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首页 > 网志 > 草草絮语:不与任何人划清界限,只跟愚昧偏见保持距离。

草草絮语:不与任何人划清界限,只跟愚昧偏见保持距离。

Publish:

1、纪录片

看了BBC《最伟大的50部纪录片》50 greatest documentaries,豆瓣有心人已经把这些片子整理了出来。挑了一些有趣的,骡之。 http://tinyurl.com/ygcezsj

看完《触及巅峰》( #TouchTheVoid ),此片BBC评为最伟大的50部纪录片之一。真实与悲剧性诗意结合,具有摧城拔寨的力量。

西蒙和乔是一对登山爱好者,他们一起攀登秘鲁的雪山。在登顶后下降时,乔膝关节脱臼,悬在半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西蒙不得不割断了绳子,乔坠下冰峰。四天后,回到营地的西蒙,听见了乔的声音……

吃雪是无法止渴和补充水分的,必须用气炉把雪融化成水,喝下去。西蒙和乔,就是在登顶后,发现气罐没气了,顿感情况正在变得危险。

在BBC评出的《50部最伟大纪录片》,BBC第四频道和美国PBS联合拍的 #TouchTheVoid 排第二位。虽然有英国人敝帚自珍的因素,但这部片场面壮阔苍凉,故事直指人心,触及虚空,使它当之无愧成为纪录片中的翘楚。

2、人际

某些国人不但自己肆无忌惮地作弊,而且经常要别人跟他们一起相配合,陷别人于不义。人情成为枷锁,面子就是镣铐,当然都是用来囚禁别人的。

我最烦接到只有单位名称、没有职位头衔,只有座机号、没有手机号的名片。这类裸名片在北京人和政府官员中十分流行。

有人看万物为洗具,有人看万物为杯具。还有一种人看万事万物都是工具。所以,当一个无缘无故跟你决裂,转眼又掏心掏肺跟你和好。一点都不要奇怪,只因为,他要让你办事。

我从小到大,一直没学会的就是拒绝二字。初三我被一个当时大我三岁的同学,连夜骗到44公里外的城里,到了之后才告诉我,要我代他考英语。我不情愿,但没有拒绝。只是在进考场之前,遇到了来监考的父亲的同事,把我阻止住了。 f

当下中国,善良、礼貌、羞涩、恻隐都是漏洞百出的端口,最适合被有心人们肆无忌惮地利用。唯一的办法,禁掉端口,加防火墙,使用最严格的信任策略。

在一个成熟的商业社会里,如果一项服务能够花钱购买,尽量不要试图从朋友那里免费获得!我曾被一个朋友的朋友叫去,把35公斤的书箱,从五楼扛到一楼。如果雇佣一个民工兄弟做这事,既可以让他有饭吃,也可以让我的老腰免于劳损。

没有什么能够改变我对你的爱,除了我对你的恨之外。

中国的人际关系,按费孝通的理论,就是“自己人/外人”这个模式。至今无法建立起新型的商业文明下的人际关系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毁掉了中性的文明称谓。先生,太太,小姐,女士,这些词都只有服务员在用,而正常的人际交往中很少用到。

中国用得最泛滥的词,就是“朋友”,其实就是一面之缘,转折关系而已。江浙一带还喜欢说“弟兄”。其实都是泛泛之交,甚至是陌生人。而称谓掩盖了这一事实,造成四海一家的假象。

3、媒体

看到为煤老板们奔走呼告的文章,我就想起十年前,北京论证“机动车撞违章行人,撞了白撞”,一些老专家蹬着自行车,横穿北京城,参加研讨会,去为机动车争取路权。真感人哪!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中国的记者采访宗教、思想、哲学问题的时候,基本上是一个不懂装懂的二百五,还特喜欢断章取义,提炼无关的关键词。所以,此类访谈请无视。

4、旅行

因为没有机会旅行,此刻我悄悄坐上开往机场的大巴,进入茫茫黑夜,向这个城市告别,仿佛自己要远行。尽管我知道一个小时后,我会乘坐同一辆大巴原路返回。

在大巴上听一女电话:我俩信息不对等,你了解我,我对你一无所知。你可以选择不回答。你家是不是住省会。你可以正面直接回答吗?我不问了,我知道,国家机密。(我喜欢这些对白比电视剧牛的城市男女)

女继续电话:你们家夫人呢?喔,这要看怎么定义了,对吧?

5、杭州

今天我的一位朋友参加网友自发组织的为杭州街头无家可归者捐赠衣被活动。一位被救助者拉着志愿者的手说:谢谢!你们是王国平派来的吧?注:王是杭州市委书记。

流浪者信任并感谢政府,打零工者三轮车上插着小国旗。

早晨听见杭州的交通台发动群众寻找一个好心人。此人在龙翔桥发现一个小偷在偷女士的钱包,就呐喊提醒并追赶,没抓到小偷,他给了被窃女士100元。这成为新闻,恰恰说明城市里人们越来越冷漠。

听到窗外一姑娘大声对女伴说:「我桌子上有一本尼采,你帮我带带下来。」我住的小区有文化吧?

2008年,杭州市政府高调提出学迪拜,领导们大会小会都喜欢引用迪拜王子的名言,连5.13那天的报纸头版地震消息下面都登了《迪拜不虚此行》。从今年春天开始,消停了。

6、时事

假如有一天,中国因海上油气开发与邻国冲突升级,热血青年们乘着皮划艇奔赴战场,请问他们是为谁而战?为祖国,为中海油、为中石油,还是为中石化?

