、拥挤的网页、大而全的web服务,拥挤的书本封面设计、视觉上一笔一划、都好像用着高音喇叭宣布着‘我存在’ ,而在公共场合,更少不了各种嘈杂,彼此都贪婪于存在感,彼此也觉得对方遥远。”

有没有办法减少这种贪婪与嘈杂,把存在感赋予周围的人。本周,有一个古老的传说在英文微博世界里传诵,这是纽约森林小丘第一长老会牧师David Noble所讲的故事:

“一个农夫有两个孩子,农夫去世的时候,两人平分了家产。数年之后,哥哥依旧未婚,做起了单身贵族,而弟弟则结婚,生了孩子。过了几年,当他们再次大丰收的时候,单身汉哥哥一天夜里想到,“我弟弟家里有十张嘴要喂饱,而我只要自己吃饱就够了,他理应从收成中多拿一些,弟弟太老实,肯定不会跟我提这事。我知道该怎么做,等到夜里他睡熟了之后,我把谷仓里的粮食运一些给他。”

与此同时,弟弟也在想着,“上帝已经赐给我这些可爱的孩子,而我哥哥则膝下无儿,他岁已高理应分到更多的收成才是。但我知道他这个人,太实诚了,找我要粮的事情他肯定羞于启齿。可我知道我该做什么。等夜深了他睡过去了,我就把我谷仓里面的粮食搬一些到他的谷仓就好了。”

结果在一天夜里,当月挂枝头的时候,这两兄弟在这施予的道路上相逢。当时天上没有云,却下着细雨。你知道为什么吗?这是上帝为这两兄弟之间的爱而喜极而泣的泪水。”

豪斯医生的奶奶,微博之外的中国

喜欢看美剧的朋友,一定都知道Dr.House,一位医术高超、个性鲜明的大叔。想不到,上周我在专家门诊就遇到这样一位医生,她年纪已经77岁了,骂人也是爱人,姑且叫她豪斯奶奶吧。

豪斯奶奶坐诊的时候,喜欢叫候诊病人们也在场,好听她发表即席脱口秀。我进门时,她正在训一个小伙子:“小三阳好?放屁!还是大三阳好,笨蛋。”轮到一对婆媳看病,豪斯奶奶对身材苗条的媳妇开口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就不知道好好吃饭。饿,比谁都饿得快,吃,吃那么一点点。这样生出小孩,就是一只小老鼠。”婆婆在一旁讪笑:“小兔子。”奶奶严肃地说:“别美化,就是小老鼠。”

她一面翻着病历,一面对婆媳说:“我给你们看病,要让媳妇满意,也要让婆婆满意。媳妇满意,是要看好病,婆婆满意,是想抱孙子。上次,也是一个婆婆带媳妇来,她儿子大三阳,她怀疑是媳妇传染的,就把媳妇肚子里五个月的孩子给流产了。结果嘛,一查,这个老太婆的女儿是阳性,再一查,这个老太婆也阳性。我就狠狠把她们骂了一顿。”

豪斯妈妈对女病人的装束非常在意,穿得少而露的,她都会骂,“上次有个女的,生完小孩40天来看病,穿的露背裝,光着两条腿。我说,你穿成这样,以为是欧洲人啊。欧洲人体质可以,你不可以。再穿成这样要打屁股。”

豪斯奶奶,并不是对谁都开玩笑。她是因人而已,随意发挥。她对一个农村来的病人说:“你,自费,我给你配个实惠点的药物。”对一对来自富阳的兄弟说:“你们嘛,江边上的,多游游泳。”忽然她看到了我:“你,下次再来,把肚子给我减掉。”我赶紧唯唯诺诺,点头称是。

她给每个病人的诊断时间,都不少于10分钟,当她严肃看病时,她不再是脱口秀奶奶,而是特丽莎嬷嬷。

从医院回家的路上,我忽然明白了,有两个中国,一个真实的中国,一个是微博上的中国。前者踏实,具体,蓬勃,后者,变形,夸大,灰色。网友,精英,意见领袖,热门人物,组成了一个虚假的,神经质的,变形了的中国。豪斯奶奶和无数默默隐身于民间的达人,组成了一个真实的中国,他们为惨兮兮的病房带来欢笑和亮色,他们甚至不知道什么叫微博。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