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一周微史记(2011年5月23日):一朵朵打了膨大剂的胖桃花

一周微史记(2011年5月23日):一朵朵打了膨大剂的胖桃花

Publish:

一周微史记:一朵朵打了膨大剂的胖桃花

《现代快报》专栏,此为完整版。

饭店第一次纳客,叫开张;商场第一次营业,叫开业;我的专栏第一次跟大家见面,姑且就叫开栏吧,预计离出栏不远了。作为开栏第一回,我想简单说明一下这个专栏的宗旨。“一周微史记”专门评议一周内微博上讨论的各种有趣的话题,不一定是名人大事,也未必是极点热词,但我会在热点中找冰点,在纷繁芜杂的网络密林中找到有价值的只鳞片羽。

**私奔大戏 ** 上周最抢眼的大戏不是高晓松宣判,也不是药家鑫二审,而是某创投合伙人王功权的私奔。自5月16日半夜在新浪微博发布私奔宣言以来,王功权自编自导,把一出活报剧硬生生演成了家庭伦理连续剧。私奔就私奔吧,他却舍不得不发微博,先是透露出跟自己前妻的情变。两人结婚19年,并育有一女,2005年因王功权“犯生活作风错误严重”,而主动离婚。接着,他又承认自己有第二次婚史,有现妻。“深情、俭朴,教子有方”“但在控制丈夫问题上她义无返顾,手段先进,不惜代价,做事出手又狠又快。”王功权承认非常怕她。

此话一出,微博上骂声一片。很多网友说,一开始以为是一个纯情浪漫剧,现在看来原来是一部偷腥血泪史。不过不论别人怎样笑骂,王功权依然很真诚地为自己辩解,坚称“在真实和道德之间,我宁愿选择真实。”

是真实,是做戏,观者不得而知,不过新浪微博网友“作业本”给他算了一笔账。

“ 私奔前粉丝一万,私奔后六十万(实际上到23日为止是55万--作者注)。假私奔骗局被揭穿,又公然私奔。后迫于压力,又说早已离婚。最后其父母曝其与王琴在美国游玩,没私奔。唉,一把年纪了,却被微博的几个数字及曝光率给弄疯了,但你不能拿网友当傻B啊!骗来骗去的不恶心啊!还私奔呢,赶紧像蛋一样圆润的走开吧。”

但是大部分网友并没有这么义愤填膺,秀也罢,剧也罢,大家还是站在中立的立场上看待这事,偶尔调侃一番。南京漫画家李小乖说:

以后男女吵架,估计会这样。 女: 你说,咱们这事公了还是私了? 男:公了咋办私了咋办? 女:公了,你跟老婆离婚咱俩结婚,私了你发微博宣布和我私奔。

戏看到这里,我想出一条生财之道,如果仿效王功权的人越来越多,可以成立一家私奔代理公司,提供一条龙服务。包括代写诗词、拟定公告、更新微博、大兴安岭深山老林李落户、提供全套木屋、绿色天然食品、野生新鲜熊掌(如果私奔者能打得过熊瞎子的话)。

各种膨大剂

私奔毕竟是别人的精彩,食品却关系到自己的安危。江苏西瓜爆炸的新闻让大家为之一惊,后来媒体调查发现,是打了膨大剂的缘故。这时候有农业专家站出来说,膨大剂对人体无害。不过这话显然没有多少说服力。对于饱受食品安全困扰的普通消费者来说,都是宁信其剧毒,不信其无害。不过也有网友拿膨大剂这事调侃。有个姑娘问膨大剂抹在胸口是否能改变身材,有人冷冷地答:能,会爆炸。

食品安全问题频出,如何治理?很多人乞灵于政府相关部门。推特网友@xdp1999说:

“ 一个台新闻在曝光幼儿园伙食不合格,呼吁政府规定幼儿园饮食菜单标准;另一个台正抨击超市收进场费导致商品价格升高,呼吁政府干预,很好,咱们有着可爱的人民,正义的媒体,甘愿养着工商物价这种中国特色的老爷,飞速向SB共和国挺进。”

这让我想起资金杭州的报纸最近呼吁代驾公司多了,但没有一个主管部门,所以非常混乱。事实上,一个正常的社会,不应该设那么多管理部门,尤其是尸位素餐的部门。应该让人们自己管理自己,形成公民社会,在国家与个体之间,形成一个保护层。不过已经有中共政法委秘书长周本顺在《求是》杂志发表文章“防止落入所谓’公民社会’陷阱”,网友就问了,“公民社会是西方的陷阱,官僚社会又是谁的陷阱?”

