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 +
movie.camp

首页 > 网志 > 525随记

525随记

Publish:

1、有两个卡帕,罗伯特-卡帕1954年被地雷炸死,他的弟弟科奈尔-卡帕,也是一位摄影师刚刚去世,享年90。

他说,“《生活》杂志和我有一点共识,在我的家族里,有一个战争摄影师就够了;我的相机更应该记录和平。”

2、罗伯特-卡帕有句名言,国内流行的版本是:

“你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离炮火不够近。”

可是,我查了一些资料,包括美国《时代》周刊,引用的原文是–

“If your pictures aren’t good enough, you’re not close enough。”

应该翻译成–

“如果你拍的不够好, 那是你离得不够近。”

没炮火什么事。因为无论拍什么,都是这一个道理。

3、我买了一本罗伯特-卡帕的影集,按照编年收集了他900多幅照片。

跟布列松比起来,他的照片不讲究构图,也不追求“有意味的形式”,以至于有人怀疑其艺术价值。

玛格南女摄影师伊芙-阿诺德(Eve Arnold)把卡帕成为她的“摄影大学”,她说,最初一直拿不定主意,因为她觉得,卡帕的照片设计并不协调一致。后来,她遇到了《纽约客》的作者简纳特-法兰尼(Janet Flanner),后者问她对卡帕的看法。

伊芙-阿诺德说,卡帕的照片设计得不太好。

简纳特用十分同情的目光看着她说:“亲爱的,历史本身设计得也不好!

4、伊芙-阿诺德说:

我开始理解他作品中的力度正在那儿,即处于行动的所在地点。他的作品打开了新的视觉纪元。

卡帕意识到摄影的本质就是:行动发生时,你正好在那儿,而不是作品的形式。

5、1948年以色列复国,埃及等国对以发起攻击,卡帕让自己正好在那儿。他冒着炮火跑向主力阵地,跟他一起去的摄影师高尔特曼(Paul Goldman)回忆道:

内盖夫几乎已在埃及军队的保卫之中,加上埃及炮火连续不停地轰击,要想进入以色列居留地相当危险。

我们平躺在地上足足两个小时,至少三百发炮弹从我头顶飞过。这是躺在我旁边的卡帕大叫一声:

“真见鬼,我们怎么能在战斗打响的时候,在这儿躺着不动!”说着,一跃而起,想以色列人的居留地跑去。

我吓得要死,拼命大喊:“把身子放低,会被打死的!”

卡帕回过头来也大叫道:“炮弹上又没有刻我的地址!”他继续向前跑。最后我们终于到达以色列人的居留地而没有受伤。

……很快,卡帕身边围了不少以色列的女兵。

有一天晚上,突然爆发了埃及的进攻,炮弹的火焰把天空都照亮了,在一个山丘胖,衬着被火光照亮的天空,可以清楚地看到卡帕正在跟一名以色列女兵做爱。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文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可自由转载-不准商业使用-不准演绎-保留署名和来源)。转载请注明转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