2009年度汉字,我选“钓”,钓鱼执法,捞(钓)尸要价,人民被房地产的钓住,连美国都被钓牢不敢乱说话。

7、读书

你的推荐越少,你的推荐才越有价值。我这话不是对“书腰大王”梁文道说的。

最近找到一项小快乐,在书店里的散文架上,与不知名的作者不期而遇。我用这个办法发现了赖瑞和《杜甫的五城》、张燕淳《日本四季》。

为了表示对韩寒的支持,我今天到书店买了他的《杂的文》《亲爱的洪水猛兽》,本来想买《草》,后来一想要等《泥》、《马》三部曲出齐了一块儿买。

如果书店店员有心,看到我一次买的书肯定充满惊奇,因为我既买了《通向奴役之路》,也买了萨伊德《从奥斯陆到伊拉克》,既买了《集权主义的起源》,也买了张承志《致日本》、黄纪苏《与精英保持距离》。

不跟任何人士划清界限,只跟偏见无知保持距离。

到书店买书,我坚守一条铁律,凡是书名中带有地名和大学名称的,一律不买。把自己到过某地作为全书卖点的作者,基本上都是彻头彻尾的土包子。

买了一本薛涌的《仇富》,随便翻开一页,差点没把鼻子气歪。这篇文章叫《笑蜀,你不再是孩子》,原来是两人网上吵架的帖子,往后看,居然笑蜀笑蜀个没完,你想断袖,也不该蒙读者的钱啊。上当上当!

发现一个当代诗歌的秘密:在搜索引擎中,以任意一个当代诗人的名字+“乳房”进行搜索,总能搜出一堆作品。难道现在的诗人小时候都缺奶吗?

诗人+乳房搜索结果验证–伊沙:春天的乳房劫。沈浩波:关于乳房的一首诗。杨黎:我说:我爱你。或者我说:我想摸摸你的乳房。赵丽华:她平躺着,手就能摸到微凸的乳房。尹丽川:所有的乳房摸上去都是一双乳房。

8、房地产

当游子看到城市里万家灯火,心里激起的不是温柔的思想情,而是恶狠狠的对房价的诅咒的时候,这个社会已经病入膏肓了。

9、体制

不要过高地估计公务员们的工作积极性。事实上,公务员5:30准时关电脑,哪怕起草的WORD文档还差最后一个句号,他也会第二天早晨8:30以后再来点上。让他们主动去封这封那,有着时间不如去偷几棵白菜。

某地记者总结的规律是,任何负面新闻只要17:30分以后发生,肯定能报出来。因为监管者们都在悠扬的《回家》乐曲声中,离开办公大楼。负面新闻一般会存活到20:00左右,直到勤恳的老大亲自发火,把他们从家中召回,“宣传提示”才开始发布。

相对于总人口占少数的公务员队伍,俨然已成“国中之国、民中之民”,体制不停地贿赂他们,以换取其高效运转。然而,高效的专制需要与彻底的洗脑配合才能奏效,当体制的离心力越来越大,上面的零件单靠利益无法固定得住。

“闲时袖手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这是宋代公务员的信条,多年以后情况起了变化:“闲时喝茶兼偷菜,党国临危跑得快”。

10、万税

大家在声讨财政部疯狂敛财和房价飞涨的时候,不要忘记两个名字:王绍光、胡鞍钢,90年代二人起草了《国家能力报告》,警告中央财政汲取能力下降,有成为南斯拉夫的危险。建议实行分税制,保证中央财政。报告通过胡鞍钢递到上峰。

据说接到王绍光、胡鞍钢的《国家能力报告》,财政部领导们喜极而泣,说想到一块儿去了!从此实行分税制,加强对地方的压榨,从而使地方政府不得不卖地为生,造成房价高企。

11、数码

Kindle2成功升级固件到2.30,直接阅读PDF,增加了屏幕旋转,电能续航能力增加了85%,Amazon真是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公司,如果不是NOOK的竞争,还不知道原来Kindle被限制了这么多功能。

Amazon的神奇魔术:KINDLE 2 固件升级后,功能不亚于Kindle DX。官方升级网址:http://tinyurl.com/ybg2zjp

升级固件到2.3之后,买 #Kindle2 变得很超值。原来,亚马逊为了卖更贵的 Kindle dx ,屏蔽了K2的许多功能,如:直读PDF,屏幕旋转,超低耗电等。没准还带了WIFI功能,有一天也会解开的。

刚才顺着电源线,慢慢在黑暗中找我的iphone,忽然明白了一句成语“顺藤摸瓜”。

我的上网本宁可装ubuntu也不装XP,因为伟大的作品不会诞生在windows这样平庸的操作系统上。

上网本装ubuntu成功。Linux命令行太优美了,尤其是敲下sudo的那一刻,感觉自己是万脑之王。

冷笑话,急转弯。Q、为什么IT人,整天都看速配指南,但依然单身? A、因为他们看的是《Ubuntu速配指南》。http://tinyurl.com/yhuwqzw

12、My life

今儿真衰,用吉列刮胡子,居然把鼻子刮破了。

13、语文

语言不仅是思维的载体,它甚至是思维本身。当一伙粗鄙者上台,并且致力于改造我们的语言的时候,文化的劫难就开始了。

我曾经跟张广天探讨过同义词带来的不同画面感。“火把”和“松明”,前者喧闹,后者空寂。“植物”和“草木”,前太科学,后含生机。“小酒”“小酌”,前者市井,后者雅致。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