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坏蛋的季节

坏蛋的季节

Publish:

一姐们惊魂未定地告诉我一件事。

她前几天开车,路遇两男子路旁招手。她好心倒车停下,摇下车窗,对方顺势拉车门欲进,说要去杭州汽车南站,能否搭一程。我姐们说不顺路,不过你可以这样坐车,她把乘车路线详细地说了一遍,两人道谢离去。姐们开出一段感觉不对,再一看自己的包没了。内有现金,卡,证件等。随后报警挂失,好在只损失了一笔现金。

随后她给开车的好友打了一圈电话,提醒大家千万不要为陌生人停车开窗,大家都笑着说:“你以为我会像你一样傻呀。”

我赶紧安慰她:你已经够幸运了,可以说是捡了一条命,如果歹徒上了车,用刀抵住你,那你可就麻烦大了。

这样的案例不是没有。前两年在杭州狮虎桥路,一条临近商业街的繁华路段,早晨8点多,人大一司机开了一辆单位新买的丰田去接领导,车停在楼下,周围人来人往。两内蒙青年,一个分散司机注意力,一个拉开后门上车。用尼龙绳勒住司机,用刀捅死,抢车开到山东焚尸掩埋。车以四万元销赃到一个汽修厂,虽然车上满是血迹,汽修厂也没问来历。它们早已形成了偷、抢、改、销一条龙服务。

我家乡一个开出租车的远房表哥,1米8的大个,膀大腰圆,打架是一把好手,没人敢欺负。有一天拉了两个东北姑娘,半路上,两姑娘说停车接人,又拉上两个小伙子。到了荒郊野外,四个人乘表哥不备,用刀把他给捅死了。

所以,当你在北方看到院墙上到处刷着“黑车枪支”的广告,不要认为这是虚张声势的骗局,他们玩真的。

听完我的话,姐们稍稍宽心了一些。这件事对她的伤害很大,至少很长一段时间,她再也不敢随便帮助别人了。

我理解她所受到的伤害,这种利用开车人的好心、顺手“牵包”的行为,所盗抢的不仅仅是钱物,还抢夺了一个人的善心,抢夺了下一个急难中的人获得帮助的机会,一句话,他们抢夺了社会的正义与良心。

生活在大城市里的白领们可能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为了几万元杀人抢劫?这没什么好奇怪的,谋财还是害命,对于铤而走险的歹徒来说,是一个理性选择的过程。

举个例子:如果你被绑架,歹徒刀架脖子逼你说出银行卡密码,说和不说,哪一种活命的几率更大?

如果选择不说,歹徒肯定会恼羞成怒,很可能会折磨逼供,也许一怒之下把你杀死。如果你说了,那几乎等于邀请歹徒杀人灭口……

歹徒的心思我们是猜不透的,因为每个人的个性脾气、作案时的心理都不一样。

有一位姑娘,对我自述过一段惊悚的经历。她晚上回家,一开门就被歹徒用刀抵住喉咙。具体过程很复杂,总之姑娘看歹徒还年轻,就一点点开导他,并承诺不报警,最终他选择了只要钱。歹徒前脚走,这姑娘马上用MSN请人报警。8小时内,歹徒落网了。

当然,我支持她冷静机智,也理解她为什么报警。这种歹徒放归社会,终归是一种祸害,甚至哪天再来抢劫也未可知。但是,我担心这个年轻的歹徒被抓之后,不但不能重新做人,反而会再也不相信受害者的哀告。我相信在任何一座监狱里,抢劫犯因善心萌生被抓获的故事一定很多。再出来作案,他们中必有人变成精明冷血的惯犯。

在这样一个危机四伏的年代,坏蛋涌动的季节,坏往往超出我们的想象力,我们所能做的不是从此冷漠,而是学会保护好自己。

有人教了我一招,如果看到有人受伤不要打120,要打110,让110叫救护车。有一个好心人看到路旁两人受伤打了120,一个月后医院找到她问,你打的120吧?她说,是。医院说:被救的两个人一死一跑,这是住院的账单。

我是否应当告诉我的孩子,银行,医院,电信运营商,石油垄断者,有关部门,路人甲,老太太乙,在中国,随时都有可能变成夺财抢钱、甚至追魂索命的歹徒,即使他们不带刀。

我知道我不能这样做,我应该告诉他我的亲身经历。

2008年秋天,我夜间在西湖边高速骑车,撞上路牙,摔断胳膊,头上鲜血直冒,两个陌生人把我救起,并且为我拨打了120,他们还把我的自行车寄存在一个咖啡馆里。这让我相信这世上还有人笃信同情与温暖,还有人听从内心善良的感动,不理会这是不是一个坏蛋的季节。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