除了西瓜,物价也好像打了膨大剂。饭否网友“马克芬妮”说:

“和日本人聊天,他们也在说中国的物价太高了。几年前他们还只是从日本国内带食品过来,因为担心食品安全。现在已经连内衣、衬衣、裤子、洗涤用品等,都从日本买了。明明是中国制造的衬衫,他们在日本买比在中国买便宜三分之一的价格都不止。‘发展途上国’给‘先进国’打工啊。”

除了膨大剂,还有催熟剂,我们的生活“肿么了”?有网友发现,现在连恋爱也不天然了。“现在的相亲节目,讲几句话就能在一起了,比一夜情还快。 一夜情还要摇个一晚上的骰子,喝的死去活来的。”

我的好朋友欣燃晚上散步,随手在饭否上写道:“天上连一颗流星都没划过。大爷大妈们还在用心的唱《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一朵朵打膨大剂的胖桃花。”这个比喻调皮而辛辣,其中有深意,欲辩已忘言。

一只苹果

难道我们的生活就没有亮色了吗?当然不是。虽说生活中有惊涛骇浪,但在风暴中安然沉睡,也是一种境界。一位记不起名字的网友说:“小时候,我问爷爷,如果生活中遇到过不去的坎,可怎么办?爷爷回答说:那就不过去好了。”这回答充满沧桑的智慧,让人听了心里安稳踏实。

最近喜欢在微博上坐而论道的人多起来,李敖在新浪开了微博,网名“哈囉李敖”,他的发言一如既往地张狂生猛,但总让人有一种吵架怕理亏的感觉,缺少山高水长、娓娓道来的贤者之风。相比之下,我更喜欢看先锋戏剧导演张广天的微博,看他谈饮食男女,看他论哲理玄学。最近,他说了一段很形而上学的话,我问他能否用一首歌来表达。他真的去写了,深夜两点,他写成了这首《苹果》:

真的苹果, 红苹果, 青苹果, 大苹果, 小苹果, 都叫做苹果。

其实苹果, 只是一个说法, 并不等于可以吃的真苹果, 所有真的苹果加起来不等于一种说法。 说苹果和说不是苹果, 是和不是都不是一只吃的苹果。

我终于想吃一只苹果, 特别想吃一只苹果, 我突然看见一个女孩子的屁股, 于是我忽然明白苹果是整个世界。

张广天的玄学原作是这样写的:“什么是形而上学?就是具体之上的一般知识。德国哲学希望以一般的一般进行辨证思考,提出了真理的相对性,结果崩盘了。于是,有人就决定不如再次回到具体中。那么,也就是再次回到生老病死的色中。佛教的厉害,在于它有绝对先验的“性”,而“性”即真理。性是超越具体和一般的,既具体又一般。1+1=1! ”

我的朋友林雷看后说,怎么觉得反倒是看哲学思辨体更清楚更明白,歌词体反而看不懂呢?这只能说明各花入各眼,但大家对终极真理的追求应该是一致的。

以上是见报内容,以下是买一送一的附赠内容。

那谁,生日快乐!

5月18日是我好朋友宋石男的生日,他微博中写道:“一大早就被爱妻生日快乐歌声叫醒,她一边唱一边打拍子,方式是用力拍打我的胖脸,也就是“铲耳屎”(乐山话,即打耳光,足以将耳屎都铲落!)宋小皮也给他老爸送上了生日礼物——用奶瓶猛击我头部祝我永远健康。”

在这里,宋石男活用了一个文革典故“永远健康”。这是林彪的专用祝福语。我想起一个笑话,文革时期,贵州革委会主任叫李再含,当时造反派在食堂开饭前喊口号:”毛主席万寿无疆,林副主席永远健康!”之外,还要再加上一句:”李再含同志比较健康,比较健康!”

今天还是另外一个人的生日,关于他的音信渐无,瓷瓜子、铁生肖是留给我们的最后记忆。

对了,还有一个组织90岁生日快到了。老六张立宪在饭否上说:“ 各出版社都在党的生日前赶制献礼大书,印厂工期排满,六月份甭指望再占上机器了。”

新华体

与贵党有关。专栏作家胡续冬说:昨天听见新闻里在播“由中国共产党主办的第二届中欧政党高层论坛在北京成功闭幕”,觉得十分错乱。“中国共产党这个耶和华一般的词怎么可以和“主办”这种具体的、琐碎的动词连用在一起呢?新华体看来开始崩坏了。

官话失灵,但礼失求诸野,乡野的智慧是无穷的。网友@第五元素说: 在铜锣湾遇到一个非常有趣的出租车司机,我问他,我党会不会把香港变成跟内地一样?他回答:不会的,因为它要让香港演戏给台湾看,等到台湾上当了,才原型毕露呢!我听了,笑得前仰后合。

不过新华社并非一无是处,最近就登了中国防火墙之父方滨兴在武汉大学被扔鸡蛋和鞋子的报道。网友说,小心,以后鸡蛋可能要实名制了。

万税,万万税

冯大辉老师是著名的DBA架构师,他离开阿里巴巴,开始了创业之旅。但最近,他被税吓了一跳:

“搞了半天,辛辛苦苦互联网创业的也还是他妈的给政府当工蚁。461号文件,关于国税总局调整股权计税方法的通知,行权收益上缴税金是行权收益的45%,你没有看错,是45%。”

对于税收,对于我们日常的商品中有多少税,对于我们的税收都到哪里去了,我是在一窍不通,只能引用一下专业人士的发言。推特上 @zhufengme说:

“ 仔细研读了关于行权税的规定,并咨询了专业人士,最后一致认为,以后如果创业的话,还是把公司注册到国外,起码是香港先吧。这政策分明就是在扼杀创造力和新兴产业,用脑子进水已经不能准确形容了。”

给Geek的提醒

说起苹果给大家提个醒。如果你用iPhone或iPad(包括2),并且注册了中国App Store帐号,并绑定了信用卡,以下信息可能对你有用。

推特网友@Ratoo说:“最近 iTunes 帐号被盗表现为中国店绑定信用卡帐号, 被盗后迅速购买大量 app 兑换码在淘宝出售, Apple 至今没有采取封禁购买者帐号的方法来阻止这种行为. 还是珍惜生命美国店+Gift Card 吧。”

我听了这话立即取消了中国帐号的信用卡绑定,转而只用美国帐号,并且到淘宝上购买了正版的redeem gift card。

如果你是摄影爱好者,请看这个帖子。她在山坡上哭了—-拿相机的人,请你自重!(http://www.douban.com/note/147765317/)。推特网友@wangpei评论道:“所谓摄影爱好者,就是一群想搞艺术,但不会写画,于是走捷径买相机「搞创作」的暴发户式的2B。”对,这也是我的观点。

生活TIPs

其实,推特、微博上每天信息量最大的是生活信息。我喜欢那些灵动的文字和跳出生活之外的诘问。

饭否网友@西湖的小夕问:“黛珂的润肤霜卖7000一瓶,为什么那些女人还是老了呢? ”我回复道:“悍马的马力那么强劲,为什么那些开它们的男人还是萎了?”

饭否网友@找不到服务器说: 对每一个自然现象进行严肃命名,比如初夏傍晚十字路口闯红灯而过的风。

我最敬佩的转@孤岛黄老邪,也就是黄继伟老师,在饭否上说:“文具控是间歇性地觉得自己又没本用又没笔用又没好书签好信纸好橡皮好卡片了……这个群落的人不少,出本《北京文具地图》似乎可行。”哎呀呀,知音啊,皆因儿时穷,同为文具控。

黑森林之歌导演@陈晓卿每次来杭州都会给我打电话,这次一犯懒,就没打。结果被我在书吧抓了个正着。他写道:“西湖边北山路无数高档会所之间,纯真年代书吧这样平民消费得起的场所实属难得。更难得的是在这里居然遇到@王佩 老师和他的新婚太太。”

更正一点,我跟我老婆不是新婚,已经结婚8个月了。我们的理想就像饭否@安非他明.sun说的那样:“ 街上那对结婚多年的中年夫妻亲密得就像搞婚外情一样。”

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再怎么不济,也不会变成广场上扭动的歌功颂德的胖桃花。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